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关上合围的大门下(1/2)

加入书签

  “轰!”

  巨大的轰鸣让大地为之震动,地面上泥土在震动中扬起,然后被扩散的炮口冲击波吹散开来,半径5米以内一片飞沙走石。

  “这都打了4个小时了,他们不准备停吗?”看着不远处不断伴随着响彻夜空的轰鸣闪耀而起撕碎夜幕的火光,小马肯森靠在一辆营属自行炮连的黄蜂的车体上向它的主人吐槽到。

  在现在的帝国陆军中已经基本看不见这种慢悠悠但是不间断的长时间炮击了,从固定炮击摧毁敌方防线思路中解放出来,转变为支援炮击压制敌方反击力量作为其炮兵运用思路的帝国陆军在弹幕徐进前的火力准备阶段往往不会超过2个小时,之后的弹幕延伸阶段也不持续会太长时间。

  因此帝国的炮兵们更擅长的是在较短的时间内打出他们能打出的尽可能多的炮弹,而现在师属重型加农炮营在打了4个小时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你们的活干完了?”坐在一堆弹药箱的莱温斯基上尉没有回答这个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反问到。

  “论挖坑,那帮人比我们专业。”小马肯森朝不远处还在不断轰鸣的炮兵阵地的位置扬了扬下巴:“他们的警卫连去‘指导工作’了。”

  虽然嘴巴上对一群炮兵跑到自己的连队里“指手画脚”表示不满,不过小马肯森心里对师属炮兵团警卫连来帮忙还是很高兴的。

  装甲骑兵所有的战术都是机动作战快速推进,让这帮人干土木作业的活,挖个散兵坑把自己埋了估计效率还挺高,但要想整出几道战壕出来,只能说勉强能弄出个符合条例的东西,要说有多好实在谈不上,速度就更别提了。

  行军了一天,打了两场战斗,然后还要拿起铲子去挖战壕,这样的体力消耗让所有装甲骑兵们累的连口吐芬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早点完事。

  所以有专业的来指点自然是求之不得,而且人来了也不是光动嘴皮子,抄起铲子亲自动手演示一下也是出了一把子力气的。

  “同样都是炮兵,你们倒是轻松。”小马肯森开玩笑的揶揄到。

  自行榴弹炮不需要构筑射击阵地,而且现在所在的这条防线所面对的方向也不是防御重心,因此连炮位掩体也省了,相比于旁边还要给牵引式重型加农炮挖射击阵地和炮兵掩体的同行可要舒服多了。

  “搬炮弹也是重体力劳动!”莱温斯基装模作样的拍了拍屁股下的弹药箱:“那边的那些炮弹我们也去帮忙卸货了,不然你以为他们能这样打4个小时不都停的?”

  “大概有几个基数你知道吗?”小马肯森问到,从弹药数量上也能估计出旁边的炮兵阵地还能闹腾多久。

  “10个”这是一个小马肯森不太愿意听到的数字。

  “这么多?妈的,今天晚上有的闹腾了。”小马肯森忍不住骂到。

  150毫米加农炮1个基数的弹药是50发,按照现在差不多1个小时打1个基数的速度,还能继续打6个小时。

  累的半死好不容易躺下还得被大炮搞出来的动静弄得死活睡不着是能让所有人都去问候炮兵们的全家女性成员的。

  “本来还以为我们能清净一段时间,结果倒好,东边到能安安静静休息,我们这第一个晚上就不让人安生。”莱温斯基也忍不住抱怨到。

  拿下沃维奇后,第1装甲骑兵师和之后抵达的第4骑兵师开始就地转入防御,沃维奇北面是布楚拉河这道天然的防线。此时第1集团军的主力即将抵达维斯瓦河北岸的普沃茨克,只要能顺利渡河,那么西面的库特诺-罗兹一线也不需要沃维奇的守军担心。

  所以需要注意的也就只有东面和南面,而面向华沙的东面自然是防御重点。

  俄国人想要拦住想要南下的第1集团军主力,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第1集团军堵在维斯瓦河北岸。就算来不及,也应该在库特诺一带建立防线,这样才能保证波兰中部不会被德军截断,因此沃维奇东面的防线会最早受到俄国人的进攻。

  南面的斯凯尔涅维采距离沃维奇也就20公里左右,想要从德国人的眼皮子底下通过是不可能的。而且南边的铁路是通往罗兹的,如果俄国人想尽快拦住第一集团军南下的脚步,自然会优先攻击沃维奇。所以防御俄国人可能的侧翼进攻的南部防线至少不会面对第一波攻势。

  所以虽然也要帮忙一起挖战壕,但是作为机动力量和预备队的侦察营和师属炮兵团挨在一起放在南面,所有人一开始都认为是件好差事。

  不过现在,看上去一个晚上都不会消停的反而是南面。

  “他们这么打能打中吗?”小马肯森怀疑的问到:“这么远的目标,不会是瞎蒙吧。”

  小马肯森对师属重型加农炮营的12门k10加农炮的性能没有什么怀疑。

  这种火炮的整体设计来自于克虏伯45倍径150毫米舰炮,为了满足陆军的使用需求,通过降低膛压削减炮管壁厚度的方式降低了重量,但是因为提高了仰角,因此依然可以打出22千米的射程。

  带圆盘支撑底座和小型万向轮的开脚大架让k10可以非常容易的座360度射界调整,双腔室冲击式膛口制退器可以进一步降低火炮开火时的后坐力,这些设计让k10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好的6英寸级别的加农炮。

  但是在无观察射击模式下,只靠着地图对20公里外的目标进行炮击,k10的高性能并不能解决准头的问题。

  “目标是和沃维奇差不多的城市,不会打不中的。”莱温斯基转头看了看远处还在不断闪现的橘红色火球用着有些意味难明的口气感叹到:“所以他们才要打那么多炮弹。”

  “也就是说摧毁斯凯尔涅维采的火车站和铁路系统的说法只是一个幌子?”小马肯森皱了皱眉头问到。

  对于炮击城市这种事情小马肯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