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入宫(1/2)

加入书签

  &35498;網om

  别安岐阳,连着元非锦都有些惊讶。

  “表少爷,还不去”声催促着。

  他我一眼,嘱咐着:“回营帐去。”略微迟疑着,才抬步朝前走去。

  元芷楹紧张地跑着跟上去。

  元非锦又开始起了风凉话:“你,是不是让谁瞧了去,告诉了皇上了哎,安岐阳这回可有苦头吃了,可怜啊。”

  我瞪他一眼,咬牙道:“若真是这样,那奴婢也会告诉皇上,您还牵过奴婢的手,还强迫奴婢帮您更衣呢!到时候你们两个,谁更可怜一点。”元承灏突然传安岐阳过去,谁知道是不是元非锦搞的鬼

  “宫……阿袖!”他指着我,气得发抖。

  我忍不住笑出来:“谁叫宫阿袖!”

  他咬着牙:“忘了你的名字,你也有意见我警告你啊,你若是敢乱我……”

  我径直转了身:“警告没用。”

  “阿袖!”他追上来。

  我没有停下步子,只道:“那便劳烦王爷在皇上面前帮着表少爷话。”我其实并不知道元承灏传安岐阳是为何,只盼着不要出事才。

  身后之人有些愤恨,碎碎地骂着,听起来可真憋屈。

  远远地,瞧见常公公急急跑来的样子,朝元非锦道:“哎哟我的王爷,您怎么又出来了您是嫌两百遍经书抄得不够么”

  元非锦的脸红得跟个苹果一样。来方才在河边的事,元承灏又罚过他了,亏得我,还想让他过皇上的营帐去给安岐阳求情。如此来,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在此刻前去。

  常公公上前来,朝我了一眼,忙又低头:“王爷,您还不回么”

  他窘迫极了,咬着牙道:“常公公,你不话会死啊!”他骂着,又嘟囔着,“皇上也真是的,我都大了,还拿时候先生责罚我们的事情来办我!”

  “呵,来你是嫌朕罚得轻了。”男子的声音自我们身后骤然响起。

  我吃了一惊,忙转了身,瞧见他负手站于一处,直直地着我们。我悄然忙扫视了一遍他的周围,没有瞧见安岐阳,他只一个人,谁都没有带。

  我依旧是惊讶的,端端的,他怎的来了这里

  “皇上。”元非锦明显吓了一跳。

  元承灏抬步过来,只低声道:“回去。”两个字,并不再。他的目光掠过我的脸庞,缓缓地,沉浸在我的眼眸之中。

  我被他得有些胆颤,本能地退了半步,他的大手突然伸过来,揽上我的腰。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他已然将我拖进营帐之中,云眉吓得忙跪下行礼。

  “都退下。”他淡淡地着。

  “皇上怎的来了”抬眸瞧着他,略微动了动身子,发现他没有要松开的样子。

  他反问着:“朕为何不能来”

  “不是……”在得知我不是宫倾月的时候,他明明怒得离去的,此刻,又突然来了,真真奇怪啊。

  他的大手依旧贴于我的腰际,掌心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衫渗入我的身体,从没有一个男子离得我这么近,脸颊似火一般的烧起来。他略微又扣紧了一些,突然低语着:“不盈一握啊,可也随着你姐姐一起学过舞”

  我吃了一惊,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般问。有些茫然地点了头。我的身体,因为长年练舞的关系,已经柔软无骨。那么,是因为他缜密的心思,还是……

  我错愕地对上他的眸子,急着问:“表少爷跟您了什么”我才想起,他方才传了安岐阳过去话的。

  略微一怔,他才开口:“安岐阳求朕放了你,他既然朕已经知道跳那《凌波》的人不是你,不如便算了。可是你该知道,朕亲自下了口谕,要宫家姐入宫。”

  我松了口气,来安岐阳什么都没有。而元承灏的话,不过是在告诉我,他不会放了我的,否则他的面子往哪里搁去

  “朕只想知道,你,可也会《凌波》”他瞧着我问。

  我心下一震,凝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咬着唇开口:“不会。”其实,不是不会,是日后,再也跳不出来了。所以,不如,不会。

  就让他以为会跳那舞的,只是宫倾月,只是姐姐。

  他着我的目光染起了一层朦胧,我迟疑着,终是问:“您为何这么在意《凌波》”

  “朕在意的,是会跳《凌波》的人。”这句话的时候,那揽着我的手到底松了开去。

  而我的心,却在那一刻徒然感到失落。

  在意会跳《凌波》的人,可是这个人,却不是我。

  他不知会跳的其实是我,他不知他在意的人其实根本不是会跳《凌波》的人……

  我其实想问,元承灏,你到底,在在意什么

  他瞧着我,忽然淡淡一笑,低声问:“讨厌朕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