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初鸣(1/2)

加入书签

  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初鸣

  第二天,当我起床时,志保已经不在了。床边的小柜子上留下了一纸便签和两颗红白相间的胶囊。

  第二阶段的解药,时间为三天左右。多一颗给你备用。毛利叔叔那边我去说,学校的假博士去请。一切小心,我等你回来。宫野志保

  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我将胶囊和便签收入项链,离开了博士的家。划出车子,向着自己的别墅扬长而去。

  莫约一小时,我将车子停在了自己的别墅前,而当我到这里时,凝雪已经在这里等候我了。

  “早安,明雅先生。”凝雪微微欠身。

  “早,阿雪。”我招呼道。“东西已经到了?”

  “还没有。”凝雪摇摇头。“月儿霜儿正在运货来的路上,我只是先过来听从明雅先生的指令而已。”

  “这样吗?”我耸耸肩笑道。“那。。就给我弄些早饭吧,我还没吃饭。”

  “是,请稍等。”说罢,凝雪快步走到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不是任务,而是这种杂活,对于凝家姐妹来说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自她从瘦狼那边跟了我之后,现在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生。怨言什么的,不敢有,也不会有。

  相比凝雪,我则是踏踏实实的坐到电视机前打开了电视,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闻。

  前几日,我市政府议员浅草发生车祸。作为下任内阁大臣的候选人,浅草议员被死亡,引起了政界的一轮嘈杂,警方至今未能查明事实真相,此次收益最大莫过于另一倾侧的候选人坂上臣。据传闻。。这次的事件或与坂上臣有关。。。

  新闻的报导还在继续,看着电视屏幕上坂上臣的头像,我不由得紧了紧眉头。“右倾人士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看来这个叫作坂上的人还真是有点手段啊。不知道他的老底是什么样的。”正在疑惑之际,我又将思绪转回了昨晚瘦狼跟我说事情。从数十个杀手中挑选两个人完成任务。

  “呵,这种任务若不是为了还人情,我还不想碰呢。所以说党派争斗最让人头疼了。”想了想,我的嘴角挂起一抹轻蔑的笑容,转而那抹情绪就被我藏到了眼底。“算了,先入围再说,要是连入围都不行,那岂不是要被笑话死了。到时候碰到那群家伙也正好了解一下盘踞在日本的杀手们的实力,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说不定以后还能一起合作呢。”

  “明雅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很快的,凝雪便端着盘子来到了餐桌前。

  “嗯。”不在多想,我走到餐桌前,开始享用今天的早饭。很简单平常的一餐,鸡蛋牛奶火腿,三文鱼刺身加麦茶。我的要求不高,而凝雪也很会选择在平淡的时候,尽量平淡。

  早饭过后,很快的,凝月和凝霜便带着我要的装备来到了别墅。看着车上好几箱的武器弹药,我不由得挠了挠头。似乎瘦狼给的武器比我要的要多的多,看来这次任务不会很轻松了。

  挨个检查枪支,手枪,冲锋枪,狙击枪,连都有,手雷,烟雾弹,震撼弹也是一应俱全。还有一架子的匕首。以及各类的弹药。当然,既然是游轮,那自然少不了水下的装备。不论是对人,还是对海里的那些危险生物。

  和凝家的三姐妹花了大约半天的时间检查好所有的装备,并将弹药全部压入弹匣,上好枪膛,我便让月儿和霜儿将这些整齐的摆放在客厅内,然后命令凝雪出门为我购买了剪发的剪刀和染发剂。

  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些,不过凝雪还是带着疑惑出去办了。然而,当她回来时,她就明白了我这么做的用意,因为当那个苍金色长发的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不只是她,连凝月和凝霜都是满脸惊愕的表情。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摇身一变,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大人。这说出去谁信?

