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敬茶(1/2)

加入书签

  太夫人的打算,苏婉毫不知情,她甚至不知,自己这种差遣人买麻布的举动,就气得太夫人大发雷霆。如果她知道的话,也只会讽刺太夫人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她才没那么无聊,为了让她生气,就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苏婉又睡了一个好觉,起来之后,还打了太极,运动了一番,直到身上微微出汗,才停了下来。

  洗漱更衣后,苏婉便去松鹤院给太太夫人请安。

  没有太夫人的命令,苏婉是无法使用府里的马车的,甚至连侯府的大门都出不去。所以,苏婉今天想要出门的话,必须去向太夫人请示。

  苏婉身上穿着银红色折枝花卉褙子,下面穿着大红色百褶裙,头上戴金凤垂珠步摇,缠丝镶珠金簪等金玉首饰,耳朵上戴着一对红宝石镶金耳坠,配上她容光焕发的气色,越发显得精神漂亮了许多。

  这不由让很多等着看苏婉笑话的人大失所望,就连太夫人看着都暗自连连皱眉,心里十分不悦——

  怎么这小苏氏被冷遇之后,反而越发容光焕发了?

  不过,她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她没穿那见不得人的麻布衣裳就行。

  “你不在自己院子里好好养病?来我这里做什么?”太夫人压下各种心思,冷着脸问道。

  苏婉对太夫人的冷言冷语早就习惯了,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一脸恭敬地说道:“媳妇也不想打搅老太太的,只不过媳妇进府一年多了,除了回门那次,还从未回过娘家。所以,媳妇请求太夫人允许媳妇回娘家探望母亲。”

  太夫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淡淡说道:“不是我不通情达理,只是你现在,既然已经成了我们家的人了,就该遵守为人妇的本分,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才是。万一你这次出门又出了什么事,我们侯府也跟着一起丢人。”

  苏婉被她的一番话气笑了,她只是回娘而已,怎么就给侯府丢人呢?这话未免也太无理取闹了。

  “太夫人多虑了,媳妇只是想去探望一下病重的母亲而已,怎么可能会出事?”

  太夫人只是不想让苏婉出门罢了,哪里管她有什么理由?便强硬地反对道:“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既已出了门子,就不再是苏家的人。你母亲身体有恙,你心里焦急我也理解,但她又不是得了什么重病,遣个下人去探视一番就是了,何必大张旗鼓的亲自去探视?”

  苏婉气极反笑,想要再跟太夫人争辩,但看到她那副雷打不动,宛如施舍一般的口吻,顿时就歇了争辩的心思。因为太夫人对她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出门的借口罢了,她无论说什么也没用。

  于是,她嘴唇微勾,冷笑道:“太夫人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我今天是一定要出府的。我不相信,若是太夫人的母亲得了病,您也只会派个下人去探视?若真如此,那太夫人这个女儿当得也未免太不称职了。媳妇虽然尊重太夫人,事事以太夫人为榜样,却也不想学习您这一点呢!”

  “你这是在讽刺我不孝?”太夫人脸色铁青。

  “媳妇可没这么说!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太夫人可不要冤枉了我。时候不早了,媳妇还要出府探望生病的母亲,所以还请太夫人容许我先行告退。”

  苏婉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却听太夫人气急败坏地说道:“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太夫人还有什么吩咐?”苏婉转过身来恭敬问道。

  “行,你想去就去吧!我也不阻拦你了。”太夫人深吸一口气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苏婉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诧异,随即便含笑说道:“太夫人请吩咐。”

  太夫人却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反而对着明珠招了招手,等明珠含羞带怯地走过来之后,她拉过她的手拍了拍,一脸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