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咎由自取(1/2)

加入书签

  显德帝的话,就仿佛一缕春风,彻底抚平了苏婉苏婉心底的不安,就连一直以来,她心底的那丝隐忧也都被吹散了。

  即便她跟显德帝两情相悦已久,两人甚至还生下了孩子,但苏婉心里偶尔还会觉得患得患失,她怕显德帝知道自己的身份来历后,会认为她是妖孽,从而彻底厌弃她,

  每每想到这些,她心里就很难受,越发不敢将自己的来历告知显德帝了。

  她怕自己会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可是,她平时露出了那么多破绽,显德帝不可能看不来,只要他有心去查一查,立即就能发现她跟以前那个苏婉儿的不同,说不定他心里早就有了怀疑。

  只是,显德帝从来没有表现出半分疑虑和芥蒂,她便自欺欺人,认为是自己多想了。

  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显德帝竟然会用这种方式,知道了她的来历和身份,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会带给她如此大的惊喜和感动。

  苏婉眼睛湿润,唇边却含着一丝笑意,她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轻轻说道:“阿宏,遇到你,是我这两辈子最幸运的事。”

  显德帝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却没有说话,只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静静相拥了一忽儿,苏婉忽然说道:“这说来,在梦里的事情,都是真实的了?”

  显德帝抚摸着她背后柔顺的长发,说道:“的确是真的。”

  苏婉心里其实已经与预感了,因为那个梦境实在太真实了,只是,她一直不敢相信而已。

  想到自己竟然回去了,还见到了外公外婆,甚至为自己报了仇,了了心中的牵挂,这次回去也算是值了。

  也不是没有遗憾,至少,她没有亲眼看到宋彤的下场。

  “我一直以为,我是死在手术台上的。”想到宋彤,苏婉忍不住有些叹息。

  她真不明白,宋彤为什么那么恨自己?竟然对她痛下杀手,再怎么说,她也是她的姐姐不是吗?

  显德帝听到这里,不由冷哼一声,一脸嫌恶地说道:“那个恶妇!”

  若是她也过来了,他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

  苏婉闻言笑道:“若不是她,我恐怕也遇不到你。”

  显德帝皱了下眉头道:“那就留她一个全尸好了。”

  “阿宏,我饿了。”苏婉可怜兮兮地说道。

  “好,朕抱你出去用饭。”显德帝说着,就将她抱了起来。

  苏婉也不闪躲,依旧搂着他的脖子,笑眯眯地提要求道:“那你喂我。”

  “好!”显德帝像是哄小孩子似地说道,一脸纵容。

  这次回来,见过了苏婉小时候的模样,也知道她其实很缺爱,没有什么父母缘,对她比往常又多几分怜惜和包容,何况,他本就比她大了许多。

  梁宏抱着苏婉在坐炕上坐下,午膳已经摆好了,放在最前面的就是一碗皮蛋瘦肉粥。

  梁宏舀了一勺,轻轻吹了吹,喂苏婉吃了一口,苏婉就算再饿,也不敢吃得太急,慢慢地吃了下去。

  刚吃到一半,就听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还夹杂着说话的声音。

  “两位殿下,慢一点,别跑得太快了。”

  “才不,大和尚爷爷说母妃醒了,我要去看母妃。”明显是团团的声音。

  “圆圆也要。”圆圆也不甘示弱地说道。

  他们两个小家伙,都不住在这后殿了,而是住进了后院的配殿,他们年纪还小,都不用离开苏婉。

  原本母妃一直睡觉,但是他们至少还能见到父皇,没想到这两天,他们连父皇的面也没见到,这让两个小家伙有些不高兴。

  即便出去坐了两趟鹿车,也没有让他们高兴起来。

  直到了通禅师安抚了他们几句,他们才安静下来。

  现在一听母妃醒了,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见她了。

  杨永就在门外候着,见到两位小殿下,立即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正要上前行礼说话,就见两个小家伙已经越过他跑了进去,杨永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微微摇了摇头。

  苏婉听到孩子们的声音,就挣扎着要在显德帝的身上下来,却被显德帝制止了。

  “别闹,你身体没力气,摔了怎么办?好好吃饭。”

  “可是……”若是被团团他们见到了,多不好意思。

  “没什么可是的。”显德帝强硬地说道,“他们那么小,能懂什么?”

  话刚说完,团团和圆圆就跑了进来。

  “父皇,母妃——”团团见到父母,眼睛一亮,正要扑过去,却又及时停住了脚步,还拉住了正要扑过去的圆圆。

  “团团,怎么了?”圆圆疑惑地瞪着大眼睛,歪着小脑袋问道。

  “嘘——”团团立即竖起食指放在唇边轻嘘了一声,神神秘秘地说道:“我们不能过去,父皇抱着母妃呢!”

