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相见(二更)(1/2)

加入书签

  “你……你凭什么不做我们生意?”少女气急败坏,还要再说,忽然被书生打断了——

  “小妹,住口!我们立即带娘亲去同仁堂看病,别再折腾了。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饿到你们的,不必省这点钱。”

  “大哥,你别听她胡说,她一个呼奴唤婢的贵妇人,怎么可能懂得医术?她定然是瞧不起我们寒酸,不想做我们生意,才故意骗我们的。”少女急着说道。

  书生却不继续听她说什么,他虽然宠爱妹妹,却不会拿娘的生命开玩笑,让丫头扶着娘亲,转而对苏婉作揖道:“在下浙江嘉兴府举人季熙,多谢夫人提醒。夫人的恩情在下记下了,若是有什么地方用得着在下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苏婉避开了他的礼,欠了欠身道:“原来是季举人,妾身失礼了。举手之劳罢了,不足挂齿。”

  季熙道:“刚才小妹无礼冲撞了夫人,小生替小妹向夫人赔罪了,还请夫人不要怪罪才是。”

  季素月听了这话,扭开了头,鼓着脸颊在一旁生气。

  “季孝廉不必如此,我没有放在心上的。”苏婉笑道:“还是快点带令堂去看病要紧,耽搁了时间就不好了。”

  季熙心急如焚,果然不敢再耽搁,直接背着母亲,对苏婉点了点头,就去了同仁堂。

  季素月也带着自己的丫头跟了上去,那名书童也赶着骡车走了。

  “终于走了!”陈雅琴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心狠,而是此例决不能开,若是开了这一例,以后堵也堵不住,我们食坊可怎么开得下去?妹妹,走吧,我们去逛街。”

  头上的帷帽并不热,薄纱十分透气,还遮掩了阳光,只是走在街上到底是有些热,两人逛了几间铺子,就到了中午了,外面热得厉害,就去附近的茶楼雅间喝茶,还叫了一桌子的茶点、茶果。

  两人摘下帷帽,不约而同地透了口气,外面天太热了,这时候逛街还真是有些受不了。

  苏婉先喝了会儿茶,解解渴,这才吃了一块果馅饼,又吃了两小块的西瓜,就不再继续吃了。陈雅琴也吃的不多,吃了两块玫瑰擦禾卷儿,吃了几块西瓜,其余的都被丫头们分了。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食坊里的一名伙计突然来传话说,侯府里来人了,似乎出了点事,让世子夫人赶紧回去。

  如今,定远侯府,管家的是陈雅琴,平时也是忙得很,但是这次,她是特意撂下府中的事务,来陪苏婉的,怎么肯因为一句传话回去?便皱眉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有什么事先放着,等我回去再说,若是急事,就去找太太处理。这么火急火燎地找我回去做什么?”

  “府中来人只说有急事,却没告诉说是什么事?所以,小的也不知道。”那名伙计为难地说道。

  陈雅琴还要再说,苏婉却说道:“既然府中有事,那琴姐姐就先回去吧!这里我也熟悉一些了,一会儿自己去逛街就可以了。”

  “这……可是我都答应要陪着妹妹了……”陈雅琴有些为难地说道,既然家里有人来喊她,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小事,府中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她心里的确有点担心。但是,她也不想将苏婉一个人留在这里。

  “姐姐,你跟我之间,何须这么外道。你在这里陪我,若是真耽误了府中要紧的事,那才让我心中愧疚呢!何况,我身边还有丫头跟着呢,不会有事的。”苏婉说道。

  陈雅琴想了想,这才答应了,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留给妹妹一辆马车,和几个护卫,马车就留在妹妹那里,以后妹妹出门也便宜,至于那几个护卫去我那庄子上住一宿,明天赶回来就是。”

  苏婉笑道:“姐姐只把一辆马车留给我就好了,我这丫头不但会驾车,功夫也极好,用不到这么多人保护,而且带着护卫也不太方便。”

  陈雅琴闻言惊奇地看了眼青绫,说道:“你这个丫头还真不错!”

