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药膳课,张润扬做的蛋炒饭(1/2)

加入书签

  “确实需要疗伤效果极好的金疮药!”张润扬点点头,“那你能做出多少金疮药?最好是一些将士们出门在外必备的药物,比如治疗风寒,止血的,麻醉的,防疫用的……最最要紧的是定心丸。”

  白娉婷见张润扬提起定心丸,便答应了。

  “定心丸”是一种药,是古代军中的必备之药。古代战争很残酷,刀光剑影,人喊马嘶,受了战伤,痛苦自不待言。所以要治好伤,首先要恢复心神的安定。于是就专门研制了用于安定心神的药丸。

  “对了,还有治战马的药,虽说海上进攻,但是也不排除马背上的战争……你那儿有多少,都和我说一声,回头我飞鸽传书和秀弦知会一声。”张润扬又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白娉婷点点头,“我会尽力办好这件事情。”

  白娉婷觉得这是一个给自己赚银钱的好机会,所以答应的非常爽快。

  张润扬听着白娉婷那变了的公鸭嗓,觉得很难听,于是他对白娉婷说道,“在我面前,你可以用原来的声音说话的。我反正知晓你是女娃子。”

  “我也想用原来的声音说话,可我早上服了变声丸了,这会子还得用这粗声说话。你就凑合着听听吧。”白娉婷笑道。

  张润扬闻言轻轻颔首,又关心道,“这药吃多了会不会不好?”

  “我自己懂医术,不碍事的。”白娉婷摇摇头。

  “对了,就是我给你说的什么双季稻的事情,你能不能仔细给我说说,我也好记下来。”张润扬磨墨后,用狼毫蘸了墨汁准备把白娉婷说的记下来。

  白娉婷点点头,一一给他讲述。

  讲完之后,白娉婷一想药理课的时间到了,她必须马上去上课了,于是她和他说今天先说这些,明日我抽空再来。

  白娉婷上课的时候有点心神不宁,她老在想我明日该送什么生辰礼物给林夫子?

  真是伤脑筋,这不,白娉婷在放学的路上还在想着明日林夫子生辰,她应该送什么礼物呢?

  白婉婷见白娉婷回来了,还神游太虚的样子,觉得好奇,于是问道,“姐姐,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

  白娉婷换了女装出来,笑着摇摇头,“其实也不算心事,我们书院的一个女夫子明日生辰,我还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给她当生辰贺礼。”

  “这有什么可发愁的,既然都是女子,肯定需要美容养颜的,你送一盒胭脂什么的不就成了吗?”白婉婷笑着说道。

  “是啊,我咋没有想到呢,婉婷,有好东西带给你。”白娉婷把叶溯给自己的东西送给了白婉婷。

  “是一缕香。”白娉婷看白婉婷惊讶的眼神,她笑着解释道。

  “一缕香?名字挺别致的,什么地方产的?”白婉婷笑着问道。

  “据说是从西域那边购得的,我一同窗为了感激我,才送了一盒一缕香给我,但是我不是男子的装扮吗,他说可以把一缕香这盒胭脂送给你,你喜欢你就拿着吧。”白娉婷让白婉婷收下。

  “这么好的东西,更何况还是别人送你的,我怎么好贪图?”白婉婷笑着摇头拒绝了。

  “说了给你用的,拿去吧,姐妹之间有什么好客气的!”白娉婷把一缕香递给她。

  “姐姐,你待我真好。”白婉婷拉着白娉婷坐了下来,两人挨近了坐着,白婉婷撒娇着说道。

  “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我不待你好,难道要对外人好吗?”白娉婷伸手拍了拍白婉婷的小手,笑容满面的说道。

  “姐姐说的对。”白婉婷闻言莞尔一笑。

  “你今天很开心?”白娉婷问道,“你晌午是在夏家用的饭吗?”

