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拜访(1/2)

加入书签

  来者正是昌武侯霍渊。

  霍渊散值回来之后,听到孩子没了,连衣服都没换就赶了过来,哪知道一过来就听到了王姨娘对太夫人说的这番话,脸刷的一下黑如锅底。现在见到她又状若癫地给自己磕头,让自己去找小苏氏报仇,心中的怒火几乎要突破天际,额头上青筋直跳——

  亏她怎么说得出口?

  若非当初她故意挑事,小苏氏又怎么会被赶到庄子上去?以至于发生这么多无法挽回的事情,让他永远失去了她,早知如此,他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把苏婉送到庄子上去的,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她们妥协。

  这件事他是有错,可是,王姨娘才是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

  因为这件事,他一直对王姨娘心存芥蒂,若非看在她为自己生了一双儿女,又身怀有孕的份上,他早就处置她了,没想到她直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孩子没了,竟然还怪到了苏婉身上,真是让他忍无可忍。

  霍渊背在身后的手,握紧又松开,最后又紧紧地握了起来,他微微闭了闭眼睛,好容易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这才冷冷说道:“王姨娘,我看你是疯了,小苏氏已经死了,她怎么害死你的孩子?你可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听到霍渊冰冷而有不善的话语,王姨娘额头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她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霍渊,伸手拉着他的衣服,哽咽着说道:“侯爷,小苏氏不守妇道,背弃侯爷,如今又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侯爷直到现在还护着她?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凭什么还能好好地活在这世上?享尽荣华富贵,像她这样的女人,就活该被浸猪笼,被万人唾弃……”

  “你住口!”王姨娘这番话,就仿佛一柄利剑一般,狠狠地刺穿了他心脏外面的那一层层的保护壳,将他的心刺得鲜血淋漓,潮水般的痛楚和悔恨,几乎将他淹没。

  霍渊狠狠甩开了王姨娘抓在自己身上的手,呼吸急促地喘息了几声,这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他看向王姨娘的眼神,却依旧阴沉地想要杀人,他冷冷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王姨娘说道:“我说过了,小苏氏已经死了,这世上早就没有小苏氏了,若是再让我听到有人这种话,别怪本侯手下不留情。”

  “不,侯爷——”王姨娘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又爬了过去,仰头看着霍渊哭道:“侯爷,我们的儿子死了,难道你就不管了吗?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们的儿子吗?你……啊——”

  没等王姨娘说完,就被霍渊一脚踢开了,王姨娘狼狈地趴在了地上,她惊恐地抬起头来,却看到了霍渊面无表情的脸,到了嘴边哭嚎声一下子就被吓了回去,因为被刺激而失去的理智,也开始慢慢回笼,心里顿时惊惧无比,惶恐无助之下,只能地向王太夫人求救。

  王太夫人心里虽然也在气王姨娘,不管不顾的大吵大闹,给霍家招揽祸患,但她到底还是她的亲侄女,又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一时失态也是情有可原,尤其是见到霍渊为了那个小苏氏,如此对待王姨娘的时候,顿时就感到心里不平衡了,说道:“侯爷,你这是做什么?王姨娘这还在月子中呢,又刚失去了孩子,受到了刺激,方寸大乱,这才说错了话,值得你对她下如此重手吗?”

  以前,霍渊对王太夫人的话,不说听事事遵从,但是,也会遵守个七八分,听到她的劝,可能就偃旗息鼓,放过王姨娘了。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他早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已经不想一错再错了。他现在听进去她的话就已经不错了。

  “母亲,此事全部都是由王姨娘引起的,若非是她,小苏氏如今还好好地待在侯府里,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我们侯府更不会落到这种地步。母亲口口声声以昌武侯府为重,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王姨娘。如今,她又说出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来,若是我真按照她的话做了,我们昌武府会有什么下场,我想母亲心里清楚。即便如此,你还在护着她,莫非在母亲心里,这王姨娘比我们整个侯府都要重要?果然,对母亲来说,你们王家人才是一家人。”

  王太夫人听了这话,脸色顿时煞白无比,刚想要解释,却听霍渊又道:“母亲不必再说了,因为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她了。”

  “侯爷……我再也乱说了,您饶过我这次吧……妾身真是再也不敢了……您也不想看到芮姐儿和钰哥儿没了亲娘吧……”

  王姨娘见势不妙,立即又想霍渊叩头求饶,甚至还搬出了自己那双龙凤胎的儿女,好让霍渊心软。

  王姨娘真得后悔了,怪只怪当时她受到的刺激过大,再加上自从小苏氏封了楚国夫人以来,就担惊受怕,焦虑不安,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直到幼子死了,压抑的情绪才统统爆发出来,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哪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的口不择言,异想天开的想要找苏婉报仇,就彻底激怒了霍渊,早知如此,她就是憋屈死,也不会爆发出来的,就算她想要报仇,也不该在这时候去刺激侯爷,她现在只求侯爷,看在她伺候他十多年,又为他生了一双儿女的份上,饶过她这次。

  可惜,王姨娘注定要失望了。

  “饶了你?那谁来饶过我们霍家?”霍渊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等她继续求饶,霍渊又道:“不过,你毕竟为我生下了一双儿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也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从今天起,你就去府里的七草庵去住吧,我可以允许钰哥儿和芮姐儿每月去探望你,只是你以后就在那里终老吧,永远都不要再出来了。”

  对外就说她疯了,免得再出来胡言乱语。

  王姨娘闻言,顿时呆若木鸡,一脸死灰。

  侯爷这是要软禁她了,而且,还是软禁在七草庵里。

  七草庵,虽然也在侯府,却是西北角一个废弃的院落,几十年前,曾经软禁过霍府一个出了大丑的小姐,为避免连累府上的名声,那位小姐便被强迫在里面带发修行,最后,那小姐还在里面吊死了,从那之后,院子就一直锁着,如今怕是早就破败不堪了。

  王姨娘虽然家道中落,可是来到侯府后,用的、吃的都是最好的,从来没有受过什么苦,尤其是大苏氏死了之后,她有管了家,生活更加奢侈了,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吃得了哭,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若是她被关进去,怕是用不了几年就要真疯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被关起来,王姨娘想到这里,立即就哭着去求太夫人。

  “老太太,您快替我向侯爷求求情,侯爷那么孝顺,一定会听您的话的,我若是被关了起来,谁照顾钰哥儿他们,谁来主持中馈?老太太……”王姨娘哭得涕泪横流,此时,她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其他妾室见状,不免也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也都跪下来向霍渊求情。

  “侯爷,求侯爷饶了王姨娘这次吧?”

  只有二太太洪氏和三太太陶氏作壁上观。

  可惜,霍渊早已经铁了心,决定了的事情,根本不会改变。

  陶氏更是火上浇油地说道:“我管家管得好好的,主持中馈一事,就不用王姨娘担心了。”

  王太夫人见状,知道自己再劝也无用,轻叹一声,扶着丫头的走了,背影十分凄凉,老态也越发明显了。

  太夫人走了之后,霍渊打量了一番早已经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