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一百章英雄集结(1/2)

加入书签

  青徐交界之处的安丘,渤海军营地。

  军帐之中,一身甲胄的李进正凝神观看案上的地图,七八名鹰将屏息静气的围拢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主将点于地图的手指之间一场规模性的局部战役,即将明确主攻方向。

  “哼”李进从鼻中重重哼出一个不屑的鼻音,半天没有移动的指尖突然重重点在图间一处“就是这里了诸县”

  “李将军末将还当您会将攻击突破口放在邳乡、郓亭一线”一名鹰将愕然道“臧霸将军正在泰山整军备战,若我军从西线攻击,再有臧霸将军配合,则必将势如破竹”

  “臧霸军正在牢牢牵制着曹操,不可轻动”李进从容道“徐州军屡战屡败,士气早已低落不堪,对付他们何需友军支援”

  “不错”一名鹰将接口道“当年,琅邪全境都在我们手中,天时地利对于敌我双方并无二致,而我军与敌军军力相仿,战力却是天差地别,此战绝无问题”

  “就这么定”李进哈哈一笑“连你们都认为本将会从邳乡、郓亭一线出击,徐州军必然也是同样猜测如此一来,我们更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优势”

  “诸位”他威严的目光扫过身侧诸将“将军已从凉州启程归来,咱们怎可全无表示权当是送给将军的一份接风之礼打残陶谦,拿下琅邪”

  “说得好啊打吧”几名鹰将一起轰然叫了起来“将军在凉州迭遭凶险,咱们却在此忍气吞声,这口气早已憋得狠了”

  “好诸将听令”没等李进下达任务,突然一个传令官一头扎了进来。

  他一脸凝重的双足一并“李将军,将军以天眼致书此令十万火急”

  “什么快些拿于我看”李进急急展开书帛,神情立时凝固。

  他呆了一呆,才叹息道“各位将军,琅邪之战打不成了”

  “搞什么嘛”诸将一起发出大失所望的抱怨之声。

  “砰”李进突然一掌拍在案上,猛然间爆发出一阵狂笑“小子们别灰心,琅邪早晚都是囊中之物,我们却先要打一场大仗了”

  他一展手中信帛“瞧瞧吧这是我们渤海军首次发出的鹰将集结令将军将要举全军之力,发起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主力会战”

  “啊”诸将一起呆滞。半晌,帐中的狂吼乱叫之声几乎将帐顶都要掀翻过来。

  一处刚刚落下帷幕的战场上,几处青烟仍在袅袅升起,渤海军战士们正在快速清扫战场。

  甘宁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架辎重车上,一条腿搭在车辕上晃啊晃的,双目无神的望向远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够闲的啊这是在打仗”苏飞指挥着将士们将一队降卒押着行去,一转头恰好看到甘宁,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小场面嘛这也算打仗”甘宁有气无力的应道“你较什么真”

  “我警告你,不要再这么不务正业别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苏飞冷笑一声“没赶上凉州之战,又闲了大半年,你心里头有气吧但是记着,将军就要回来了,如果看到你这副嘴脸,小心他用鞭子抽你”

  “抽我抽我我也乐意”甘宁一挺腰跳了起来“连华雄胡轸都能参加凉州大战,凭什么没我的份儿如果我去,如果我去”

  他突然湿润了双目“说不定,我能帮谨严挡上一刀的”

  “好了,不要说了今后也不许再提”苏飞心中一痛,拍了拍他的肩头“将军如果听到了,会很伤心你这是在责怪将军没有保护好谨严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谨严死得太惨了”甘宁喃喃道“我只是难过,还有愤怒”

  “甘将军苏将军”一名军官走了过来“请允许末将汇报战果”

  “给我”甘宁一张口却看到苏飞冷冷的目光,只得“咕噜”一声把“滚蛋”两个字咽了回去“说吧”

  “好的甘将军”那军官展开一卷木简“此战,我军阵亡7人,伤45人,杀敌338人,俘敌227人,缴获”

  “什么什么什么”甘宁发泄般的又跳了起来“打了一个多时辰的仗,才这么点成果敌军一共才800人,怎么就不能一网打尽呢早就告诉你们,平日里多训练,战时才能打好仗,可你们是怎么办的”

  看着张牙舞爪的甘宁和面青唇白的军官,苏飞一阵头疼,正打算制止这场全无意义的闹剧,突然听得有人高叫道“两位将军,将军从弘农发来十万火急军令”

  “将军”甘宁和苏飞面面相觑,突然同声叫道“将军有消息来了”

  两人一起伸手去抢那军令,终于被甘宁抢先得手,一边侧着身子观看,一边口中还骂骂咧咧“没规矩一个小副将也敢与主将抢军令”

  他突然住口,嘴里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

  “将军到底说的什么”苏飞不由急了眼“你倒是说啊”

  “不说了不是,路上说”甘宁突然手舞足蹈的弹了起来,口不择言道“快快下令,全军立即返回渤海”

  “甘将军,属下还没有汇报完”那汇报战情的军官不由委屈道“至少,也要等打扫完战场”

  “不用汇报了,也不必打扫战场”甘宁直奔自己的战马而去“立即撤军”

  “可是,可是俘虏呢”那军官也算是尽忠职守,壮着胆子扯住甘宁马头“请将军就近安排安置俘虏的去处”

  “我说你怎么这么麻烦区区几百个俘虏,放了不就得了”甘宁伸手就去摸马鞭,瞪着眼睛道“再敢阻碍,耽搁了本将去抢先锋之位,本将抽死你”

  兖豫交界,颖川许县,渤海军大营。

  大帐中,高顺木无表情的端坐于案后,而曹操一脸不豫之色的与他相对而坐。

  “匡日兄,你难道不打算向本人稍作解释吗”曹操终于开口,他嘿然一笑道“你是一军主将,平日里军务繁忙,而本人则是军政统管,多少大事等着你我去忧心操劳这么耽误光阴,似乎不妥吧”

  “你需要我解释什么”高顺的声音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波动“有话直说”

  “好那我就直言相告”曹操冷笑一声“贵我两军自合兵以来,一直相互呼应,配合默契,这才挫败了袁术和陶谦的攻势,战果斐然”

  “你说要直言相告的”高顺丝毫没有给他留任何情面,直接打断道“说重点”

  “没错”曹操一怔,止不住闪过一丝怒色“那么,近日来,你们渤海军既不展开攻势,也不回应我军的支援请求,反而不断就地募兵征粮,放任袁术军从容反扑,令我军白白蒙受了很多损失,这到底是何道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