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皇帝正在剥石榴(1/2)

加入书签

  显德帝此刻也注意到了纪婕妤,不由皱了下眉头,显然有种被打搅的不悦。

  然而,当他看到纪婕妤的时候,却忍不住微微楞了一下。

  并非被她吸引了想要再续前缘,而是一时想不起来她的身份而已,仔细想了想,才有些恍然。

  明明也就一年时间而已,但他对纪婕妤的感觉却已经十分陌生,就好像是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一般,几乎都要忘记她长什么样了。

  别说珍嫔,就是那些被他宠过的女子,此刻又有几个能被他想起来?

  虽然显德帝只是稍稍有些失神而已,却也被一直注意着他的纪婕妤发现了,心里顿时略过一抹惊喜和得意——

  陛下心里果然还是有她的。

  对于夺宠,心里顿时又有了几分把握。

  纪婕妤笑得越发魅惑了,眼神带着一丝勾引看着显德帝,真得是纯真与妖娆并存,勾魂摄魄至极,只见她离座向显德帝盈盈福身下拜,再次说道:“陛下,嫔妾愿意献舞一曲,为陛下和诸位姐姐助兴。”

  她知道,陛下以前最喜欢她这副模样了,她就不信陛下不动心。

  其他嫔妃看到纪婕妤这副做派,不由又想起了她以前受宠时的模样,都忍不住暗地里撇了撇嘴,觉得纪婕妤这次恐怕要得偿所愿了,同时心里,也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她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皇贵妃待会儿的表情呢!就算被纪婕妤拔得头筹,她们也认了。

  以前珍嫔受宠时,可没像她这样霸道,每个月也只是比别人多个两、三回而已,哪像皇贵妃,夜夜霸占皇帝!

  苏婉倒是很平静,脸上还带着微笑。

  纪婕妤的确很美,也很有魅力,比她现在强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她既然选择相信了梁宏,就不会再怀疑他。

  她可不相信,显德帝会这么轻易被勾走。

  不过,纪婕妤敢在她面前勾引显德帝,还是让她心里不爽,唇边的微笑,便渐渐变成了冷笑。

  果然,显德帝在想起纪婕妤的身份之后,便不再看她,反而轻声问苏婉道:“婉儿想不想看看纪婕妤的跳舞?”

  听到显德帝的话,纪婕妤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

  没关系,她找到自己现在不如皇贵妃受宠,等以后再夺回来也就是了。

  苏婉闻言看向显德帝,挑了眉笑道:“陛下,人家纪婕妤是可是征求您的意见呢,您问臣妾做什么?”

  显德帝也笑着说道:“婉儿若是想看的话,朕就让她表演,婉儿若是不想看,那就算了。”

  纪婕妤听到这话,心里十分难堪,脸上感到火辣辣的,笑意也有些保持不住了。

  陛下这是把她当那些下贱的舞姬,供皇贵妃取乐吗?

  苏婉看了一眼,垂着头看不清表情的纪婕妤,又收回视线,轻笑一声,貌似犹豫地说道:“陛下,纪婕妤可是您的嫔妃,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可是她自己要求的。就算她没有主动要求,难道朕的皇贵妃想要看个舞,她还敢推三阻四不成?你说是不是,纪婕妤?”显德帝毫不在意地说道,一边说,一边看向纪婕妤,语气有些不善。

  纪婕妤此刻又怎么敢说不是,她是了解陛下的性子的,他既然这么说,就是没有给她反驳的余地,因此,她只能强忍着心酸和愤恨,恭敬地说道:“陛下说的是,若是皇贵妃姐姐想要看嫔妾跳舞,嫔妾自然不敢不从。”

  不敢二字,已经表明了她的不情愿。

  但苏婉又怎么会在意她情不情愿呢?既然她头一个撞上来,那就别怪她杀鸡儆猴,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了。否则,就实在太对不起这个送上门来的大好机会,也太对不起纪婕妤的一番卖力勾引了。

  因此,苏婉笑道:“既如此,那就烦请妹妹献舞一曲了,也好让我们都开开眼界。”

  纪婕妤虽然达成了目的,但却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心中极为憋屈,也只能忍着说道:“是,请恕嫔妾先行告退,换套合适的衣服。”

  说着,便直起身退下来。

  纪婕妤走了,众人也不会干等着她,又点了一出戏,大家继续看戏。

  只是在经过纪婕妤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不长眼的上前勾引了,苏婉对这种情况很满意。

  螃蟹终究没有再吃。虽然太医说,她现在的情况可以吃一点螃蟹尝尝鲜,但是不能多吃,毕竟是性寒的东西,吃多了对孕妇没好处,何况梁宏也盯得紧,不允许他多吃。

  用完螃蟹,还要喝上一碗苏叶汤,再用苏叶汤洗洗手,这是定例。

  苏叶汤性温,发表,散寒,理气,和营。可治风寒,恶寒发热,咳嗽气喘,胎动不安等,并能解鱼蟹毒。

  没螃蟹吃,就吃月饼、糕点和瓜果,同样都十分美味。

  一出戏演完,纪婕妤也已经换了衣服回来了。

  随着悦耳的奏乐响起,就见纪婕妤已经上了戏台,她身穿了一袭白色牡丹烟罗软纱上衫,下面是一袭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腰身收紧,更显得纤腰不盈一握。她身姿婀娜,眼神动人。

  她的舞姿灵动而飘逸,轻歌曼舞,摇曳生姿,一颦一笑都让人心旷神怡,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跳舞的同时,她的眼神,一直都盯着显德帝,每一个笑容,每一丝柔情,似乎都是因他而生,她虽然是跳给众人看,但她的眼里和心里,似乎就只有皇上一个人。

  苏婉看了一会儿,就凑到显德帝耳边轻声说道:“怪不得陛下以前最宠爱她,看了纪婕妤的舞姿,竟是连我这个女人看了都心动呢!”

  显德帝一听就知道苏婉醋了,也收回目光,握住苏婉的手,笑道:“这算什么好的?比她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