  不过这三姐妹也明白在我身上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这根本不是她们能够去打听的。她们只要坚决的去执行我发布的命令就对了。

  凝月和凝霜还在整理装备,而我则是和凝雪一起去了卫生间,开始将头发整理并染色,因为流风的发色是黑色,所以这个环节必不可少。

  又是一小时,当我再次从卫生间走出的时候,已经带上了那半截许久未带的面具。这一刻,杀手界的冰之恶魔,流风,再一次重现人间。

  “明。。流风先生,真的不用我们跟去吗?”夕阳微斜,整理好装备的凝雪三人向我问道。

  “不用了,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之后的命令就好。”我对三人说道。“这里距离港口并不算远,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你们也来得及赶来。而且这次我知道的只是去了解任务而已。后续的事情还不知道。”说罢,我对三姐妹摆了摆手,跨上了爱车,向着港口的方向驶去。

  莫约半小时,我就来到了港口。看看时间已经是傍晚的六点钟左右,距离发船也就还有一个小时。

  坐在车里,我望着远处那艘白色的豪华游轮不禁握了握手掌,看着一个个身穿奢华服饰的人登上船,想必这邀请函,也极为不易弄到手吧?“看来这选拔,从此刻就算是开始了啊。”嘴角带起一丝笑意,我摘掉了自己的面具,这东西根本带不进去,只能先伪装一下了。

  港口前方是一处奢华酒店,这里应该是与后面游轮一体的,那些等待登船的人差不多也都汇聚于此。走进酒店,我在里面的卫生间用极短的时间给自己化了化妆。虽然只是在眼角添些皱纹,又带了个平光镜。以及脸部擦了些发暗的粉底。不过在调整了自己的身形与步法,换了身衣服后,就算是熟人看到了也不能一眼把我认出,更何况我现在的样子除了组织的少数人外,还没有人见过。走出卫生间,在大厅我顺手抓过一旁的游轮介绍手册,一边向着四周打量,寻找那些身穿奢华服饰的人们。看他们有哪些是朝着游轮方向而去的。最终,我在休息区附近发现了一个值得我下手的目标,那是一个身穿棕色西服,身材臃肿的秃顶中年人。他并没有带女伴,有的只是两个身穿暴露服装的女性坐在她身边,想必这位是上船来玩乐的。手在胸口的项链一划,一个透明的小药瓶就落入了我的手中,滴了两滴里面透明的液体在指尖,我向着那个中年人走去。不过我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侍者。

  那个侍者手中端着一个大号的托盘,盘子内有着一杯酒水。在于他擦身而过时,我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在他失衡的瞬间,我极快的将他扶住。

  “啊,抱歉,我没注意。你没事吧?”我歉意的对那侍者笑笑,那侍者则是对我摇摇头示意无事。就是这短暂的接触,指尖的那滴透明的液体就已经混入了那酒水之中。接下来,便是等待了。

  不出五分钟,那个胖子就捂着肚子跑进了洗手间,而我也快步的跟了进去。当我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一身黑领白色的西服。拍了拍手中的邀请函,带着一抹笑意,我便去往了游轮的方向。

  “还好静流早就给我准备了许多应对不同场合的衣物。要不然这衣服还真不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一边走,我一边翻看着邀请函。里面是一张挂有金字的纸签,并没有名字。只要是持信就能走上这艘游轮,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本就是如此。而在将邀请函递到登船的客服人员手里后,我也是拿着客房磁卡顺利的来到了船上。拿着手中游轮的简报手册,我开始寻找关于这次任务的线索。

  “娱乐赌场,大剧院。免税店,健身区。主题餐厅。。。还有水疗按摩。哈,到底是豪华游轮,还真是应有尽有。”看着介绍里那一个个区域我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似乎这里并没有适合我们接头的地方啊。”翻看着一页页的内容,我不由得挑挑眉。是的,这里的每一个区域都会有外人参与,根本不适合接头。若说没人的地方。。。怕是只有我自己的客房了。

  甩了甩自己手中的磁卡,我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客房是个普通间。一张大床,一台电视,以及一台按摩椅,还有个办公桌和上面的两瓶水。总体装饰还算豪华。当然肯定不比更上层的豪华套房就是了。

  “啧,也没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啊。”打量着房间。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很快的,我的房间的电话就被拨响了。

  “哪位?”我直言道。

  “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樱花号,本次旅途为短期航行。我们将为您全程解说当地美景。请您在晚八点前来到就餐区凭借您的房卡换取解说耳机。祝您旅途愉快。”一个甜美的女声通过电话传入到我的耳朵里。在听完她的话后,我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这次的简报,就是要靠这个换取的耳机了啊。呵,还真是有意思的试炼。”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来到餐厅,我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耳机。一番调整后,我听到了一段悠扬的音乐,应该是解说所处的频段了。

