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大结局下(1/2)

加入书签

  218

  凤清歌以为撵走了那帮人就没事了,可是她想错了,他们故意让一名医生急匆匆的来找她并且告诉她龙擎天情况不不稳定出现危险,就是为了将她引过去。

  对方已经了对付凤清歌这样的人,感情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天知道她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都煞白了,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直接跟了过去,直到她到了icu病房,看到龙擎苍的生命指标各个都显示正常,她才意识到她上当了!

  该死!凤清歌胸腔之内奔腾着怒火,旋风一般的冲到停尸间,可是,那里,已经是空空如也,爷爷的尸体不见了,梅招娣的尸体也没有了,就连叶天,也不见了。

  爷爷和叶天是凤清歌最亲的亲人,现在他们都不见了,凤清歌觉得,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之前不管遭遇种种,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在黑鲨岛,她没有哭过,在原始丛林,她没有哭过,在病毒研究所,她也没有哭过,可是这会儿,她的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顺着她的脸颊,冰冷的滑落,她将头埋在膝盖之间,在这阴暗潮湿的停尸间,放声嚎嚎大哭了起来。

  她究竟是为何而来?

  她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不,她不应该流泪的,凤清歌打了一个机灵,对方就是想用自己最亲的人来伤害自己,如果现在自己就知道躲在这里哭,不是刚好顺了对方的意吗?

  从自己刚才离开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而且他们还带着三个人,一定走不远!

  被泪水洗涤过的瞳眸清澈如至纯的水晶一般,擦干眼泪,凤清歌沿着楼梯冲上了天台。

  站在高处,凤清歌将宝瞳打开至极限,四周搜索,目测,她的视线所能达到的范围可以覆盖方圆几公里,夜风,呼啸而吹动,翻卷过她的风衣,因为太过用力,瞳孔放大,以至于孔腔之内逐渐盈血,月光之下,竟是一双骇人的血眸。

  “就是它了!”凤清歌的目光锁定在一辆黑色面包车上,几乎想都没有多想,她张开双臂,在几十米的天台俯冲而下,利用灵魂力控制身体,她的身体就像是插上了翅膀的滑翔机穿梭在楼宇之间,在夜色之中划开稀薄的空气形成一道强有力的气流,然后重重的落在了车顶。

  感觉到车顶一震,车内正在握着方向盘的黑影嘴角上翘,形成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

  凤清歌单手撑在车顶上,稳住刚刚落下的身体,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然后她就没有任何迟疑的,使出所有灵魂力,用双手撕开车顶的铁皮。

  一个力道使下去,车顶还是完好无损,凤清歌眉头紧锁,看来对方为了不让她得逞也算是费尽心机,竟然整个周身都采用的是这种超合金的材料,不过,以为这样就能难住她了吗?

  车速越来越快,迎面吹来的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的疼,凤清歌一个利落的翻身,身体往后一仰,既然车身坚固的很难破坏,那么,那么就破坏它的轮胎,饮血一刀刺下去,刺耳的尖锐刹车摩擦地面的声音,车子在路面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凤清歌松手,眼见着车子要侧翻,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拖住车身,沉重的车身一下子压了下来,她单膝跪在了地上。

  感觉到骨关节传来的疼痛,凤清歌使出最后一口气放下车子,爷爷和叶天都还在里面,所以这车子不能有事。

  此时的凤清歌已经是伤痕累累,刚才不觉有什么,这会儿感觉浑身四肢百骸的所有关节都在叫嚣着疼痛,她喘着粗气,目光依然带着刀锋般的寒芒凝视着停在马路中央的车子,车轮与地面的巨大摩擦在地面上留下了数道痕迹,夜风吹来,呼呼作响,凤清歌的黑发在夜色之中迎风飞舞。

  坐在车内的中年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当分针指向那个位置,他轻笑一声,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在他走下来的那一瞬间,嘴角扬起了胜利者的笑容,“凤清歌,你输了!”

  凤清歌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在慢慢凝固,手脚俱是冰凉,她中计了?

  也不知道男人是用了什么办法,车门朝着凤清歌缓缓打开了,里面是空荡荡的一片……

  这个结果,是凤清歌没有想到的,她一向自认为自己够冷静够聪明,在任何危险环境下都能冷静的分析整件事情,可是到现在,她才发现她现在已经是彻头彻尾被人给牵着鼻子走了!

  双臂无力的垂下,凤清歌不得不承认,她输了,的确是输了,在这个游戏中,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去制定游戏规则,很显然,现在这个游戏对她而言,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的全力了。

  冷,这一刻,凤清歌觉得好冷!

  胸腔内血液好像是瞬间倒流,顺着喉管而上,

  这个结果,是凤清歌也没有想到的!“扑嗤!”一口艳红的血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她的身体摇晃了几下。

  就像是一阵风,中年男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凤清歌给掐住了喉咙,尖锐的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他能够感觉到皮肤被撕裂的剧痛,这种结局是他意料之中的,领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已然猜到了自己的下场。

  “你们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凤清歌的声音像是从千年寒潭之中挤出的寒冷,那眼神,阴森恐惧如来自地狱的幽灵,而中年男人却是一脸无畏,他什么话都不说,视死如归。

  就凤清歌现在的心情,应该直接将他给掐死,可是,她没有,她缓缓松开了五指的禁锢,用一个听起来异常疲惫的声音说道:“你走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快滚!”

