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1/2)

加入书签

  “陛下。”

  宣瑾像是没有听见,将晏惜抱在怀中,一步一步往皇宫走去。他不知道,晏惜竟然瘦成了这样,自己没什么力气,都可以轻松抱起。

  谢沭宁看向裴安歌,眼神莫测,“裴安歌”

  裴安歌依旧表情淡淡的,“皇后?怎么,心疼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谢沭宁一直想和他公公正正的分出胜负,此时却显得低了一头。“青冥令在你手里。”

  裴安歌没有否认,“是。”

  *****

  宣瑾呆呆地坐在朝堂中,眼神空荡荡的看着某处。

  晏惜被他埋在皇宫的杏树底下,自己亲手埋的,因为其他的宫女太监纷纷卷铺盖跑了,偌大的后宫只剩下几个人。

  连翘受了伤,此时正躺在后宫,连起都起不来,芫华自从到了谢沭宁的身边也变了不少,不曾见过几面。

  对了,还有司命,司命的身子报销了,被慕秋水早早地接回了地府,只是可惜当初司命给他历史书的时候被自己拒绝了,否则知道结局也是好的

  正胡思乱想着,大殿的门被打开了,他微微抬起头,正对上裴安歌的眼睛。

  裴安歌身上穿着盔甲,沾染着斑驳的血迹。他手中拎着什么东西,一步一步走上前去。

  到了宣瑾面前,他将手中的东西丢在地上,犹豫片刻,似是怕沾染到他的血迹,悉悉索索的将身上的盔甲脱掉,走到宣瑾身边,跪卧在宣瑾身边,他的头抵在宣瑾的腿上。

  宣瑾没有拒绝,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裴安歌大大小小的战事经历了不少,可即使是受重伤也没有掉过眼泪,此时却红了眼眶。“庆国的玉玺在那儿,漱玉国的玉玺也在。”

  “嗯,乖。”宣瑾摸了摸他的头。

  宣瑾想了许多,世界的人真是复杂,不像是话本子,好人坏人一眼分明。现在,哪里分得清谁对谁错呢?

  晏惜中的箭自己仔细看了,不是庆国的,而是漱玉国的标志。

  射箭的人依旧住在那后庭宫,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活着,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谢沭宁真正的打理好一团乱之后,发现自己早就找不到宣瑾人影了。只是在宣政殿捡到两块玉玺。其中一块甚至被摔掉了一块角。

  这之后,人们很快忘记了这两个国家曾发生过的事,开始大力的赞美现任的君王谢沭宁有多么的伟大。

  他将两国合并为一国,根据两国的国情制定一系列法规,国力强大后甚至吞没了其他的小国,成为了真正的皇。

  宣瑾听了连翘说的话,毫不在意,他拉了拉连翘身上的衣衫,得意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连翘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点了点头,后又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那女子黛如远山,明媚皓齿,带着莹莹笑意。

  第77章 第五个世界(17)

  连翘番外。

  宫变后,我被陛下带去了一个陌生的镇子,一同随行的还有十六殿下和芫华。

  那个镇子上人烟稀少,荒芜的可怕。但是陛下似乎很高兴,他和十六殿下去附近的集市上买了许多的杏树,陛下对杏子似乎有种神奇的痴迷。

  第二年杏花开的时候,我和芫华在杏树下成了亲。芫华是我多年的合作伙伴,我知道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我时常摩挲他虎口处的伤,只觉得再这样的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