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孤魂野鬼(二更)(1/2)

加入书签

  慧心闻言,不由心中狂跳,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缓缓抬起头来,只是眼睛却微微低垂着,不敢直视圣颜,长长的睫毛轻颤,好似振翅的蝴蝶一般,脆弱而又美丽。

  杨永在一旁看了,心中暗呼坏了,怪不得皇贵妃娘娘让她看着陛下,原来,皇后娘娘身边,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绝色,而且还是陛下喜欢的那种类型,陛下就算知道她身份不妥,恐怕也会宠幸她吧!

  杨永偷眼觑了一眼显德帝,发现陛下正在盯着慧心看,唇边还带着一丝笑意,只是神色有些莫测,让人猜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就连他这个经常在皇上身边伺候的人,也不敢说一定明白陛下的心思,他能猜中个三、五成就已经不错了,真的是圣心难测。

  但是,无论如何,皇贵妃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没办法,谁让他已经将自己归到皇贵妃阵营里去了呢!

  以前,他对这些后妃们,都是存了利用的心思,谁受宠,谁能给他好处,他就为谁办事,现在,他却是心甘情愿为皇贵妃办事,当然,这是在不影响自己小命的情况下,比如说现在。

  “咳咳……”杨永突然轻轻咳了两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里静静的暖阁里,却显得尤为突兀,一下子就破坏了在皇后看来,十分暧昧的大好氛围。

  宁皇后顿时大皱其眉,冷冷看了杨永一眼。

  可惜,杨永对于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并不怎么放在心里,根本不疼不痒,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心里认定,皇后和二皇子必定成不了大事,既然如此,他还怕她做什么?反正,他们这些太监都是无利不早起的。

  杨永对自己的散漫态度,宁皇后如何察觉不出来,可惜,她手里没有什么权利,也管不到司礼监和东厂,拿他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将这口气憋在心里。

  等二皇子登基之后,她绝对要把他抽筋扒皮。

  慧心装作刚刚被惊醒了一般,羞涩地垂下头去,宁皇后对杨永生气,慧心对此只会更加不满。

  可惜,她太明白杨永有多得势了,就算是前世她死的时候,杨永也依旧如日中天。何况,他还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就算在她最得宠的时候,都不敢得罪他,甚至还要巴结他,孝敬他,为的就是让他在陛下面前为她说几句好话,好多宠幸她几次。

  如今,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就更加不敢得罪杨永了。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皇贵妃到底给了杨督主什么好处,竟让他如此尽心竭力地帮助皇贵妃?

  显德帝也慢悠悠地收回了目光,似笑非笑地瞥了杨永一眼。

  杨永立即狗腿地对显德帝笑了笑,说道:“陛下,奴婢嗓子有点难受,可能是昨天受了风寒。”他……他这也是怕陛下误入歧途嘛!

  风寒……寒个屁,昨天可是风和日丽的很,受什么风寒?找个借口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

  显德帝并没有说什么,看到杨永这么为皇贵妃着想,他心里其实还是很满意的。

  只是,他刚才观察慧心,绝非是杨永心里想的那回事。

  宁皇后不想让这大好的机会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便直接问显德帝道:“陛下看臣妾身边这个丫头怎么样?”

  慧心也敲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欣喜期待之意,羞赧地看向显德帝。

  显德帝却没有如了宁皇后的意思,说道:“皇后不是想要跟朕商议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婚事吗?朕的时间有限,皇后就不要东拉西扯了。”

  宁皇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是怎么回事?陛下不是对慧心很感兴趣吗?她一提起来,皇上就应该顺理成章地收下才是,怎么突然就这么冷淡了?

  慧心也露出一丝委屈、受伤之色,轻轻咬着嘴唇,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心里却在纳闷,难道那药还没有发生作用?