  中年男人的眼中闪过一道错愕,转身,走出去几步,他犹豫的停下了身体,没有掉头,好像是冲着前方的黑暗喃喃自语的说道:“保持你的手机开机状态,很快就会有人跟你联系,你现在对他而言还有利用价值,凤老的尸身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凤清歌松了一口气,步伐趔趄了一下,消失在夜色之中。

  凤清歌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医院的,值班医生和护士看到她的样子都吓了一跳,有人拿着纱布和止血钳走到她身边,被她给推开了,站在icu病房的外面,望着躺在病床上的龙擎苍,凤清歌的脸色冷的骇人。

  她隐约已经猜到了是谁在这幕后策划着一切,伪善的面具之下,竟然掩藏着不可告人的邪恶用心,凤清歌握成拳头的指关节咯吱咯吱的发出脆响。

  在龙擎苍的病房门口凤清歌停留了数分钟,之后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白狼,我命令你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都给我看好龙擎苍还有辰辰,如果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凤清歌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完这一句话,就好像要用尽她体内所有的力气,电话那头,白狼一直沉默着,隔了好久,他才回道:“老大,你放心,我会我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他们!”

  白狼的声音带着哽咽,龙擎苍和辰辰是老大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现在她连他们都不管了,可见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多凶险,“老大,我们都等着你回来!”

  挂完手机,凤清歌甩掉了手机,冷艳的面容之上透着坚决,从这一刻开始,这是她一个人的战役,不需要任何人的协助,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第二天,华夏媒体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身为五大家族之一的雷家,雷咏亮在家中卧室中遇刺,这么重量级的大人物被刺杀,这可是华夏自建国以来,发生的性质最为严重的恶**件,而且这件事情也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社会恐慌,华夏新闻发言人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透过媒体,他义正言辞的指出绝对不会姑息任何恶势力的存在。

  这件事情,华夏高层一定会动用全部力量,彻查到底。

  而就在这样的发布会刚刚召开之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再次传来一个噩耗,西门家也出事了,在国外进行访问的首长刚一下飞机就被人在飞机场给刺杀了,不过这次机场的摄像头拍到了一个影子,一个黑色的影子,性别不知,长相不详,但是国家最高调查科已经就这个影子开展了地毯式的搜查。

  五大家族已经连翻出事,世人都在猜测,下一个会不会就是龙家呢?

  龙家,白雅茹和龙秀娟两个人在龙震天的面前不停的来回走着,从早上到现在,她们说的嘴都快干了,劝说老爷子先出去躲一阵子,可是老爷子就是不同意。

  “你们也白费口舌了,这里就是我的根,我是哪里都不会去的!”龙震天一脸执拗的说道。

  “爸,这外面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你出什么事情,我们可怎么办,龙家怎么办?”

  龙震天一个冷眉扫过去,瞪着龙秀娟,龙秀娟立马就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了,“哼,你到底是真正担心我的安危还是担心我死了之后不能在庇护你们了?”

  龙秀娟面色瞬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通红,低着脑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有时间还不如多去医院看看擎苍,他才是我们龙家的指望,我这老头子都一把老骨头了,不用你们瞎操心!”龙震天说着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独自朝着二楼书房走去。

  漆黑的夜,是夜行者最好的掩饰,一个身影如幽灵般飘到了龙家围墙的外面,站在树下,凤清歌目光望向那一个亮灯的房间,几天光阴,她清瘦了很多,本来就很纤细的裹在黑色风衣之下显得更加瘦弱了。

  这里是最容易进去的地方,可是对凤清歌而言,却是最难的,只因为这里面夹杂着一个擎苍。

  寒风吹得很紧,是不是预示着一场风雪即将到来呢?

  虽然老爷子的脾气倔的跟一头驴似的,说什么都不需要做,但是龙秀娟和白雅茹背着老爷子还是增派了人手,同时还给每名警卫都申请了枪支,携枪警卫在院墙的四周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来回巡逻,电子眼,红外线,防备几乎是滴水不漏,想要混进去,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凤清歌潜伏在草丛中静静等待机会,在那两拨人马擦身而过双方都放松警惕的那个瞬间,凤清歌身形一闪进入到了龙家内部,之前龙擎苍跟她讲过龙家电子眼监控的布置,凤清歌在巧妙的避开之后,进入得到了二楼书房,二楼的警卫明显要比楼下要悉数了很多,但是依然不可小觑,因为这里面的这些人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身手厉害着了。

  隐藏在暗处的凤清歌抬头望了望,按照目前的情况,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实在是有一定的难度。

  凤清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就是这一个叹息,竟然引来了对方的警觉,那人手一招,所有人全部保持戒备,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凤清歌发出喘息的地方。

  “乖孙媳妇,你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头子的啊?”龙震天眉开眼笑,朝着凤清歌招手。

