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江山谁主(89)(1/2)

加入书签

  &35498;網om

  我也有些后怕,摔了下来,那只扭伤了脚是万幸了。抬眸,向一侧的柏侯煜,他的脸色亦不,我知道芷楹郡主是与他在一起的。

  行至外头,才见隋太医上前道:“臣给柏侯殿下。”

  我这才瞧见他衣袍上还沾着泥土,浑身上下都有。我能想象他瞧见芷楹郡主摔下马去奋不顾身的样子。元承灏已经上前:“二王子也伤着了”

  柏侯煜却摇头:“我没事,劳皇上挂心了。”

  元承灏依旧让隋太医给他了,他是也担心柏侯煜会出事。

  “皇上,先喝口水。”常公公上前来。

  瞧着,他的脸色不是很,来马场还出这样的事,自然高兴不起来。

  接过常公公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开口道:“叫姚妃和帝姬回来。”

  常公公忙应了声下去。

  杨将军上前来,低声道:“皇上,末将检查过了,郡主骑的马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那么便是芷楹郡主不慎踩了空。我听了,倒是松了口气,如果真的只是意外,那也便没什么事了。在,芷楹郡主也没出什么事。

  与他过一侧亭中坐了,等了会儿,还不见姚妃和帝姬回来。他似乎有些坐不住,猛地起了身。

  “皇上。”我跟着他站起来。

  他只一句“等着”,便大步出去。这时,听帝姬的声音传来:“父皇——”

  抬眸,见姚妃带着帝姬回来,她们的身后,跟着保护她们的侍卫。元承灏似是松了口气,大步上前,将帝姬从马背上抱下来,亲亲她的脸道:“和你母妃去哪里了朕还以为玉儿丢了呢。”

  孩子的手摸在他的脸上,笑着道:“父皇,母妃带着玉儿真的跑得比父皇快呢!呵呵,父皇输了哦!”

  姚妃也从马背上下来,他她一眼,又笑:“是么那又如何”

  “父皇输了,明儿来陪玉儿读书!”帝姬一本正经地着。

  他随口应着“”,放下孩子。听姚妃道:“玉儿吵着要跑得远一些,是臣妾思虑不周了,烦皇上差人来找。”

  他低语道:“没什么大事,准备下,回宫。”

  帝姬叫着:“父皇,为何这么早”

  姚妃却拉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话。

  回去的时候,与芷楹郡主同乘一辆马车。

  她终是开口问我:“柏侯殿下没事吧”

  着她,道:“方才郡主怎的就不问问”

  她似是语塞,半晌,才道:“方才,皇上在。”

  轻叹道:“皇上可不管此事的。”她是聪明人,知道元承灏忌讳她与柏侯煜在一起,只是,元承灏已经明确表示放任此事了。

  她这才吃惊了,抬眸着我,皱了眉道:“是么”

  我点头。

  她忽而淡笑一声,终究不再话。

  众人都回了宫,元承灏过了郁宁宫去,我也径直回了馨禾宫。

  隔日,听闻他真的去了储钰宫,来答应了帝姬的事,他还是会做到的。也是呢,帝姬是孩子,他可不能骗孩子的。

  这一日,他留宿在储钰宫。

  翌日清早的时候,过郁宁宫请安,元承灏倒是也来了,笑着与太皇太后着话。有些奇怪,不见贤妃来,她只一开始有孕的时候,才缺席过几日,之后,没事都是每日都来的。

  太皇太后欲差人去问,却见贤妃宫里的菱香急急跑来,哭着道:“皇上,太皇太后,不了,我们娘娘出事了!”

  太皇太后猛地站了起来,元承灏却只皱了眉,我冷冷地着菱香,这一次,又玩什么把戏么

  “那还不宣太医!”太皇太后怒的吼了出来。

  菱香忙道:“已经宣了太医了。”

  元承灏这才起了身,淡声道:“来人,让隋华元过去。”

  原来,他也是不信的。让隋太医去,隋太医不会骗他。

  太皇太后必然是会过慧如宫去的,元承灏到底也去了。几个嫔妃跟着去了,我出门的时候,阿蛮忙上前来:“娘娘要去么”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不知道贤妃这次又想做什么可是因为元承灏昨日留宿储钰宫的事情么那她也太气了。

  如今她有孕在身,不方便侍寝,却是也不想别的人侍寝么

  在馨禾宫坐了会儿,听得外头传来声音。拾得公公匆匆跑进来,急声道:“娘娘,郁宁宫的丝衣姑姑来了,是太皇太后传娘娘过慧如宫去。”

  阿蛮惊愕地了我一眼,我亦是怔住了。

  “娘娘。”丝衣姑姑进门朝我行礼。

  我起了身:“姑姑,到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