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江山谁主(55)(1/2)

加入书签

  &35498;網om

  这会儿倒是突然提及这件事来了,我只道:“臣妾陪郡主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常公公和那二王子。不是使臣么怎的倒是他们的王子亲自来了”

  他我一眼,不着边际地着:“朕的妡儿可真厉害,朕还不曾见过那庐山真面目呢,你倒是先见了。”

  听着,也不像是生气的意思,我轻笑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那蓝色的眼眸不曾见过的。臣妾那衣着打扮,也与我西周的人无异啊。”

  他笑起来,抬手,猝不及防捏了我的脸一把,开口道:“怎会一样漠北的服饰就与西周有着天壤之别,他只是来了西周,入乡随俗罢了。”

  被他的有些窘迫,忽而想起我与柏侯煜的话,换个角度,我对他们北国,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如同,他以为这里不会下雪一样。

  “那,他们那里穿什么”

  他想了想,开口:“朕也不曾去过,不过北国,是个马背上的国家,必然,不能如这里的衣裙一般吧。”他笑着,又转口,“柏侯王,送他的儿子来西周学习学习。”

  我的眸子亮了亮:“学什么”

  “什么都学。”他毫不迟疑地着。

  瘪瘪嘴,这就跟没回答一样。

  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道:“明年玉儿要上学堂的,也让她学学北国的一些东西。”

  呵,他心中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

  “那,他们又给了皇上什么处呢”留下自己的王子在西周可不是来吃吃喝喝的。北国,只是与西周接壤的一个国,自是来吸收西周的强大之处的。

  元承灏连眸子都笑了:“一百匹汗血宝马。”

  吸了口气,那柏侯王真真大手笔!怪不得元承灏对北国来的人那么客气。

  “等得了空,朕带你过马场上去遛遛。”他得意地着。

  我皱了眉,这话的,是遛马,还是遛人

  又坐了会儿,他却起了身,我有些吃惊,见他已经抬步出去,大声道:“摆驾慧如宫。”

  动了唇,没有话。

  他要留在馨禾宫,我还以为是真的。他却又大张旗鼓地去了贤妃的宫里。

  “娘娘,今日送皇上来的,是郁宁宫的钱公公。”阿蛮在我耳畔声着,她是在解释,解释元承灏为何会选择走的原因。她以为我不明,会觉得委屈。

  呵,我怎么会不明白

  转身入内,浅笑道:“今夜累了,本宫也该休息了。”

  …………

  隔日,各位王爷们动身离京,元承灏亲自相送了。

  听闻他回来,请了柏侯煜去乾元宫。

  下午的时候,芷楹郡主进宫来了。我也不知她后来又昏睡了久,今日瞧着,脸色依旧不是很。一进来,她便拉着我的手道:“娘娘,昨日岐阳来了,是不是”

  我怔了下,知道她必然会问及此事的。

  “他们都我精神恍惚了,可是昨夜明明是见了的,您和阿蛮也见了,是么”她期待地着我,眼睛红红的,“我还见他捡了我丢了的帕子,是他回来了,就是他回来了。”

  “郡主。”我心疼地着她,摇着头,“你认错人了。”

  她眸中的泪终是流出来,我知道,其实她心里亦是清楚的。她只是想从我的口中寻求些许的安慰。可我不能骗她,我不能给她那些莫须有的希望。那,才是害了她。

  留她在宫里用了晚膳,我要送她出去,她却不必。

  我也不强求,只嘱咐了寻枝照顾她。自始至终,她都不曾闻昨日瞧见的那人是谁。她不问,我也不提。

  歪在塌上翻着书,听得外头是姚妃来了。有些吃惊,此刻也不早了,姚妃突然来,莫不是有什么事情搁下了手中的书,见她已经送来萱儿的手上前来。

  忙起了身,她的眼睛红肿着,像是哭过。

  “姐姐发生了何事”这样的姚妃,倒是叫我吃惊了。

  拉她过塌上坐了,她握紧了我的手开口:“妹妹可知北国来了人”

  我怔了下,此事我自然是知道的。便点了头。

  她又道:“是想与西周交的,还特意让他们的二王子来了。”

  这事,我也知道。

  “姐姐到底怎么了”这些,又与她什么相干

  她咬着唇开口:“柏侯王希望与西周结为姻亲,是希望皇上给帝姬赐婚。”

  我惊得几乎跳起来,姝玉帝姬才大啊!

  “姐姐听谁的”

  “宫里头,到处都在此事,还,太皇太后应了。”她呜咽地哭起来。

  吃惊地着她,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