  “是的,夏暖见了我很开心,我们在一起玩了很久,她最近在学习刺绣,还问我讨教女红方面的问题呢。”白婉婷笑道。

  “我家婉婷真厉害啊。”白娉婷闻言赞叹了几句。

  “那是……嘿嘿……那姐姐今天在书院可有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白婉婷说道。

  “有啊,你记得上次在我们家疗伤的那两位公子吗?我今儿遇到了一位。”白娉婷笑着说道。

  “遇到了一位?谁啊?”白婉婷很好奇。

  “张润扬,就是话很少,整个人给人冷冰冰的那个。”

  “哦,居然是他,他来你们书院做什么?”白婉婷好奇了。

  “我们书院的那个姓林的女夫子是他的娘,他是为了给他娘祝寿才来我们书院的。”白娉婷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给他娘祝寿,那我们要不要给他娘送生辰礼物啊,当初我们那瓦房能建起来,他和楚公子可是出了不少力的。”白婉婷点点头,然后想了想说道。

  “我是想送,你刚提醒我了,说送美容养颜的。”白娉婷说道。

  “对对,是这么个意思。对了,我再给做一些好吃的食物,你明儿一早带过去给张润扬。”白婉婷还记得张润扬他们的好,所以此刻笑着说道。“姐姐,你说我给送一些糕点给他们如何?”

  “当然可以。”白娉婷笑着答应了。

  “有抹茶绿豆糕,桂花糕。我马上去做。”白婉婷简直是行动派,刚想说做,就已经起身想奔去厨房了。

  “婉婷不着急,咱们先吃了晚饭再做。”白娉婷心想可以让张润扬带一点糕点捎给她干哥哥楚秀弦吃吃。

  吃吃。

  白婉婷笑了笑,转身去把烧好的饭菜给端了出来。

  “林伯和他娘就住在隔壁,我去把他们喊来一起吃吧。”白婉婷说道。

  “不用去喊了,林伯的娘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吃的,咱们不要强人所难,平日里你送一些你亲手做的吃食过去就可以了。”白娉婷摇摇头阻止道,这是林伯特地交代的,她又何必热情的过头呢。

  “如此,我明白了!姐姐,你品尝下我给做的清蒸鲈鱼。”白婉婷把一盘鱼摆放在白娉婷的面前。

  “婉婷,你的厨艺又见涨了,这鱼肉吃在嘴里香嫩可口,吃完这嘴巴里还有一丝儿香味呢,不错不错!”白娉婷品评道。

  “姐姐喜欢吃便多吃点吧。”白婉婷笑道。

  姐妹俩边吃边聊,温馨之中瞧着暖洋洋的一如春风拂过,白娉婷觉得这样的小日子过着也不错。

  “我肯定多吃的,自己家客气啥?”白娉婷捂嘴笑道。

  白婉婷闻言哈哈笑了。

  姐妹俩一起吃了晚饭后,你刷碗,我揉面粉,忙的不亦乐乎。

  “把茶叶磨成粉做成抹茶粉?”白婉婷问白娉婷,“姐姐之前是这样和我说的吧?”

  “是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白娉婷说道。

  “家里有剩余的君山猴魁,你把猴魁茶叶磨成粉末,混合在面粉里糅着就可以了。”

  “绿豆泡水后,反复用手搓将绿豆皮去皮,用清水冲洗,多冲几遍。这个做起来很麻烦,其实你可以明日早上起来做的,绿豆最好是泡一天一夜。”白娉婷说道。

  “那好的,我明儿早上早点起床。”白婉婷收拾好了对白娉婷说道。

  “夜深了,早点儿歇着吧。”白娉婷说道。

  “嗯,姐姐也早点歇息。”白婉婷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走进了她的房间。

  白娉婷见白婉婷已经睡着,她也回自己房间去了,锁门进随身空间,一气呵成。

  在空间里待了两个时辰,白娉婷才走出随身空间,出来的时候手里还带了一瓶美容养颜的珍珠玉白霜。

  “主人,你先别忙着出去!”白娉婷才出来空间,就听见莲仙喊自己。

  “何事?”白娉婷再次返回随身空间,她问莲仙说道。

  “我今儿找了两只苍鹰放随身空间里养着,一雌一雄往后可以繁殖。”莲仙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这法子好。”白娉婷点点头,“就为这事儿?”

