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耍赖,寻母(1/2)

加入书签

  水玲珑听完多公公的禀报,便要去找荀奕,天色渐暗,温度骤降,他出门时只穿着一件不薄不厚的锦服,回来难免受冻,水玲珑担忧不已。

  诸葛钰穿好衣裳,皱眉道:“天冷,你留在毡房等消息,我去找他。”

  水玲珑挑开帘幕的一角,冷风灌入,呼呼刮过耳畔,带着一种刺骨的凌厉,直叫人汗毛倒竖,水玲珑摇了摇头:“我和你一起去。”

  诸葛钰哪儿依她?强行把她扒掉外衣塞进了被窝,自己则多拧了一件貂皮大氅:“叫你好好听话!这么冷的天冻到了要怎么办?我抓个人还是能抓回来的!”

  说的是“抓”,可见他和小皇帝的关系有多微妙了。

  今天已经惹得诸葛钰不快,水玲珑不想再和他正面杠上,以他的能力也的确能把荀奕……好吧,“抓”回来。这么一想,水玲珑刚刚直起的身子复又躺回了床上。

  诸葛钰找到荀奕时,荀奕正抱着小老虎,在马背上冻得牙齿打颤,尽管如此,他璀璨如星的眸子和嫣红的唇仍令他看起来美如暗夜一道最动人的风景,他稍一蹙眉,仿佛连冷风都发出呜呜的哀鸣。

  诸葛钰的眸光动了动,瞟见了那只出生没多久的小老虎,顿了顿,再启声道:“皇上。”威严的口吻,没多少臣子的阿谀。

  荀奕眼神一扫,在斜对面发现了诸葛钰,荀奕的唇角勾了勾,意味难辨:“哦,是镇北王啊,大冷天的,你不在帐篷里好生歇息,四处溜达做什么?不怕草原上财狼多,一不小心把你啃得连渣都不剩?那样的话,我大周可就少了一位无可替代的肱骨之臣了。”

  诸葛钰面色不变,仿佛没听懂他影射的含义,只严肃地道:“这话应当换我问皇上,好端端的狩猎,为何摆脱侍卫独自前往丛林?你身为一国之君,必须注意个人安危,否则,偌大的江山,我便是帮你保住了又如何?后继无人!”

  荀奕的唇角一抽,连顽劣的表情都像妖精似的勾魂,小老虎窝他怀里,突然一睁眼,看见这一幕,瞬间……醉了……

  诸葛钰策马行至荀奕身边,单手一拂,氅衣罩住了荀奕,尔后他头也不回地缓步返回营地。

  荀奕想也没想便将氅衣抖落在了草地上,并以马蹄反复践踏!

  突然,前方传来诸葛钰淡淡讥诮的话音:“你母妃亲手做的。”

  荀奕勃然变色,立马翻身将被踩得褶皱不堪的氅衣拾起,低声怒骂:“该死的诸葛钰,总有一天朕会收拾你!”

  回到营地,荀奕先是去把小老虎放到了自己帐篷,一道暗影从屏风后走出,正是他的贴身暗卫凌霄,凌霄拱了拱手:“主子。”

  荀奕的脸色一沉,所有天真烂漫像大浪淘沙一般被卷入了海底,一双深邃的眸子泛起与这个年龄格格不入的阴翳和冷凝:“探到他们的动静了?”

  凌霄道:“没有,属下隔得远,听不到里边的动静,属下只知王爷在太妃娘娘的毡房呆了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他们在做什么?

  嘭!

  荀奕一拳砸碎了旁边的桌子!

  另一个帐篷内,诸葛钰研究着等了十三年才终于开花结果的菩提子,问向一旁的枭二:“怎么样?”

  枭二如实答道:“你进入太妃……”

  话未说完,诸葛钰一道冰冷的眸光射向枭二,枭二头皮一麻,改口道,“你进入王妃的帐篷后,我观察到周围来了一道陌生的气息,武功不在我之下,我追踪他,发现他进了皇上的帐篷。”

  诸葛钰闻言冷冷一笑:“这些年他身边的人全都是我安排的,却突然来了一道陌生的气息,看来,小皇帝是学会培养自己的势力了。”

  武功不在枭二之下,谁有这么大的能耐送这种人才给小皇帝?姚家么?还是……

  枭二打断诸葛钰的思绪,问道:“皇上会不会……怀疑你和王妃……”

  诸葛钰捏起一颗圆圆的菩提子,眼底掠过一丝柔和,却很快又漫过一层寒意:“怀疑又如何?他有本事去查,当年到底是谁抢了谁!”

