分卷阅读91(1/2)

加入书签

  谢丞相见谢沭宁依旧面色淡淡,甚至是有些冷漠,摸了摸鼻子,有些低头的意味,“宁儿现在还是在怪我上次烧了你的书?”不等谢沭宁反应,谢丞相拧了拧眉,“这从政为官是女人的事,你看的书不该是男子看的。不仅仅是现在,入了宫之后也要贤良淑德,侍候好陛下和皇太妃。”

  谢沭宁笑的温婉,“是。”

  出了书房的门,谢沭宁一路微笑着,直到走进自己房间,脸上的笑才收了回。

  心中的心思乱糟糟,谢沭宁皱着眉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就要按照谢丞相规划好的路,一路走下去。进宫,做皇后,就这样终其一生。

  想到做皇后,面前又浮现宣瑾的脸,谢沭宁的手指在梨花木的桌子上无意识的敲着,心中杂乱万分。

  谢沭宁不确定宣瑾对他的心意,更不确定自己的心意。若是就这样和宣瑾一生似乎也是极好的,可自己总是有些不甘心。

  *****

  宣瑾回了宫,正在宫门口遇见裴安歌,裴安歌站在殿门口等候了许久,见他回了来,眼前一亮,大步朝他扑过来,勾住宣瑾的细腰,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死死不放手。

  无奈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十六怎么在这里等着我?”

  裴安歌两眼红通通的,一看就是忍着许久了,看着他的眼神带了几分小心,“陛下为什么给我安排了新的宫殿,却仍旧不来看我。”

  宣瑾哑然,这

  “陛下不用说,安歌也是知道的。”裴安歌在他的身上蹭了蹭眼泪,“陛下根本不在乎我这个皇子的死活,我果然不被人待见,陛下也要嫌弃我了。”

  宣瑾不记得自己十七岁时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是裴安歌哭的这样凶,两眼红红的,眼泪也像是止不住一般。实在是惹人心疼。宣瑾抱了抱他的腰,只觉得这腰实在是太细了,甚至有些硌手,“十六误会了,朕只是有些忙。”

  裴安歌慢慢放开宣瑾的手臂,蹲在地上哭的可怜,“陛下骗我,陛下今日还去了宝莲寺。十六没了父君和母皇,现在陛下也讨厌我。。。”

  宣瑾只得蹲下哄着他,“怎么会呢,朕只是想出宫见见未来的郎君。”

  裴安歌听到这儿,身姿有一瞬间的僵硬,眼神变得锐利。

  宣瑾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继续哄着他,“以后十六若是想我也可以来安宁宫找朕啊,朕以后也会多多去素华宫坐坐的。”

  “可是门外的侍卫根本就不让我进。”裴安歌哭的鼻头都红了,坐在地上,哭的膝头都是泪水。

  十六虽然是皇子,确实常年住在那像是冷宫一般昭阳宫,不被侍卫看重倒是有可能。

  宣瑾见十六哭的厉害,明白这孩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下来了。想了想,将他公主抱起来,慢慢地走进安宁宫。

  十六轻的厉害,宣瑾抱起来立即得出一个结论。裴安歌将头靠在他的怀中,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虽然还是在哭,但是抽抽噎噎的倒是没那么厉害。

  将他放在书案旁的龙椅上,宣瑾也坐在一旁。摸了摸他的头,见他两眼红通通,像只兔子似得,忍不住笑,“不要哭了,朕要批奏折,乖乖的以后还可以过来。”

  裴安歌乖乖地点了点头。

  宣瑾批着奏折容易忘时辰,再加上下午从宝莲寺回来已经不早了,再看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连翘轻步走进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