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脱险?(1/2)

加入书签

  楚国夫人被掳走了。

  这个消息,迅速遍了整个京城,压都压不住。

  圣上雷霆震怒,派锦衣卫指挥使傅黎,即刻出京搜寻。遍布在全国的锦衣卫所,迅速速行动了起来。

  不只是锦衣卫,各地官府还有各地卫所,除了必须留守,不得离岗之人,其他人都要全力协助锦衣卫搜查找人,甚至,还派地方兵力,捣毁了好几个白莲教的巢穴以及各地白莲教庵堂,全力抓捕所有白莲教逆贼,白莲教可谓是损失惨重。

  谁也没想到,陛下竟然会如此大动干戈,楚国夫人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甚至有人猜测,若非朝中事多,又有水患,朝中必须有皇上坐镇,否则,陛下早就离京出去找人了。

  但是,对于楚国夫人是否能平安救出一事,大部分人都对此保持怀疑,更别说,楚国夫人还怀着身孕,就算救回来了,孩子也未必能保住。说不定还会名声受损,被陛下嫌弃,可以说,所有人都不看好楚国夫人的未来。

  对于楚国夫人被掳一事,最高兴的莫过于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了,几乎是欢欣鼓舞,恨不得立即庆祝一番。

  她们甚至觉得老天有眼,才替她们除去了这么一个祸害。

  原本以为此生都要活在楚国夫人的阴影之下,没想到,她竟然被人给掳走了,此刻她们甚至都有点感激白莲教。

  就连宁皇后,都多吃了半碗饭。

  高嬷嬷也十分高兴,对宁皇后说道:“娘娘,您才是一国之母,老天爷还是站在您一边的。”

  宁皇后满意点头笑道:“本宫知道,不是谁都那么好运,被天眷顾的。”

  她就不相信,楚国夫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顺利脱险。

  只是,想到显德帝为了救出楚国夫人,如此大动干戈,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暗骂了一声红颜祸水。

  她沉吟了一下,说道:“陛下此刻心里必定极为担忧楚国夫人,本宫还是得约束一下后宫诸妃,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免得她们得意忘形,被陛下迁怒。”

  宁皇后的担忧是对的,尽管苏婉被抓走的第二天,在后妃们前来请安时,她就严厉警告过了诸妃,让她们暂且忍耐,不要去招惹陛下。但还是有几个年轻嫔妃,仗着貌美,不听劝告,再加上有心人的撺掇,还是忍不住去勾引陛下,妄图占据先机,一举翻身成为宠妃。

  原本众人以为,陛下就算迁怒,也只是让她们禁足,最重也不过是打入冷宫罢了,谁知道,皇上竟是当场下令将她们杖毙,毫不留情。此举,才总算让蠢蠢欲动的嫔妃们消停下来,再也不敢贸然招惹陛下了。

  没有宠爱不要紧,若是连命都没了,那可就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勤政殿,后殿寝宫。

  天色已经很晚了,显德帝却依旧没有入睡,他怔怔地看着手中一卷纸张发呆,半晌没动。

  杨永见状,终究忍不住上前提醒道:“陛下,天色黑了,该入睡了,明天还要上朝呢。”

  显德帝的眼睛才微微动了一下,身形却没动,只是问道:“有夫人的消息了吗?”

  杨永不由微微低下了头,轻声回道:“陛下,暂时还没有楚国夫人的消息,但是,奴婢相信,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又有陛下龙威庇佑,必定会化险为夷的。”

  此时,距离楚国夫人被掳走,已经两天了,但是,楚国夫人却仿佛是人间蒸发一般,根本没有查到任何消息。

  杨永其实对自己说的话也不相信,他也认为,楚国夫人怕是凶多吉少,但此刻,这话绝对不能说的。

  “但愿如此。”显德帝也知道杨勇只是在安慰自己,但他心里的担忧和焦虑不曾减少半分,因为只要一想到,婉儿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心里就升起一种想要嗜血杀人的,怎么都制止不住。

  那些还凑上来的嫔妃,根本就是自己往刀口上撞。

  显德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升起的戾气,问道:“防疫手册都刊印好了吗?”

  杨永也松了一口气,说道:“已经刊印了不少,北直隶的各府县已经发下去了,除此之外,还抄成了榜文,印刷了许多,在各处张贴,每天命令识字的人宣读。”

  不等显德帝再问,杨永又继续道:“就连夫人拿出来的三个治疫良方,也已经紧急让制药局进行配制了。太医院的太医们也说夫人并未夸大其词,的确是急救良方,很是称赞了夫人一番,对夫人大为敬佩呢!”

  陛下亲自下令,甚至还十分关注进度,又有哪个敢偷懒?