  带着耳机,享受着桌上的美食,我再一次的翻找起刚刚的解说手册。若这次的简报真的来源于耳机。那么必然就会有着他与众不同的地方。试问,在这一整条船上,又有哪个地方与众不同呢?翻着翻着,我将目光聚集在了一个特殊的区域上。那是位于船首处的区域,名为樱花剧院。

  是的,唯一与带着耳机产生不和谐的地方便是这个剧院,试问谁会在刚刚登上游轮之后就去剧院看电影呢?再者,带着耳机就没办法听电影的内容了。这便是最为不和谐的地方。而当我来到剧院门前时,门口的牌子也印证了我的猜想。

  “看来还有一些时间,还可以四处逛逛。”说罢,我转头离去,而就在我转身的同时,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却是转过拐角,向着剧院大门走来。在他的身上扫视而过,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再次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的手型有些异于常人,手背青筋暴起,西服之下那略显单薄的身体却似乎隐藏着爆炸般的力量,竟让我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同行?”我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虽然他的面容看上去也画了简单的妆容,但是我却不难辨别出这个年轻人的年龄,大概是和我相仿。而在他的眼中,我同样看到了一丝诧异的情绪。不过我们却没有交流,只是在定格相视了零点几秒后,便擦肩而过。

  “真的是同行!这么年轻?!”转过身,走出剧院的回廊。我不由得惊叹出声。因为那种气息,虽然有过刻意的收敛,而且手段很完美,但是那股如同修罗附体般的杀气,甚至能够引起我的共鸣。我有那种直感,在他手里终结的生命不比我少。绝对不会有错!

  “呵,应该是被看穿了。”摇了摇头,我苦苦一笑,自己的伪装被人瞬间看破,说实话也有点让人颓然。不过我没有纠结刚刚的偶遇,毕竟这个世界上比我强的人还有很多。短短一念而过,我重新回到了餐区。等待着会议开始的到来。

  临近八点,我重新来到了剧院门前。这里的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带着墨镜的精壮男子。

  “嗯。。。已经不做掩饰了吗?”看着眼前的两人,我不由笑笑,也对,现在所有的宾客应该都在餐区或甲板上等待解说了。而这个时间来到剧院的,除了我这种特殊人员,估计也就是同行了。至于眼前的两个男子。。哪个豪华游轮会让两个彪悍男子当接待员的?保镖还差不多。

  “先生,现在剧院正在播放准备带预热,暂时不对外开放。”就当我想要迈步走进时,却被门口其中一个男子拦了下来。

  “哦?”见到男子的拦截,我嘴角掠过一丝无奈。“我就是来看准备带的。”

  “那请告知您的名字。”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我也是那些特殊人士,于是再次发问。

  “流风。”

  “唔。。”精壮男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难想象他墨镜后的惊讶表情。“想不到是流风先生。”男子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半面的黑色蝴蝶面具递给了我。“请您带上这个入场。”

  “嗯。”没在多言,接过面具后我走进了剧院。而当我进到里面时,才发现这里已经是落座了七八个人。在我走进来的同时,也能感觉到那一丝丝的暴力与冰冷的气息接种而来。

  感受着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我的双眸一凝,周身的杀气喷薄而出,将那一道道的目光全都顶了回去。在那些侵略的眼神消失之后,我才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找了个角落做了下来。而就在我坐下的同时,也看到了来自同排,却坐于另一边角落的人,正是刚刚与我擦肩而过的年轻人。虽然他同样带着面具,但是那一瞬间的气息与眼神,我不会认错。在看到他时,我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缩,没想到他真的也是这次任务的人选之一。而似乎那个年轻人也正用同样的目光打量着我。不过在我坐下之后,他也将目光收了回去。从他镇定的身形看,他似乎并没有被我的杀气所影响。

  静坐了几分钟,在我之后又再次进来了两三个人。此时剧院的座位上已经有了不下十余个人,而这十余人中最终只有两个名额,看来免不了会有一场争夺了。

  “不知道这选拔会是什么样的形式?”座位上,我轻拖着腮思考着。“希望别让我太失望才好。”

  “各位,首先我代表我派人员感谢诸位的到来。”正想着,一名身穿职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