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1/2)

加入书签

  一直在旁边伏伺她的小姑娘就低声地问她:“姑娘,要不要我陪您去!”

  实际上顾夕颜心里一直在打鼓,听小姑娘这么一说,也觉得人多势众,万一有事好应付,点了点头。

  小姑娘就隔屋子的珠帘吩嘱外头的人:“今晚我在姑娘屋里伺候,墨ju你值上半夜,杏红值下半夜,天亮的时候踏làng来替我。”

  顾夕颜在心里思忖了一会,心想,这个可能就是叫横月的了。

  外面传来几个小姑娘清脆的应声。

  顾夕颜试着叫了一声“横月”。

  那姑娘果然回过头来问:“二姑娘有什么吩嘱!”

  顾夕颜只得露出一副犹豫的样子。

  横月见了就误会了顾夕颜,忙上前解释道:“姑娘别看那墨ju年纪小,人可机灵了,我们出去,让她值班,有什么也有个能办事的人。”

  顾夕颜没想到横月考虑的这么周到,先见她年纪小,到有点轻视了她。听横月这么一说,就给了横月一个鼓励的微笑:“你办事,我放心。我只是有点担心等会到了鹤鸣殿……”

  这具身体里毕竟装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说出来的话,办出来的事自然比那不谙世事的小夕颜高明许多,说实话,横月伏伺那个顾夕颜有四、五年的时间,每不是因为主子闯了祸要她背黑锅就是办事不满意被主子骂,哪个时候听到过这样贴心的赞扬话,她心中一暖,眼角溢出一颗泪来,低着头喃喃道:“二姑娘,您放心,有什么事有我呢……”

  顾夕颜只是把这当成是客套话,那边的横月却想:横竖是一条命,万一姑娘有什么事,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这墨锅自己背了就是了,说不定主子念着这场功德,还能照顾照顾留在舒州的寡母呢。

  过了一会,端娘进来了。她脸色凝重,提着一盏白色的气死灯笼,吩嘱横月:“你给二姑娘披件深色的披风,外面风大。”

  横月进屏风后面拿了一件黑色的披风出来,又去接端娘手中的灯笼。

  端娘诧异扬了扬眉。

  横月笑着解释道:“我也跟着去,有什么事,也好有个帮手!”说完,目光深沉地望了端娘一眼。

  墨ju和杏红是新选的,横月和踏làng是端娘亲手教出来的,一个有急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