  “嗯。”莲仙轻轻颔首。

  “我知道了,你做主就好,我不在随身空间里头的话,你可以全权代表我的。”白娉婷准备放权,反正她很信任莲仙,没必要这种小事还让她来问自己。

  “好的,主人对我真好。”莲仙灿烂一笑道。

  “莲仙待我也好的,现在呢你主人我要去睡觉了。”白娉婷想偷懒几日不习武了,这不溜跑的速度比兔子还快。

  莲仙只能望着她的背影戳小人,让她练功认真没几日,今天又不认真了。

  白娉婷一出了随身空间就趴在自己床上睡觉了。

  次日一早,白婉婷起的很早,在白娉婷起床之前,已经把桂花糕,抹茶绿豆糕给做好了,还装在了好看的竹子雕刻的盒子里。

  “姐姐,你看看,这是我做的糕点,好看吗?”白婉婷看白娉婷掀帘而入堂屋,笑着问她。

  “看颜色,梅花形状的抹茶绿豆糕,绿珠蕊花,鲜艳夺目,双层分明的桂花糕,白黄相间,相得益彰,不过呢,得等我洗漱之后,才能品尝。”白娉婷和颜悦色笑道。

  “姐姐,快去洗漱,我等着你品尝点评。”白婉婷笑着催促道。

  白娉婷洗漱之后伸出修长白皙的玉指拈了一小块,品尝后赞不绝口,直言道,“好吃,婉婷,等咱俩得空了,一起开一个糕点铺子,这灵鹤镇上所有的糕点铺子都没咱俩开的铺子赚钱。”她笃定的样子把白婉婷引得捧腹大笑。

  “姐姐,哪里有那般夸张?”白婉婷摇摇头。

  白娉婷见早点还有一碟切的细碎的咸菜,觉得挺好吃,就问白婉婷啥时腌的咸菜?

  “是过年那会子,张蔷薇送来的,当时你不在,我给收下了,等你回来,你又和我说旁的事情,然后我给忘记了。怎么样,好吃?还是不好吃?”白婉婷问道。

  “很好吃的!特别是白粥配上酸溜溜的咸菜,味道好极了。”白娉婷赞道。

  “昨儿夏暖还和我说她想等踏青的时候去放鹞子。姐姐,我还没有放过鹞子呢,那个鹞子咋做的?”白婉婷想着自己姐姐脑子灵光,所以问她准没错。

  “回头我得空了帮你做一个。”鹞子?不就是风筝吗?有什么难的?

  早晨的时间过的很快,白娉婷瞧着去上学的时辰差不多了,便让林伯送她去白鹿书院,顺带捎上礼物。

  好不容易捱到了晌午,白娉婷把礼物送去了林夫子那儿。

  她去的时间恰好,因为林夫子不想声张,所以知道她今儿生辰的除了她一个学子,其他人都不知晓,就连其他夫子,她也没请。

  此刻母子俩对着一桌好酒好菜正在吃呢。他们瞧见白娉婷捎带着礼物来,都不约而同的面面相觑,然后起身邀请白娉婷进屋。

  白娉婷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算不速之客了?

  张润扬没有想到白娉婷突然会来。

  此刻她微微一笑间,俏脸粉嫩,眉如墨画,唇如点樱,转眸之间如展翅欲飞的墨蝶,动人之极,当然除去她刻意贴着的两条粗眉毛,更是漂亮了,果然还是瞧习惯了她的女娃娃脸孔吧,这会子看她男子打扮,他颇为皱了皱眉头。

  “林夫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珍珠玉白霜,可美容养颜,青春永驻。”白娉婷见他们都笑着,她想既然都笑脸相对,那应该是欢迎自己的吧,于是她递上了礼物,说道。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你请坐,润扬,去给娉婷拿一副碗筷。”林悠然显然对白娉婷很是友好,白娉婷猜测是自己之前治好了林悠然的顽疾吧。

