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回到盛京(1/2)

加入书签

  顾府的马车一共有五辆,是顾夕颜只曾在那些外国电影里看到四轮马车,第一辆坐着丁执事和一个青衣小帽的童仆,第二辆坐着顾夕颜、端娘和横月,第三辆坐着踏浪、墨菊和杏红,第四辆也坐着三个面生的仆人打扮模样的人,第五辆全是行李,由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男子押运。

  在第一辆马车夫响亮的鞭声中,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栖霞观。

  顾夕颜迟疑地问端娘:“我们就这样走了,行吗?”

  端娘笑着说:“没事,你别怕。老爷虽然只是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可老太爷做过帝师,大姑娘独宠六宫,被封为皇贵妃,衙役不敢随便的…”语气中带着安慰她的意思。

  顾夕颜知道她是误会自己在担心香樟林里发生的事,但听她这些一说,还是有点松了口气。

  栖霞观是一座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道观,供奉的是婆罗教的主神显天大神,他是掌握世间生死的神,而栖霞观是受它庇护的三大道观之一,因此观内有显天大神遗留在人间的秘经,能主宰人生死…栖霞观里的医姑和道姑就是显天大神在人间的使者,她们也是掌握显天大神遗留人间秘经的人,医姑能为人疗伤治病,道姑能为人指引灵魂。由于它离盛京很近,夏国的达官富人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心情不快的,都喜欢到栖霞观来,或是看病,或是散心。栖霞观建在一个山坡上,主要的殿堂都在坡腰和坡顶,特别是最高的凌云殿,住着身份高贵、技艺超常的医姑或道姑。以前到栖霞观的人都要弃车步行而上。到了第三十一代观主徐法衍手里,她在坡脚修了一座鹤鸣殿,一座“桃花源”和开凿了一道山道。鹤鸣殿专为那些不治而亡的人暂存棺椁,而“桃花源”则为那些来栖霞观散步或是看病的达官贵人们提供休息的地方,山道则是方便那些不愿意爬山到凌云殿去拜神的权富人士顾滑轿上山用的。顾夕颜住的七里香就是“桃花源”众多落院中的一个。

  自从//

  //

  穿越到这个世界后,顾夕颜心弦一直绷得紧紧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打量这座名动夏国的栖霞观。今天趁着出观,顾夕颜不由好奇地撩开车帘观看。

  栖霞观周围都植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大都数都有合抱粗,枝叶如伞般散开,树下长着湿润的青苔,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显得非常古朴大气,向上仰望,是一望无际的浓绿,身边宽大的青石甬道车水马龙,有乘四轮马车的,也有乘两轮马车的,也有坐轿的人,还有步行的人,她甚至还看到一部分弃车爬山的妇女,人声喧哗,气氛热闹,颇点现代旅游圣地的气象。

  出了栖霞观的青石通道,马车拐了一个弯,上了一道非常宽阔的土路,虽然两旁种着笔直的无名大树,但夏天的太阳还是很热烈地照在车顶,车内的温度马上升高了不少。上了土路,疾速的马蹄又不时扬起阵阵黄灰,顾夕颜措手不及,被呛得直咳嗽,一旁的横月马上将车窗的帘子放了下来,拿出手帕给顾夕颜擦脸。

  顾夕颜擦了脸再隔着帘子朝外望时,就只见车窗外漫天的黄土,来往的车辆也只是依然可见。顾夕颜再也不敢撩帘子。

  在车里颠簸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胸闷气短,胃里的东西直往外翻。顾夕颜不由地苦笑,想不到自己不晕火车,不晕飞机,既然会晕马车。

  随着马车的前往,车厢内的气温也不断升高,又不能开窗,顾夕颜更加难受。

  端娘让她靠在自己的膝上,不是用一把小团扇给她扇风,希望能减轻一些她的痛苦。

  顾夕颜闭着眼睛听着马蹄声,竟然渐渐睡着了。

  被推醒的时候,马车已经到了顾府,幽静的巷子,干净的青石板,粉白的墙裙,从围墙中伸出的绿枝,都诉说着顾府的所在地的档次。

  端娘给顾夕颜整了整头发,又拿了一顶帷帽给她戴上,才扶了她下车。

  车前是一个小小的两扇朱漆门,门楣上用一块长约五十公分,宽约三十公分的青石刻着“勤俭克家”四个字,一看就不是正门。

  丁执事上前叩了门,来应门的是个五十来岁的粗壮婆子。她看见到丁执事,脸上马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丁执事态度和蔼:“李嬷嬷,二姑娘回来了。”

  李嬷嬷马上打开了门,对丁执事道:“夫人刚才还在问的。”一边说,一边还朝身后挥了挥手,马上有四、五个和她身材相仿的妇女涌了上来。丁执事嘱咐那些妇人:“小心点。”

  那群妇人笑都嘻嘻地朝最后一辆马车奔去,押车的男子也开始帮她们下车上的行李。

  丁执事朝顾夕颜供手作揖:“姑娘有什么事,让人到外院的帐房叫我一声就是。”

  顾夕颜知道这里是内宅了,丁执事不方便进去,听他说有事到帐房里叫一声,知道这个丁执事是有实权的人,回答的也很客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