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惺惺作态?(1/2)

加入书签

  菡萏惊恐地看着那名身穿水田衣的中年妇人,即便对方的神态、语气都十分温柔,让人极易产生好感,可她心里却是惊惧莫名。

  她有种预感,若是自己不乖乖回答的话,对方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何况,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

  吕月娥见她如此乖顺,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原本以她的身份,是不需要亲自来见菡萏的,她只要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代劳。

  但是,菡萏却是她手中的一枚重要的棋子,若是事情顺利,她根本就用不着菡萏这个棋子,但若是事情不顺利,那菡萏就是她翻盘的关键,是她最后的一张底牌,十分重要,所以,她不得不拨冗来见一见。

  如果,她能乖乖听话配合,那就再好也不过了。

  “将菡萏姑娘扶起来,毕竟是怀了身孕的人了,可不能受凉。”吕月娥又吩咐道。

  立即有两名劲装打扮的女子,上前将蜷缩在地上的菡萏,给架了起来,菡萏哆嗦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护着肚子站稳了,但她心中的惊慌和恐惧,却不减反增。

  吕月娥见状,却是安抚道:“你别怕,只要你乖乖听本座的话,本座就绝对不会伤害你,甚至还会对你以礼相待。但你若是不听话,本座就不敢保证会做什么事了。比如说,你腹中的胎儿……”

  菡萏放在自己小腹上的手一紧,宛如一只护着幼崽的野兽一般,凶狠又戒备地看着吕月娥,生怕她伤了自己的孩子,但下一刻,她神色就松动了一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神色间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

  她心里隐隐明白,对方抓自己的目的。

  毕竟,她自己身上的价值,她很清楚,何况,被抓之前,小鱼还跟她说了那番话,让她在皇贵妃和孩子之间选一个,她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吕月娥观察力很强,见到菡萏的神色,就知道她心里有底了,轻轻一笑,说道:“看来,你已经明白本座请你来的目的了。既然如此本座也不用多浪费唇舌了,该如何选择,你自己拿主意。无论你如何选择,本座都尊重你的意思。”

  菡萏心里挣扎地更加厉害了,她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吕月娥却仿佛知道她心里的顾忌一般,又说道:“你放心,本座知道你忠心护主,所以,不会吃力不讨好地向你打听什么机密,本座只想知道,皇贵妃的一些日常习惯等等,这些总不过分吧?”

  菡萏睁开了眼睛,神色急切中又带了点不敢相信的惊喜,眼巴巴地看着吕月娥向她求证。

  吕月娥对她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本座一言九鼎,绝对不会骗你的,用你旧主的几个不痛不痒消息,换取你们母子儿人的性命,怎么说都很划算。”

  随后,她又勾了勾嘴唇,看了看周围石室里的各种刑具,语气温柔的威胁道:“本座是个慈悲之人,最不喜欢见血了,但如果有人不识抬举的话,那本座也不介意给她一点教训。”

  菡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各种血迹斑斑的刑具时,竟忍不住退后几步,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因为受惊又颠簸,竟突然觉得小腹隐隐作痛,她不由伸出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小腹,惊恐万分地看向吕月娥。

  “你不用急着答复,本座给你一天时间让你想清楚,就委屈菡萏姑娘,在这里刑室里待上一天了。”吕月娥笑眯眯地说道。

  吕月娥说完,就从室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站起身来,缓缓走了出去。

  菡萏见到她离开,竟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喊住她,随即,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又急忙将手收了回来,连连摇头——

  不行,不可以,她不能背叛皇贵妃娘娘。

  她以前已经很对不起娘娘了,又怎么能背叛她第二次?

  可是,她只是告诉别人一些娘娘的习惯而已,应该算不了什么大事吧?就像当初她对世子一样

  不,这明显不一样。

  对方跟世子殿下不同,她明显是不怀好意,谁知道她们有什么阴谋,想要算计娘娘,万一娘娘因此受了伤害,她万死难辞其咎。

  然而,菡萏又环视了一周,这满屋子阴森森的刑具,周身阴冷侧骨,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哆嗦,眼中盈满了恐惧。

  她如今已经是口不能言,手不能提的废人了,为什么这些人还不肯放过她?

  还有她的孩子,他才那么小,甚至还没有成形,这是她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和曙光,她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他,她怎么能让她还没出生就死了呢!

  她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皇贵妃娘娘又该怎么办?

  就在菡萏陷入矛盾纠结的时候,吕月娥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林玉娘正等着她,见到她立即迎上来行礼,说道:“师父,怎么样?她打答应了吗?”

  吕月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她招供是早晚的事。”

  她能看得出来,对方的意志并不坚定,只要再给她一定的心理压力,她一定会妥协的。

  她之所以告诉她,只会打听苏婉的一些生活习惯,也是降低她的抵触心。

  但是,只要她肯招供,她就有办法让她将她所知道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吕月娥进了议事大厅,在上首坐了,问道:“朝廷的人到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