  毡房内,水玲珑已经命人备好热茶和晚膳,荀奕口味上随了她,喜辣,满满一桌子菜,厨子在做的时候被呛得眼泪直冒。

  荀奕一绕过屏风便爽朗地笑出了声:“好香啊!”

  言罢,人已行至在餐桌前忙碌的水玲珑身后,他从身后搂住水玲珑,迷恋地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铃兰香,可怜兮兮地道:“母妃,我好冷。”

  “现在知道冷了?”水玲珑嗔怒地转过身,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你说说你都出去多久了?”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道,“腰带呢?”

  荀奕一惊,当时走得急,忘了把腰带捡起来,他定了定神,睁大水汪汪的眸子,像小猫儿似的无辜:“呜呜……我冷死了,真的好冷,你摸摸看,手都冻僵了。”

  他本就倾国倾城,而今这么一撒娇,谁抵挡得住他的魅力?

  水玲珑明知他是故意的,却看着他眸子里慢慢氤氲了一层水雾,仿佛随时要掉下泪来的样子,训斥的话渐渐梗在了喉头:“还不快洗手吃饭!”

  荀奕破涕为笑,尔后举起好像真的不能随意活动的手:“冻僵了哦。”

  水玲珑嗔了他一眼:“柳绿,打热水来!”

  “是。”柳绿打了一盆热水进屋,将洗漱用具放在一旁的杌子上,根本不敢抬头看小皇帝的一张妖孽容颜,“娘娘,皇上。”

  荀奕挑了挑眉,微微倾过身子,似笑非笑道:“柳绿姑姑,有没有人说你越来越美了?”

  柳绿闻言,下意识地望向了荀奕,不望还好,一望便撞进了一双带着极致魔力与魅惑的眸子,她当即心若擂鼓,双腿发软,没走两步便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她羞恼不已,暗骂自己怎么一百次,就有一百零一次着小皇帝的道?

  荀奕哈哈大笑!

  “闹够了没?”水玲珑忍住笑意,轻声呵斥,并拉着荀奕的手放入盆中,以帕子轻轻擦拭,荀奕敛起捧腹大笑的劲头,微笑着看向水玲珑,眼底满满的全是毫不掩饰的依赖。水玲珑揉着他冰凉的手,问道,“去干什么了?”

  荀奕笑了笑,冲门外唤道:“抱进来!”

  多公公冷汗涔涔地抱着小老虎进来了,他僵直着手臂,生怕连动都懒得动一下的小老虎会一口咬断他手腕,来到二人跟前,他苦着脸道:“皇上,娘娘,您瞧。”

  荀奕踹了他一脚:“又不是奔丧,你哭什么哭?晦气死了!”

  多公公肚子吃痛,却不得不挤出一副灿灿的笑:“是是是,奴才知错了。”

  水玲珑看了一眼多公公手里的小老虎,再看向满是期许的荀奕,长睫一颤,却云淡风轻道:“放了它吧,怪可怜的。”

  她就是一只被圈禁在皇宫的小宠物,实在没心思养另一个自己。

  荀奕的眼底划过一丝失落和莫名的哀凉,转瞬即逝,他摆了摆手,笑道:“放生吧!”

  它家人已死,放生,要么饿死,要么被猛兽吃进肚子。唉!看来母妃不喜欢小凶兽啊,下次他不打了。

  用过晚膳,荀奕赖在水玲珑的毡房不走,水玲珑坐在贵妃榻上,他就趴在水玲珑的腿上。

  “刚走多了路,腿疼,呜呜……”

  “背也好疼,不小心撞树上了,呜呜……”

  “嗯,对,就是这里,再揉揉,好疼呀……”

  水玲珑哭笑不得,一双手在他身上按来按去:“你是皇帝!”

  荀奕轻轻一哼,用白玉般的手指挠起了水玲珑的小蛮腰:“人家还小嘛,人家是未成年。”

  水玲珑痒痒,一把抓住他作恶多端的手,故作正色道:“回自己的帐篷就寝。”

  “不要,我就睡你这里。”

  “回去。”

  “可是……可是人家走不动了,哎呀真的走不动了,腿抽筋了,哎呀哎呀,真的。”荀奕抱着腿,痛苦地蜷在一侧叫了起来,那一双蝶翼般的睫毛,轻轻颤动,每一下都仿佛要颤出露珠来。

  这招具有十足的杀伤力,可惜水玲珑已经有了免疫力,水玲珑黑着脸,道:“多公公!把皇上背回帐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