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自作孽(二更)(1/2)

加入书签

  宁皇后她们这么急匆匆地赶过来,归根结底,是因为她们听到了一个传言——

  皇贵妃不但生了龙凤胎,而且还天降吉兆,红光照耀宫中,香气弥漫不散。

  但宁皇后却不想承认这是什么异象,在她看来,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满天红霞?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今日比往常更加璀璨瑰丽罢了,也值得他们将此事提到天降异象上?

  说什么香气弥漫?她怎么没有闻到。

  张阁老也实在太乱来了。这天降吉兆是可以乱说的吗?

  这才过了多久,吉兆的传言,就已经传遍宫里了,明日肯定会传遍京都,万一被人当真了可怎么办?

  听到这个传言,就是那些一直在支持二皇子的人,此刻恐怕也要开始犹豫了。

  这让宁皇后如何不着急?

  比起宁皇后来,淑妃和德妃就显得平静多了,她们的儿子基本没有希望争夺那个位子,只是心里难免酸溜溜的——

  怎么好事全让她给占了?

  当宁皇后三人进去之后,苏婉已经拉好了衣襟,宫女和嬷嬷,还有奶娘们也都跟着进来伺候了,撤掉了帷幕。

  宁皇后她们见到显德帝竟然亲自抱着孩子,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随即,便是惊怒和酸涩——

  陛下未免也太偏心了!

  但她们却也不敢置喙,屈膝向皇上行礼——

  “臣妾见过皇上!”

  随后,德妃和淑妃,便向苏婉行礼,“见过皇贵妃。”

  苏婉虽然无法起身,但还是向皇后欠身行礼,但却被宁皇后先一步阻止了,说道:“妹妹,你才刚刚生产完,就不要多礼了,还是好好躺着吧!”

  “谢皇后娘娘。”苏婉也没有执意行礼。

  显德帝叫起之后,就不搭理她们了,心里觉得很是扫兴。

  苏婉和显德帝都将孩子交给了李嬷嬷还有邱妈妈,两人也都是抱孩子的熟手了,孩子在她们怀里,也不大闹腾,只是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有点不安而已。

  两人将孩子抱给宁皇后三人看了看。

  宁皇后一双掩藏在大袖衫下的手,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脸上却露出喜爱的笑容,出口赞道:“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以后必定大有出息,妹妹以后可是有福了。”

  她没有伸手去碰,就是避免孩子出了意外,有嘴说不清。

  苏婉笑道:“皇后娘娘过奖了,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只要他们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皇子不出息,以后也能封个藩王,若是出息了,岂不是要问鼎九五至尊了?

  她可不敢应承。

  宁皇后看了看皇上,发现他没什么反应,顿了顿,又笑着说道:“妹妹就别谦虚了,妹妹刚生下了龙凤胎,就天降吉兆,这样天大的福气,简直世所罕见,若是他们还没出息,谁还会有出息呢?”

  她在此违心大赞特赞苏婉的一双儿女,就是为了引起陛下对孩子的忌惮,在他心里埋下一根刺。

  即便他以后再疼九皇子,心里也会防备着他。

  哪知道,显德帝听了这话,却是点头应和道:“皇后这话说得没错,朕的孩子,自然是有出息的。”

  宁皇后闻言,脸上笑意微微一滞,却是分不清陛下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陛下的孩子这么多,难道还都能大有出息不成?还是说,他只是针对皇贵妃的这双儿女?

  若真是如此,其他的皇子皇女就不算是陛下的孩子了吗?

