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认错(三更)(1/2)

加入书签

  午睡过后,显德帝也没有去处理政务,反而留下来陪着妻儿。

  偷得浮生半日闲。

  差不多快申时的时候,彩月忽然走了过来,说道:“娘娘,您让黄姑娘写的梅花小篆已经写完了。”

  说着,便呈送了上来。

  苏婉接过来,刚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脸色顿时由晴转阴。

  “这真是她写的?”苏婉淡淡问道。

  彩月点了点头道:“是的,娘娘,奴婢亲眼看着她写的。”

  “怎么了,婉儿?”显德帝让人将两个小家伙带下去玩,问苏婉道。

  苏婉将黄媛香写的字递给显德帝,又让人将黄媛香前几天写的字也找了出来,两相对比了一下。

  “水准差太多了。”苏婉缓和了一下脸色说道,“而且,字迹虽然华丽,每一个字都宛若一朵梅花,可惜,却只是徒具其型而已,没有一丝风骨,倒像是在模仿别人。”

  显德帝看了看,随手将两幅字扔到炕桌上,笑着说道:“这说明婉儿没有看错人,之前那幅字根本就不能算她写的,肯定另有其人。”

  苏婉脸色有些难看,沽名钓誉之人不少,但是敢作假作到皇室头上来的,却寥寥无几,没想到今天她就碰到了一个,往严重了说,这就是欺君之罪。

  亏她当初还很喜欢她,觉得她人很不错,没想到,她本性竟是如此卑劣。

  但同时,苏婉也对真正写那幅字的人有了几分好奇。

  “婉儿,要不要朕派人去查查?”显德帝说道。

  “不必了,我自己问。”苏婉轻哼一声,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她的脸皮有多厚,能狡辩到什么时候。”

  随后,苏婉就命人给自己更衣,拿着两幅字去了前院。

  在东次间的罗汉榻上坐定,苏婉说道:“去请黄姑娘过来。”

  彩月躬身退下,去配殿请黄媛香了。

  西配殿里,黄媛香有些坐立不安。

  因为她发现,事情好像偏离了她之前的预想。

  她是见到了皇帝,可是还没没靠近圣上,就被人给拦住了,皇上根本没有正眼看她,她对自己一向自信,容貌就算比不上皇贵妃,也差不了太多,哪里想到,陛下竟然真对她无动于衷,不但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些嫌恶。

  若非她及时说出自己是皇贵妃的客人,怕是早就被人拖下去打板子了。

  只要一想起这些,她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若是皇贵妃这样对她,她还能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皇贵妃这是在嫉妒她,是在排除异己,但偏偏这么做的人是皇上,她就没有办法自欺欺人了。

  她原本膨胀的野心,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个窟窿,瞬间就漏了气,瘪了下来,只残留着那么一丝不甘,一丝屈辱,一丝惶恐。

  她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皇贵妃,如果皇贵妃知道了,又会怎么对付她?

  早知如此,她就不这么莽撞了。

  至少也能有个后路,不会跌得这么惨。

  因为心慌和担忧,她完全没有心思再写字,写出来的字甚至还不如平时的水准。

  但是,她已经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写第二幅字了。

  彩月拿着她的字离开的时候,她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整个人都摊在椅子上。

  之后,便是焦虑而漫长的等待,心里饱受煎熬,不知自己如何办才好。

  是用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是想办法遮掩过去?

  直到彩月来喊她,她都没有做好决定,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的。

  当她走进正殿,见到皇贵妃的时候,却忍不住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心中立即充满了敬畏和惧怕,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因为她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在皇贵妃面前什么都不是,她一句话,都将将她打入地狱。

  因此,她向苏婉行礼的时候,也比任何一次都要恭敬和虔诚。再也不是之前那种表面的恭敬了。

  “臣女拜见皇贵妃。”

  苏婉却没有立即让她起来,而是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好几遍,直到黄媛香因为紧张不安,而冒出了一头冷汗,才将两幅字扔到她面前,说道:“这两幅字你怎么解释?你可不要告诉本宫,你是一时失手,就算是失手,水准也不可能相差那么大,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写的。”

  黄媛香闻言,浑身一个哆嗦,她没有去看眼前的那两幅字,脸色苍白,“娘娘,我……臣女……”

  “我劝你最好说实话。”苏婉打断了她说道,“否则,等本宫查出来……你应该知道后果。”

  黄媛香心里剧烈地挣扎着,双手紧紧攥成拳头,额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地落在了盘金线红毯上,又很快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