  她刚才明明看到陛下喝茶了,若只是喝茶,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在加上她身上佩戴的香囊的味道,就会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催情剂的药物,会让男人产生一种冲动。

  当然,这种冲动并不强烈,不会引起人的警惕,只以为是对眼前的女子产生了喜爱之情,随后,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这一招,她还是在上一世的死对头身上学到的,她不就是用这种方法才得到陛下宠幸的吗?不至于换成她就不行了。

  她心里其实对这种手段很是不齿,上一世没少利用这一点讽刺对方,但是现在,她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能成功,她也不在乎什么手段了。

  在深宫里生存过的女人,就没有天真的,只要能得到实惠,卑鄙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慧心又将这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什么纰漏之处,她有些焦虑的心,又平静下来——

  肯定是因为陛下喝的茶太少了,而且时间也太短,还没来得急发挥作用的缘故。

  只要她耐心等待一会儿,肯定能如愿以偿。

  慧心对宁皇后使了个眼色,让她继续跟陛下谈话,稍安勿躁。

  宁皇后顿时放下了心,开始跟显德帝说起两位皇子的婚事来。

  “……按说臣妾并非大皇子的生母,但是,臣妾作为他的嫡母,对于她的婚事,自然也要上心,否则便是我这个皇后的失职。”

  宁皇后并未说二皇子如何,因为在她心里,二皇子将来是要当太子的,太子妃自然不能马虎选择,甚至连她也做不了主,她这次除了要给皇上塞女人之外,也是想要试探一下皇上对于二皇子的态度。如果皇上有意册立二皇子为太子,为他选妃就不会这么草率。

  显德帝闻言点了点头,说道:“皇后是说的没错,只是,大皇子的母妃尚在,又是贵妃,皇后也不能完全越过她,此事,还是要跟胡贵妃一起商量着办才好。”

  “是,臣妾遵命。”宁皇后对此自然没有什么不满,就算皇上不说,胡贵妃也不会让她来决定大皇子的妻子人选的。

  “至于二皇子……”显德帝突然主动提起了二皇子,这让宁皇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慧心也在一旁侧耳倾听了起来。

  上辈子,宁皇后死后,陛下就册封了二皇子为太子。只是,并不怎么喜欢他,二皇子又没有了强力的母族支撑,他本身的资质也只能算是一般,所以,就算有一帮大臣支持,太子之位也是岌岌可危。这让很多有子的嫔妃都心生侥幸,生出夺储之心,就连她也是如此,可惜……

  想到这里,慧心身上不由泄露出一丝怎么都无法掩饰的悲痛之色来,虽然她很快就收敛了,但还是被显德帝和杨永发觉了。

  显德帝不着痕迹地杨永一眼,杨永微微垂下眼皮,表示自己明白了,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这下他可不用担心皇贵妃娘娘会伤心了,因为陛下显然已经对慧心起了杀心。

  而宁皇后因为在想二皇子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显德帝跟杨永之间的小动作。

  “陛下,二皇子如何?”宁皇后见皇上迟迟不说,好似在思考一般,过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显德帝道:“二皇子妃的人选,皇后也可以先挑选着,你若是有了合适的人选,再来告诉朕不迟。”

  宁皇后闻言,顿时有些失望,看着显德帝欲言又止,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若说立二皇子为太子,陛下显然不会同意的,反而会引起陛下方案,对她以后的计划不利。而且,今天最主要的事,是要将慧心成功塞给皇上,若是慧心成了陛下宠妃,让她在皇上耳边提上两句,比她说话可管用多了。

  想到这里,宁皇后又打起了精神,说道:“陛下说的是,臣妾明白您的意思了。陛下稍坐,请恕臣妾失陪一会儿,臣妾去去就来。”

  说着,不待显德帝说话,就起身向皇上行了一礼,径直走出去了,跟她一同出去的,还有其他的宫女太监。只留下了,显德帝,杨永还有慧心三人,其他人都在门外伺候。

  宁皇后说去去就来,其实就是去小解的意思,不过是文雅的说法罢了。

  而她的目的,显然就是要给慧心制造机会。

  显德帝对宁皇后的意思心知肚明,所以,也没有反对,反而拿起茶盏,又想继续喝,却发现茶已经凉了。

  慧心此时,却款款走上前来,用优美的姿势福下身去,露出了自己美丽的侧颜,以及一截雪白的颈项,柔声似水地说道:“陛下,茶凉了,奴婢再为陛下重新冲泡一杯吧?”

  此时,没了外人,显德帝似乎也有些无所顾忌了。

  他唇边带着一丝笑意,玩味地看着慧心,口中说道:“这倒是不必了,朕还想要趁此机会,跟你说会儿话呢?只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向朕说实话。”

  慧心闻言,脸上立即浮现了两朵红晕,宛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看起来越发美丽了几分,在她看来,说话什么的,都只是陛下的借口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