  想到这里,宁皇后只能勉强地笑了笑,说道:“陛下说的是。”

  却是不敢再言语了,很显然,她的挑拨明显失败了。

  周德妃和孙淑妃也说了几句吉祥话,陛下在这里,她们就算心里嫉妒,也不敢阴阳怪气,她们已经被惩罚怕了,那一个月抄经抄地她们差点都吐了。

  天色晚了,三人略略看了看孩子,询问了一下苏婉的身体,就告退离开了。

  接着,坤宁宫的赏赐就来了。

  无论宁皇后有多厌恶苏婉的孩子,她也必须按照宫里的规矩,给予赏赐,反正都有定例,只是动动嘴的事,总不能落人口舌。

  而显德帝的赏赐就更多了,各种珍品古玩,金银珠宝,名贵药材,绸缎皮草等等,一股脑地赏赐了过来。

  于太后也派人送来了。赏赐。

  苏婉也从配殿搬到了永宁宫后院正殿里,永宁宫里的配殿里,也没有住其他的低阶嫔妃,不像其他人那样,多人挤在一个院子里。永宁宫原本就没有主位嫔妃,只在配殿里住了几个低阶嫔妃,但是在苏婉搬进来之前,已经搬离了。

  可以说,整个永宁宫完完全全属于苏婉一个人。

  自从苏婉生了龙凤胎,天降异象之后,朝中那些册立太子的声音,果然弱了许多,显然打算再观察观察。连张阁老都亲口说是异象,必定是不假的,若九皇子真是天命所归,他们也不好违背天意。

  只是,二皇子到底是最正统的接班人,名正言顺,这让他们也有些摇摆不定,此事便耽搁了下来。

  还是观望一下吧!反正陛下还年轻得很,身体又健康,册立太子之事,或许用不着那么着急。

  大臣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册立太子,其实是想要早点教导太子,正式培养下一任帝王,普通皇子和太子的教育,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至少普通皇子,就不会被教导帝王之道。

  皇贵妃诞下龙凤胎,并且天降异象一事,次日,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听到苏婉生下龙凤胎,也不知昌武侯太夫人心里有没有后悔。

  恨苏婉的人,依旧恨她,却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做什么,只能暗自愤怒生气,暗骂老天无眼。

  跟苏婉关系密切的人家,则是欣喜若狂,灵璧侯府更是阖府上下都喜气洋洋,简直跟过年似的,灵璧侯夫人欣喜之下,立即让人发了赏钱,还让人给下人多做了两套秋季衣裳,随后就去佛堂给九皇子和是公主祈福去了。

  定远侯府虽然没像灵璧侯府这么夸张,却也是欢声笑语一片,他们都十分庆幸,跟皇贵妃交好,甚至还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皇贵妃又是个知恩图报的,将来必定会提携定远侯府,他们又怎么会不开心呢?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天后,到了九皇子和十公主的洗三礼。

  显德帝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洗三仪式,甚至超过了大皇子和二皇子。

  谁让他们出生时,显德帝还未登基呢,规格自然不一样,其他三位皇子的洗三礼,也远远不能跟这对龙凤胎相比。

  三品以上文武官员,诰命夫人都进宫祝吉。

  虽然有人觉得这洗三礼太盛大了,但是想到九皇子出生时的异象,他们就闭上嘴。

  这个洗三礼办得还是极为顺利的。

  洗三礼结束之后,苏婉留下了灵璧侯夫人王氏,世子夫人余氏,定远侯世子夫人陈氏说话。

  永和宫后殿,苏婉躺在西次间的金丝楠木大床上,在大床不远处,还放了一个双胞胎婴儿床,两个小娃娃正握着小拳头睡得正香甜,今天洗三,可是将他们折腾坏了。

  灵璧侯夫人稀罕地看了好一会儿,怎么都看不够,眼中的慈爱之色,简直都要满溢出来。

  余氏也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有了这两个孩子,皇贵妃地位稳固,灵璧侯府有了皇贵妃这个靠山,将来只会更好,以前被废太子连累的污点,很快就要被洗清了。只是,因为苏婉身份的变化,让她面对苏婉时,不敢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变得恭敬而又拘谨。

  苏婉赐了座,她也只敢斜签着坐了,也不敢向以前那样跟苏婉说笑了。

  灵璧侯夫人和陈雅琴虽然也恭敬了许多,毕竟,这是宫里,礼不可费,但是也不至于像余氏那样拘谨。

  或许是她们只是单纯把苏婉当成亲人来看,不存在什么利益和利用,对她的态度才会一如既往。

  陈雅琴和灵璧侯夫人一起看了一会儿宝宝,这才笑着走过来,陈雅琴笑着对苏婉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