  “很好。”听到这里,显德帝略显欣慰,眉头微微舒展,他不会让婉儿的心血白费。

  只是,想到苏婉现在的处境,又不免心里抽痛,神色落寞,对白莲教的逆贼更加恨了一层。

  “杨永,想办法通知白莲教,只要他们能保证楚国夫人的安全,朕就释放吕氏,和被抓起来的白莲教逆贼,若是白莲教敢伤夫人一根手指头,朕立即下令杀了这些人。不但如此,朕还会派重兵,捣毁白莲教所有巢穴和庵堂,让他们好自为之。”

  “是,陛下!”杨永恭敬的说道,陛下终于要动真格了。

  其实,杨永心里也有些佩服楚国夫人了。

  一开始,他对楚国夫人礼遇有加,甚至巴结奉承,都是因为陛下宠爱她的缘故。只要她一失宠,他对她的态度肯定会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除了看出来出楚国夫人在陛下心中位置的确不同之外,还因为她做下的这些事情,的确让人心生敬佩。

  有哪个宠妃会像她一样,如此注重民生,忧国忧民,做出如此多利民利国的好事来?就是有,目的也是为了给自己和家族,谋取私利罢了。

  之前建立的育婴堂,是楚国夫人提出来的,又捐赠银子,这的确是她的一片好心。可惜,却被宁皇后瓜分走了大半名声。甚至直到现在,北直隶绝大多数的人,依旧认为是皇后提议建立的育婴堂,对她感激有加。

  若是换了别人,怕是早就气得撒手不管了。可出楚国夫人呢,却依旧隔三差五地就派人去查看,甚至她自己也经常去,而且还都是悄悄的去,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每次都经常送一些衣服、食物、玩具过去,就算怀孕了,也没忘派人过去,因为她是真得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上。

  以前的白药方子也就罢了,毕竟,楚国夫人的确是因此得到了很多好处,可是,这一次的治疗瘟疫的方子,重要性比起白药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却就这么直接地交到了陛下手上。

  小时候,杨永的父母就是得了瘟疫死的,他后来被家里的叔叔卖进了宫,做了阉人。

  若是,楚国夫人早生几十年,也拿出这样的方子来,说不定他的父母就不会死。

  尽管如此,杨永依旧对她心生敬意,也是第一次觉得,楚国夫人的确是值得陛下如此宠爱,也值得陛下为她这么做。

  杨永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真心佩服那些真正为国为民之人。

  若是有一天,楚国夫人真得失宠,他也不介意帮她一把。不过,他想,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离京城百里开外的一处普通的村落里,因为这里的人大多数姓王,就叫做小王村,其实,紧挨着还有一个大王村。这里,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十分安逸,虽然离京师算不上太远,但是,对这些普通村民来说,京师依旧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他们去的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十几里外的县城而已,但也只是少数而已,绝大多数人,连县城都没去过,更别说去府城了。

  最近的小王村,却是有些萧条,因为受到多日暴雨的影响,屋舍和田地都被淹没了许多,牲畜亦是死了不少,还有不少人流离失所,所幸,朝廷做出了紧急措施,那些流离失所之人,去了县里的养济院,开仓放粮,施粥救济百姓,百姓的日子也过得下去,更别说,官府还免了这一季的赋税。

  小王村最东头,住着一户人家,却是姓宋,几十年前来的时候,一穷二白,连房子都盖不起,如今,却是崭新的青砖瓦房,而且还是两进院,富裕绝对算得上是村里的头一份,就连里正家的家底都不及他们。谁让人家宋老头有三个能干的儿子,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呢!

  老大在县城里开了两间铺子,老二是个木匠,手底下还有好几个学徒,县城里很多大户人家都高价请他上门做工,老三不知从哪里学了一身武艺,经常外出走镖,虽然是刀头舔血,但挣得可真不少,更别说,他们家里还有几百亩的田地。

  而他们家的小女儿,如今,不过刚刚及笄,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十里八乡都出名,如今也定了亲,男方是县城里也是大户人家,历代经商,虽然不能科举入仕,但却也县太爷家里的座上宾,据说家里的钱多得数都数不完,嫁给这样的人家,一辈子都掉进福窝里了,因为三个儿子经常不在家,还给花钱给老宋头请了丫头、婆子伺候,如何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这次的的暴雨,老宋家虽然也被淹了田地,但是,其他的却没有损失多少,何况人家家里还有很多存粮。

  老宋家的老大和老二都已经娶了亲,老大媳妇在县城里住着,老二媳妇在家照顾两老。只有老三,年近三十,却还没寻上媳妇。

  但是,前两天,宋家老三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了一个年轻媳妇,据说还怀孕了,据说宋老三很是喜欢,还特意请了婆子丫头专门伺候,这引起了整个小王村的好奇,忍不住登门瞧一瞧这个小媳妇。