  警卫员门面面相觑,面前这女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杀手,但是老爷子又叫她为孙媳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还干什么?拿枪举着我孙媳妇,想死吗?”龙震天冲着那些警卫生气的吼道。

  警卫员乖乖的收起了配枪,看着老爷子走到凤清歌的身边拉起了她的手,也只能是干瞪眼了。

  “丫头,手这么凉,快进屋喝杯热茶暖暖!”老爷子牵着凤清歌的手朝着书房走去,随后就将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来,来,丫头,你先坐坐,我去给你倒茶!”老爷子指着沙发让凤清歌先坐一会儿,自己则是走向水壶的位置,凤清歌听话的坐在沙发上,柔软的沙发对她而言却又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在她眼中,龙震天的背影变得渐渐模糊了起来,她杀雷咏亮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咋一下,雷咏亮居功自傲,盘踞西北多年贪张枉法的事情做尽,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多一天就是祸害,她杀西门坤的时候,也是心狠的,即便他是西门逸辰的爷爷,可是她知道他之所以认了西门逸辰,一直都想把他培养成傀儡,当年,就是他亲手杀死了逸辰的母亲。

  她给自己找了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因为他们都该死!

  可是,她却找不到任何杀害龙震天的理由,尤其是那段时间对龙震天的调查,越发证明他是一个好人,他执政这么多年的时间,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事情,解决了很多民生问题,而且,因为他为人刚正不阿,彻查了很多贪官,是百姓心目中一位敬仰的政治家,还有,他是擎苍的爷爷,擎苍一直都很尊重和敬佩的长者,这让凤清歌如何能够动手?

  可是如果不杀他,自己的爷爷尸首将会受到侮辱,叶天的小命将会不保,她,没有选择!

  擎苍,对不起,对不起!

  凤清歌在心里呐喊着,无声的流泪,这短短几天的时光,对她而言竟像是有了一个世纪那么一般的漫长。

  “来,喝茶!”龙震天将水杯递到了凤清歌面前,凤清歌抬起视线,望着龙震天,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捧在手掌,暖意,顺着手掌蔓延而下,可是却怎么也进不了她的心里。

  “清歌,爷爷也活够了,早在擎苍奶奶死的时候就想跟着一起去陪老婆子了,可是当时实在是不舍擎苍,那时候他才四五岁的样子,每天最喜欢围在我的身边,小家伙从小就对枪特别感兴趣!”想起往事,龙震天的脸上变得无比的慈祥,灯光打在他的轮廓,凤清歌依稀看到了自己的爷爷,每个孩子都是自家长辈中一块世间最无价的宝贝,而此时老爷子跟她说起擎苍,这不是在她的心上凌迟吗?

  “清歌,最近发生的事情大致我也是清楚的,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不过,不管任何时刻,你都不要忘记了初衷,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历史,也不能倒推时光,华夏能够有今天的繁荣苍盛,那是数代人流血流汗换来的成果,你知道了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凤清歌用力的点着头,此时她的泪水,已经在眼眶之中晕染开来,“噗通”一声,凤清歌跪在老爷子面前。

  “砰!”是一声枪响的声音!

  守在外面的警卫听到枪响声,立马破门而进,龙秀娟和白雅茹也忙从各自的房间跑了过来……

  老爷子倒在血泊之中,凤清歌跪在他的跟前,流出的血,在白色地毯上绽放开艳红妖娆的花朵。

  “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这个杀人凶手!”龙秀娟和白雅茹激动不已的扑向凤清歌,凤清歌提气,将他们屏蔽在外,饮血刀落,她拎着龙震天的头颅,破窗而出,消失在夜色之中。

  当屏蔽去除,众人看到躺在地毯上那无头尸体,龙秀娟和白雅茹一个呼吸不顺,身体向后倒了过去。

  三天之后,龙擎苍醒来,他以为第一眼看到的肯定会是清歌,但是找遍了整个屋子,却没有看到凤清歌的身影,希翼的眸光瞬间变得有些暗淡,他冲着白雅茹问道:“妈,清歌呢?”

  白雅茹已经极力的忍着了,在心里跟自己说道擎苍刚刚醒过来,不要告诉他这个噩耗,不要刺激到他,可是听到他醒来第一个询问的又是那个女人,她隐忍的怒火根本不受任何控制的直接喷了出来,“真不知道我生了你这么一个蠢儿子,那个女人是给你吃了什么**药,迷的你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你知不知道,她,她,她……”

  白雅茹捂着嘴巴忍不住的泣不成声,龙擎苍蹙着眉头,视线转向龙秀娟,同样是双眼肿的跟核桃似的,“二姑,发生什么事情了?”

  龙擎苍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沉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龙秀娟还是比较冷静,她对着龙擎苍平静的说道:“她杀了雷老,西门老,还有爷爷,同时还割去了他们的头颅,现在,她是全国通缉犯!”

  龙秀娟一口气说完了,顿时觉得胸腔内舒坦了很多,这几天,她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擎苍能够早点醒过来,雷家已经动手了,西门家人丁凋败,而且听说西门逸辰那个小子本来就和凤清歌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他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