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隔阂(一更)(1/2)

加入书签

  其实,不用将此事传出去,只要将这件事告诉昌武侯和太夫人他们,苏婉恐怕就性命难保。为了防止丑事的发生,他们一定会让苏婉悄无声息地死了的。

  就算对方是皇帝又如何?难道还指望一个皇帝,对一个臣下之妻用什么真心不成?人死了,陛下顶多感叹几句,随后也就淡忘了。

  霍清音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笃定苏婉会帮助她。因为她根本不能承受泄露此事的后果。

  “如果能帮,我当然愿意帮你。”苏婉说道,脸上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好似并不在意她话中的威胁一般,“只是,清音姑娘还是太高看我了。”

  霍清音闻言,立时收敛了笑意,脸色微冷,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满说道:“太太这这么说,是不想帮我了?”

  苏婉摇了摇头,笑道:“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岂敢不帮你?只是的确是力有不逮。莫非清音姑娘以为,我在陛下心里,会有多大的分量不成?”

  霍清音皱起了眉头,倒是也相信了苏婉的话。她心里也不认为,苏婉有那个本事笼络住陛下的心。陛下后宫里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哪里会稀罕她?不过是陛下想要寻求刺激,换换口味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苏婉到底能不能帮上她的忙,还真是有待商榷。

  但是,即便只有一成的希望,她都不愿意放弃。如论如何,也要试一试才行。

  因此,她舒展了眉头,冷冷说道:“这我可不管,我要的只是结果。如果太太办不到的话,那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失口将这件事说出来。”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婉气笑了。

  “不敢,我怎么敢威胁太太,我只是在请求太太。”霍清音淡淡地说道,也没有刚才那假惺惺的亲热劲儿了,“而且如果我做了皇妃,太太也有好处,至少太太也能找一个靠山,不会像现在这样孤立无援。”

  苏婉才不会相信霍清音的话,如果她将来当了皇妃,用不到她了,不对付她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给她当靠山?

  “靠山就不必了。”苏婉说完,见霍清音神色微变,她又继续道:“不过,清音姑娘的事情,我还是会帮忙。但结果如何,我就不敢保证了。”

  霍清音这才露出笑脸来,说道:“我就知道太太是个好人,一定会帮助我的,我那就等太太的好消息了。”

  苏婉道:“我只是说尽力而为,并不敢保证结果。”

  “太太实在太小瞧自己了,我相信太太一定能够做到。我出来的时间不短了,是该回去学习礼仪规矩了,免得让太夫人怀疑。”霍清音站起身来跟苏婉告辞。

  苏婉客气地挽留了几句,挽留不住,还特意起身相送。

  霍清音以为苏婉被自己给吓住了,很是满意她的态度,正要离开的时候,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又转过身来,对苏婉说道:“还有一事,我差点忘了告诉太太,是关乎太太生死的大事。”

  苏婉闻言一愣,她原本以为她说的大事,就是发现了皇帝跟她之间的那点事,没想到还有其他事,便出口问道:“到底是什么事?还请姑娘直言。”

  “前几日,我去芳菲馆找大小姐说话。不知为什么,院子里并没有什么人,我有些好奇,便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大小姐正在跟胡妈妈说话。”

  胡妈妈正是跟苏婉陪嫁进来的,名义上是苏婉的奶娘,其实是寿宁大长公主的人。苏婉刚穿过来的时候,还差点被她打了巴掌。苏婉对她厌恶至极,听到她反射性地皱了皱眉,但关乎自己的生死,还是认真地听了下去。

  “她们说了什么?”苏婉问道。

  “她们想要阻止太太入住画锦堂呢!为此,大小姐还跟大长公主殿下写了信。不过,我听胡妈妈的意思,大长公主已经想好法子要对付太太你了,让大小姐稍安勿躁,不要打草惊蛇呢!”霍清音有些怜悯地看着苏婉,大长公主若是真想对付一个人,那绝对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苏婉想要入住画锦堂的作为,恐怕是彻底激怒大长公主殿下了。

  这本不关她的事,苏婉的死活跟她无关,但是,她现在需要苏婉的帮忙,可不希望她这么快就死了。

  当然,如果苏婉不肯帮忙的话,这个消息,她会烂在心里,永远也不会告诉苏婉的。

  苏婉闻言,心中一紧,顿时明白自己之前为何不安了。她早该想到大长公主殿下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既已到了这种地步,让她退缩是不可能了。

  想到陛下给的那张护身符,苏婉也有了些底气。她已经不想继续活在大长公主的阴影之下了。她不让她住画锦堂,她就偏要住。她倒要瞧瞧,她要怎么对付自己?

  “我知道了,多谢姑娘告诉我这个消息,你那件事,我会尽力帮忙。”苏婉说道。

  霍清音要的就是苏婉这句话。她知道之前的话,一定会得罪苏婉,所以,她需要用这件事,来抵消她对自己的恶感和抵触。至少,把自己当成敌人。

  霍清音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满意地离开了。

  苏婉则是坐着发了一会儿呆,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让人让青绫叫来。

  “太太,您找我?”青绫来了之后,便好奇地问苏婉道。

  “我们进去说。”苏婉带着青绫进了西次间,在炕上做好之后,才问道:“青绫,你待在我身边,最主要的指责,就是要保护我对吗?”

  青绫点了点头,道:“是。”顺便传递一下消息。

  “你功夫很厉害吗?”苏婉有点好奇地问道。

  青绫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纠结了一会儿说道:“那得看跟谁比了。不过,奴婢从小练功,至今也有十年了,保护太太的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苏婉听了这话,稍稍放下了心。虽然大长公主不会派人刺杀她,但是,却但却发生什么人为制造的意外,有个武功高强的人在身边,到底感到心安。

  “那跟侯爷相比如何?”苏婉其实不知道霍渊究竟有多厉害,但是,昌武侯府本就是武将传家,他既然能做到如今的位置上,想必身上的功夫也不会太差。

  青绫倒是很诚实地说道:“奴婢恐怕不是侯爷的对手。”她更擅长的是伪装和搜集消息等。

  随后,又好奇地问道:“太太问这些做什么?”

  苏婉道:“我只是得到消息,寿宁大长公主要对付我,所以想要了解一下你的战斗力,也好早做准备。”

  青绫皱起了眉头道:“如果是大长公主要对付太太,那只凭奴婢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