  但是,看了之后,却是大失所望。

  因为这个小媳妇,长相倒是还不错,只是一脸蜡黄,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哑巴,只凭这一点,任凭她是个天仙,美貌也得大打折扣。

  众人满足了好奇心之后,也就不太关注了,只是,话里话外,十分羡慕她的好命,竟然能嫁到宋家去。

  真不知道,宋家老三看上她什么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把自己家的女儿嫁给宋老三呢,他虽然年纪大了点,又是刀头舔血,但毕竟会赚钱,也会疼人,可惜,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宋家,西厢房。

  苏婉坐在靠窗的一张椅子上,透过纱窗,看着外面怔怔地发呆。

  此时的苏婉,脸上不知道被涂了什么东西,看起来有些蜡黄,其实五官并没有改变多少,而且就是洗也洗不掉,似乎只能用一种特殊的药水洗掉,苏婉也就不白费力气了,如今的样貌,其实也很安全。

  当然,她是可以说话的,这时候,来人的时候,孙婆子会用针封了她的哑穴罢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解开

  也不会伤害她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穿半旧蓝布衣裳,头戴一支银簪的老妇人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白米粥,里面放了几颗红枣。

  这个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掳走她的那个人之一。

  苏婉原以为她跟那个壮汉是母子,后来才发现不是。对外的说法,这个老妇人是宋老三请来照顾她的婆子,都叫她孙婆子。

  宋老三,就是当天那个壮汉。

  然而,苏婉却发现,这个孙婆子才是主导人,只要她说的话,宋老三基本不会反驳,她在白莲教的地位,似乎不低。

  孙婆子长得有些瘦小,做事说话都很利落,脸上时常带着笑意,但是,她的眼睛却和锐利,只是因为经常眯着,所以看不大出来罢了。

  她走到苏婉面前,将红枣粥递给,笑眯眯地说道:“夫人喝点粥吧!乡下地方,没什么好东西,望夫人不要不要嫌弃才是。”

  苏婉接过接过粥来,道了声谢,说道:“现在哪里还轮得到我来嫌弃?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苏婉不是不能吃苦的人,也不会嫌这嫌那怠慢自己的身体,因此,只要食物没问题,苏婉并不挑拣。她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何况,她就是反对,他们也不会纵容自己,最后,难堪的只会是她自己。

  这一点不用试探,她就很清楚。

  而且,孙婆子他们似乎有顾忌,不敢太过怠慢她,苏婉倒也没受太多苦。

  见苏婉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孙婆子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她就是喜欢识时务之人。

  原本以为楚国夫人养尊处优惯了,又一直被皇帝如此宠爱,肯定没有办法吃苦,没想到,她被抓后,竟也不哭不闹,老老实实的,就识食物比较粗糙,她也能吃的下去,不知省了他们多少事。

  只是,想起折损的那些人手,孙婆子虽忍不住心痛叹息,却还是无法迁怒苏婉。

  孙婆子见苏婉吃完之后,收回了碗,正要说话,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道:“三嫂,我进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到一名长相俏丽的少女,推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脸色略显黝黑的丫头。

  少女穿着葱绿色小袄,浅白色褶裙,头上带着金钗,金簪,还有一朵粉红绢花,耳朵上一对珍珠耳坠,手上带着一对金手镯,这一身打扮,在京城里自然不算什么,甚至连苏婉府上的丫头,都穿戴的比她好,但是,在村子里,论起精致和贵重,却是头一份了。

  这位姑娘,正是宋家的老来女,宋家小姐宋小蝶。

  “小姐来了。”孙婆子见状,微微向她欠了欠身。

  宋小蝶却一个眼神也没递给她,只看了看她手中的空碗,笑道:“三哥对三嫂可真好,什么好东西都给三嫂留着,我这个妹妹都要靠后了。”

  苏婉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倒是孙婆子道:“小姐多心了,三爷自然是最疼爱你的。三太太怀了身孕,才会让我多照顾一些,何况,只是一点子白粥罢了,小姐应该也不稀罕。”

  宋小蝶闻言倒是看了孙婆子,挑眉略显得意地说道:“你这个婆子倒是会说话。不过,你说的对,我的确是看不上这点东西,我那里的燕窝还没有吃完呢!那可是三哥上次特意带回来给我的。”

  顿了顿,宋小蝶又挑剔地看了苏婉一眼,说道:“真不知道三哥到底看上你什么了,我还以为三哥眼光高,至少也会娶个大家小姐回来呢!就算不是大家闺秀,也该长得花容月貌,没想到……”

  “小姐,说不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呢!”孙婆子打断了宋小蝶的话,笑着说道。

  这宋家,只有宋老头夫妇,还有他的三个儿子是白莲教徒,宋老三则是已经在教中担任职位了,其他人都是普通教徒,宋小蝶却不在其中,一直被瞒在鼓里,并不知道苏婉的身份,因此,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