  “为什么不能过去?”圆圆也放轻了声音问道。

  两人竟是当着父皇和母妃的面,说起了悄悄话。

  团团立即用一种“你太笨了”的眼神看着她,随后,便停止了胸膛,得意洋洋地说道:“因为父皇和母妃在给我们造弟弟妹妹呀!”

  “噗——咳咳咳……”苏婉喝了一口茶在漱口,一听到这话,顿时喷了,还呛咳了起来,所幸,她正好吐到了漱盂里,没有出大丑,否则,她跟显德帝两人都要换衣服了。

  苏婉真是被团团的童言童语给惊到了,呛到之后,就咳个不停,一旁伺候的宫女,立即奉上了巾帕,而显德帝则是轻轻给苏婉拍了拍背,给了团团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吓得团团立即站直了身体,捂住了嘴巴,只留了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转,显得特别无辜。

  苏婉咳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脸都涨红了,倒是让她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苏婉心里顿时囧囧有神,这都是谁告诉他的混账话呀!

  团团被父皇看得心虚不已,见到母妃的目光终于落到自己身上,他立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向苏婉扑过来,伏在她腿边,仰着头说道:“母妃,你总算醒了,儿臣好担心你……”

  圆圆也小跑了过来,以同样的姿势仰头看着苏婉,眨巴着眼睛说道:“母妃,圆圆想你。”

  见到两个小家伙,齐齐向她卖萌,她心里顿时一软,刚才的窘迫也不翼而飞了,挨个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说道:“母妃这不是醒过来了,没事了,不要害怕。”

  苏婉忘了刚才那件事,显德帝还没忘,冷下脸训斥团团道:“刚才那些话是谁教给你的?”

  团团先偷偷看了母妃一眼,见母妃也在等着他答案,不由垂下了眼帘,说道:“是玉嬷嬷说的,”

  玉嬷嬷也是当初照顾团团的老宫女之一,也就是刚才在外面喊团团的女人。

  她也跟着两位小殿下进来了,只是在西次间门外候着。

  此时听到团团的话,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立即跪下来磕头说道:“陛下饶命,娘娘饶命啊,奴婢是瞎说的,都怪奴婢这张臭嘴,奴婢再也不敢了……”

  说着,就啪啪啪地打起了自己的嘴巴,每一下都毫不留情。最好能激起陛下和娘娘的怜悯之心,若是弄虚作假,才真是自寻死路。

  苏婉看了显德帝一眼,显德帝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不出什么喜怒。

  苏婉又瞧了团团一眼,发现他的眼中虽然露出一丝迷惘,一丝怜悯,却也没有替她求情。

  苏婉稍稍放下了心。

  看来,团团跟玉嬷嬷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厚。

  团团虽然跳脱,但他的凉薄本性却跟显德帝如出一辙,长得越大越是明显。

  而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玉嬷嬷比较有分寸,知道苏婉的忌讳,所以不敢太过于亲近团团。

  倒是圆圆的表现,令苏婉有些出乎意料。

  圆圆甚至连瞧都没瞧一眼,只垂下头来,自顾自地玩自己手里的麦兜玩偶,正用自己手指捅小猪猪的大鼻孔。

  过了好一会儿,显德帝才说道:“行了,看在你一直十分用心照顾九点下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这次,下去吧,以后记得谨言慎行。”

  “是,奴婢罪错了,谢陛下开恩,谢娘娘开恩。”玉嬷嬷这才停了下来,竟是喜极而泣,向显德帝和苏婉叩头谢恩之后,就缓缓退了下去。

  显德帝对两个小家伙身边的人,心里有数,会放过玉嬷嬷,显然跟她平时的表现分不开。

  苏婉伸出手指点了点团团的额头,说道:“你呀!”

  团团却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母妃,弟弟妹妹在哪儿呀?”

  还不等苏婉回答,圆圆却突然红了眼圈,说道:“母妃,圆圆不想要弟弟妹妹。”

  “为什么?”苏婉问到。

  “若是有了弟弟妹妹,父皇和母妃就不疼我们了。”圆圆一本正经地说道。

  团团一听,立即改变了立场,说道:“那我也不要。”

  他本来还想着,有了弟弟妹妹之后,他们就可以陪他一起玩了,但是,如果他们是来跟他夺宠的话,那他还是不要了。

  苏婉无奈地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