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只找你算账 (二更)(1/2)

加入书签

  小太监王义回宫向皇贵妃复命。

  苏婉听完王义的回话之后,问道:“你有没有把前因后果跟侍郎府的人解释清楚?”

  王义立即笑着说道:“娘娘特意吩咐过的,就是打死小的,小的也不会忘的。”

  “很好。”苏婉满意的点了点头,“下去领赏吧!”

  王义听了先是一喜,随后,扭捏两下,拿出一个厚厚的荷包里来,说道:“娘娘,这是宋宜人命人给小人的辛苦费,您看……”

  苏婉看到他想要交出荷包,又有些不舍的模样,不由轻轻笑了起来,就连周围的宫女们,也都忍不住偷笑。

  难道娘娘还会稀罕他这点银子不成?

  苏婉知道他是借此事向自己表忠心,心里好笑的同时,也确实很受用,说道:“好了,既然是宋宜人给你的辛苦费,那你就收着吧!本宫的这份赏赐,也是你应得的,下去吧!”

  王义一听此言,迅速无比地又将荷包揣进兜里,喜笑颜开地谢恩道:“小的谢娘娘的赏,小的告退。”

  “娘娘,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向宋宜人她们解释?以您的身份,根本不必如此。”菡萏为苏婉奉上一杯热茶后,好奇地问道,“还有那位黄姑娘,您就不该让人给她医治,她这是罪有应得,奴婢还觉得您惩罚地轻了呢!”

  苏婉将接过茶盏,随手拨弄了两下,就放到一旁的炕桌上,垂眸说道:“我虽然是皇贵妃,但也不能无缘无故就打人,总要有个缘由,否则,不但不会服众,他们心里也会怨恨本宫。”

  “他们敢!”菡萏义愤填膺地说道,好似苏婉受到多大的屈辱似的。

  苏婉见状不由笑道:“人都有喜怒哀乐,他们怎么不敢?只是敢怒而不敢言罢了。就算他们现在拿本宫没办法,恐怕也会记恨于心,等待报复的机会。谁也不敢说,自己就能顺风顺水一辈子,就连本宫也一样。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扭转他们对本宫的印象,何乐而不为呢!”

  见菡萏似乎还有些不服气,苏婉又道:“黄媛香是有错,但罪不至死。本宫也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就牵连整个黄家,别忘了,黄家可不只她一个女儿。若是黄媛香做下的这些事情传了出去,黄家名声受损不说,这些未出嫁的女孩的名声也一样受到影响,本宫跟黄家的仇可就结大了。本宫可不想做这样的恶人。何况,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千万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更别说对方还是朝中大臣,中流砥柱。若是把大臣们都得罪光了,对本宫可没好处。”

  菡萏听了这话,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突然就觉得有些羞愧和自责。

  她身为皇贵妃身边的大宫女,这几年,一直被人追捧、奉承,就算她自制力再好,也很难不膨胀自大,因此,颇有些飘飘然,除了皇上、娘娘还有两位小殿下之外,其他人都不怎么放在眼里了。

  在她看来,黄家虽然有个侍郎,却也算不得什么,因此,对于皇贵妃让人向黄家解释一事,很是有些看不过去,觉得皇贵妃这样做,实在是有份。

  现在听了皇贵妃的解释,她才恍然大悟,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态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只顾着皇贵妃的权势和面子,只是想着以势压人,却从来没有考虑过皇贵妃的处境,甚至为娘娘惹了麻烦也不自知。

  长此以往,她总有一天会变得目中无人,恐怕就连皇贵妃娘娘也无法容忍她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打了一个激灵,竟是立即跪了下来,向苏婉来叩了一个头,愧疚而又诚恳地说道:“娘娘,奴婢有错,奴婢让娘娘失望了。以后奴婢一定会谨言慎行,时时警醒自己,不要狂妄自大,全心全意为娘娘着想,绝不会再给娘娘惹麻烦了,奴婢恳请娘娘责罚。”

  苏婉之前也发现了菡萏的改变,也暗暗提醒她了两句,只是菡萏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此时,见到菡萏自己醒悟了,心里也感到十分欣慰,说道:“起来吧,你能及时清醒过来,已经很不错了,惩罚就不必了,本宫相信你一定不会再让本宫失望的。”

  “是,奴婢谢娘娘开恩。”菡萏闻言,眼睛有些发酸,暗暗发誓一定要更加尽心尽力服侍娘娘,才不枉娘娘对她的一番信任。再次叩头后,她才站了起来。

  两人说话期间,显德帝回来了。

  他怀里抱着圆圆,团团跟在他后面小跑着,一边跑,还一边眼馋地看了一眼被父皇抱在怀里的圆圆,小嘴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显然很不高兴。

  直到看到苏婉时,还有些气哼哼的,也不用别人帮忙,自顾自地爬到炕上,挨着苏婉坐了。却不跟苏婉说话,只是背过身去独自生闷气,一副“我不高兴,快来安慰我”的模样。

  显德帝却好像没有看到团团生气一般,抱着圆圆坐到炕桌的另一边,只顾着跟苏婉说话,逗弄圆圆,却看都看不看团团一眼。

  苏婉无奈地看了显德帝一眼,又看了看浑身散发着“孤独”、“寂寥”、“落寞”气息的团团,暗暗叹了一口气,瞪了显德帝一眼,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置气?团团又怎么惹到你了?”

  一边说,一边还伸手去抱团团。

  团团趁机一头扎进苏婉怀里,哼哼唧唧地表达自己的委屈。

  显德帝冷淡地道:“朕怎能么敢跟他置气?是他生朕的气还差不多。”

  苏婉闻言,颇有些也哭笑不得,这还真生气了。

  “团团你告诉母妃,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婉问趴在怀里不说话的团团问道。

  团团闷闷地道:“父皇坏,只抱圆圆不抱儿臣。”

  “只是因为这样吗?”苏婉问道。

  团团犹豫了好半晌,才说道:“儿臣弄丢了圆圆的小猪玩偶……我……儿臣不是故意的……”说着,还有些不安地咬了咬自己那红润的小嘴唇。

  “朕看你就是有意的。”显德帝冷着脸说道,“若不是你非要跟你妹妹抢,那小猪玩偶会丢吗?那可是你母妃前两天,辛辛苦苦,亲手为你妹妹做的,被你粗心大意地给弄丢了,你对得起你母妃吗?对得起你妹妹吗?”

  圆圆想起自己的小猪玩偶,黑琉璃般的大眼睛里眼里也忍不住多了一丝水汽。

  那只小猪玩偶,是她这两天最喜欢的玩具,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团团眼馋,先是给她要,她不给,后来就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