  张润扬一听他娘吩咐吗,他马上去帮白娉婷拿来了一副碗筷。

  行动处,蓝衣潋滟,潇洒翩翩,乌发玉冠,只是那如鹰隼般的冰冷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让她看不到暖意,她更多的是惧意。

  “娉婷,傻站着干什么,过来一道吃啊!这是润扬亲手在那小厨房给我烧的蛋炒饭。”林悠然笑如春风,白娉婷垂眸看了看蛋炒饭,咦,她咋不晓得他会做饭啊?而且貌似炒的还不错呢。蛋花和白米饭均匀柔和,一如白雪覆盖在腊梅花上。

  “娘,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张润扬难得说了一个长句。

  “润扬,娘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林悠然笑着喝了一杯桃花酿。

  “林夫子,我祝你吉祥康顺,青春永驻,子孙满堂。”白娉婷笑着也站起来祝酒道。

  “娉婷姑娘,你待会儿还要去上课呢,少喝点儿。”张润扬见林悠然给白娉婷倒了一杯桃花酿,忙说道。

  “没事儿,我大不了逃课。”白娉婷嘻嘻笑道。

  “一逃课你的郎中文书还怎么考?”张润扬反问道。

  “你咋晓得我是为了郎中文书来白鹿书院念书的?”白娉婷好奇道。

  “不告诉你!”张润扬酷酷的甩出四个字,然后低头优雅的吃菜。

  “咳……润扬……好好说……”林悠然见张润扬冷气氛,于是她斥道。

  “林夫子,没事的,他的脾气本来就怪怪的,还记得第一次他带着楚秀弦来求医的时候,冲我发了一顿脾气呢,凶的不得了……”白娉婷把初见张润扬那时候凶狠责骂的态度跟林悠然告状了。

  等白娉婷吧嗒吧嗒的把这事儿给说完,突然觉得后悔了,自己是不是太小心眼了?

  不料林悠然听了白娉婷这话后,马上对张润扬说道,“润扬,你以后能不能别那么个态度,整天冷的像冰块,是人看见你,都觉得你一来,就好像置身隆冬。现在你给娉婷道歉,人家肯救你们俩已经很不错了,你还那般责骂人家……”

  张润扬闻言狠狠的瞪了一眼白娉婷。

  白娉婷自知理亏,这算不算当面告刁状?

  “娉婷姑娘,对不起。”出乎白娉婷意料的,张润扬竟然跟白娉婷道歉了,态度真的很诚恳,还特地作揖了。

  白娉婷真的被愣住了,她以为他会发火骂人的,可是他没有,再一想这是因为他孝顺他娘吧,所以他娘说什么,他就照做了。

  “没关系,都过去了,其实我把这事儿说给林夫子听,好像显得我小家子气了。”白娉婷羞赧道。

  “娉婷,没事儿,你这孩子,我喜欢的紧,做人就该实诚一点儿!”林悠然笑道。

  白娉婷闻言扯了扯唇角,但是心里是开心的,林悠然温婉娴静,说的话如和风细雨,只是此刻白娉婷更加好奇林悠然为什么要来书院教书了?

  按理张润扬能和尊贵的太子殿下楚秀弦一起,证明他也该非富即贵,那么是何种原因会让身为贵妇的林悠然前来白鹿书院,而且她的眉宇间总有一股淡淡的忧愁。

  “谢谢林夫子,你上的课,我很喜欢听的。”白娉婷笑道。

  “喜欢听,还能在我的课上睡着?”林夫子笑着拆穿她。

  “那是因为我有一晚太晚睡觉了。”白娉婷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不过,我后来都有上课认真听讲啊!”

  张润扬见白娉婷被他娘拆穿,他的唇角勾了勾,然后继续吃饭,眼角的余光偷瞄了一眼白娉婷,见她吃的像猫食一样少的一小晚饭,皱了皱眉。

  等白娉婷吃的差不多了,他起身抢过白娉婷的小碗,再去帮她盛了半碗蛋炒饭。

  不止白娉婷愣了一下,就连林夫子也愣了一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