  随后又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她到底是个女子,还只是一个人,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怕是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让他们跟着吧!”

  苏婉只好答应了。

  陈雅琴到底是担心府中有事,叮嘱苏婉注意安全,早点回去之后,就带着丫头急匆匆地走了。

  陈雅琴离开之后,苏婉继续留在雅间里,反正现在外面天热,茶楼里凉快些,倒是不用急着离开。

  苏婉让人重新收拾了桌子,又上了新茶,只是没有再要别的茶点。

  刚才逛街买了几件首饰,一支海棠珠花步摇,一对花卉耳环,还有一盒子绒花,总共十支,无论是自己戴,还是给丫头戴都是不错的,虽然不贵,做工却很细致。苏婉此时无聊,便又让青绫拿出来,自己摆弄了一会儿。

  “青绫,你看两支绒花那支最好看呢?”苏婉拿了两支不同颜色的绒花,抬头问青绫,却在看到来人时,露出一丝愕然,刚刚进来的这位不是显德帝是谁?而青绫却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苏婉心中叹息,她早就该知道青绫靠不住了,没想到竟然这么不靠谱,不阻拦也就罢了,竟然连一声提醒都没有。

  “依朕看来,这些绒花都不怎么样,还是宫花比较好一些,这么粗糙的东西,怎么配戴在夫人的头上?”显德帝一边说一边走到苏婉身边,坐了下来。

  此时的他,身上穿了一身云白软绸阔袖滚回字纹兰花长夏衣,袖口处用银线绣着回字纹,青莲紫镶银边的玉兰花,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风度翩翩,气度逼人,极有卖相。果然,苏婉不论看他几次,都觉得显德帝实在太有欺骗性,若不是知道他身份,只怕真得将他当成前来搭讪的风流贵公子了。

  “宫外的东西,自然是无法与宫里的东西相比。”苏婉将绒花放到盒子里,放到一旁,说道。

  宫里的绒花,都是用皇族御用织物云锦做的。云锦有“寸锦寸金”之说,云锦的制作过程中,最优质的蚕丝入料,裁衣服剩下的下脚料,用之不匹,弃之可惜,就来制造绒花了,自然是独一份。

  “陛下怎么会来这里?”顿了顿,苏婉问道。

  “朕自然是特意来找夫人的。”显德帝将扇子放到桌子上,将苏婉面前的茶盏端起来喝了一口,见苏婉又将绒花收了起来,“这些东西留着做什么,你想要多少,朕就送你多少。”

  苏婉无奈叹气,对显德帝地种种行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神色很是平静。何况,只要显德帝决定的事,她就是反对也没有用。

  “那琴姐姐……”陈雅琴离开之后,显德帝立即就出现了,若说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

  “定远侯世子夫人的确是朕支走的,他们府上没出什么大事。”只是给他们制造了一点小麻烦罢了,显德帝没有一点愧疚心地说道,他可不想跟婉儿相处时,还有外人在,那实在太碍眼了。

  听到显德帝的话,苏婉果然放了心。

  显德帝拿折扇子摇了摇,又仔细打量了苏婉一番,说道:“夫人气色果然比以前更好了,似乎还丰腴了不少,这样正好,你以前当然也好,只是有些太瘦了。”

  此时的苏婉穿着藕荷色斜襟纱衫,配淡粉色纱裙,头上绾着偏髻,头上插着镶珠金簪,缠丝点翠金步摇,鬓边簪着一支淡紫纱堆绒花,这里原本戴的是一支金镶玉的鬓花,买绒花之后,才又换上的。耳朵上一对点珠耳环,左手上戴着一只芙蓉玉镯,气色极好,真是冰肌玉肤,面若桃花。

  显德帝的喜好跟楚王一样,爱好细腰,他比喜欢太丰腴的女人,但是,以前的苏婉却让他也感到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