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爹,不知您找媳妇过来可有何事?”双至轻声问着。

  老太爷轻咳了一声,眼神有些躲闪地道,“是这样的,双至啊,之前我嘱咐你给仙淑准备院子,让她和少飞搬回来住,你准备得怎样?”

  双至温声道,“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姑娘随时可搬过来住。”

  “哼,大嫂,您要是不愿意我和少飞回来,您可以出一句话,我们也绝不会再进将军府一步的。”石仙淑冷声叫道。

  双至微笑,“哪里会呢,大姑娘怎么会这样想。”

  “仙淑,有话好好说,不要放肆,双至是你的大嫂!”老太爷沉声道,警告地看了石仙淑一眼。

  石仙淑不忿道,“爹,我说的是实话嘛,当初是她把我赶出去的,外面的人都知道,如今我回来,外面的人却道是我摇尾乞怜求着回来的,这让我在外面如何见人啊。”

  赵少飞看了她一眼,“仙淑,不要乱说话。”

  石仙淑扁了扁嘴,“我何来的乱说话。”

  “大家都是一家人,一人退一步,忍让一下,家里终究是要以和为贵的,大家和和睦睦的生活不好么,不要总是为了一些小事吵闹不休的。”老太爷说道,那话里的意思却教双至一阵好猜。

  “爹,谁说我没有忍,我已经忍了很久了。”石仙淑道。

  “大姑娘,你是误会什么了?”双至淡声问道。

  “我没有误会,当初就是你反对我和少飞成亲,所以才让大哥把我们撵出去,现在你说让我们回来,我们就要回来吗?我倒是要让外面的人看看,堂堂将军府的郡夫人是如何欺负小姑的。”石仙淑说得哀怨,声声充满对双至的指责。

  双至眼眸微眯,石仙淑今日是打算来找事儿的吗?

  老太爷轻咳了一声,对双至道,“双至,仙淑的意思其实是当初她被赶出了将军府,如今要回来的话,得先问过拓儿的意见。”

  赵少飞在一旁帮着石仙淑打圆场,“大嫂,仙淑正是爹说的这个意思,她是不懂得说话,还望大嫂不要将方才的话放在心上。”

  “大姑娘,难道说,你们不想到将军府来住,而我打点着院子安排着丫环这些事情,对你们而言都是一种侮辱,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抱歉了,我会立刻吩咐下去,告诉大家,大姑娘根本不想到将军府,一切都是我在自作主张。”双至冷冷地道,看也不看赵少飞一眼。

  她心中对老太爷也有些失望,老太爷明知大姑娘是什么性情的人竟然还这样给她难题。

  “双至,仙淑不是这个意思。”老太爷皱眉,对双至这样冷硬的口气也觉得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双至都是极好说话的。

  “爹,您今日找我来,便是要吩咐我,不必再为大姑娘准务院子了么?”双至看向老太爷,语气软和下来。

  老太爷脸色微沉,道,“仙淑是怕拓儿会不同意。”

  “所以?”双至挑眼看向石仙淑,“大姑娘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到将军府住,是要我亲自去迎接你吗?”

  “这哪敢劳烦大嫂,大嫂既然同意了我们回来,我们高兴都来不及。”赵少飞急忙道,他现在可不想得罪石拓和福双至,偏生自己娶来的妻子脑子都是装草的,除了泼辣耍赖和嚣张任性,一点用处都没有,不,唯一的用处便是她是石大将军的妹妹,即使她的母亲只是太姨娘,好在石老太爷如今还算疼惜她,因而也重用自己。

  但这远远是不够的,他想要进入将军府,真正得到他想要的。

  “是啊,双至,其实仙淑和少飞只是尊重你和拓儿,想得你们亲口应承了才回来住。”对于此举,老太爷觉得仙淑他们是非常知礼的,虽然女儿表现出来的态度有点偏左,但心意还是让他欣慰,看来少飞确实不错。

  “爹,一切由您作主便可以了。”双至心里冷笑,尊重她和石拓?哪一点?为何她完全看不出来?老太爷是被灌了迷汤么?从她刚刚进入书房到现在,这石仙淑何曾尊敬地称她一声大嫂?那样咄咄逼人和明示暗示,无非就是要她福双至亲自去把她大姑娘迎进将军府,好给她长面子,真是想错她的心。

  “爹,您看,我都说了,大嫂根本就不喜欢我们回来。”石仙淑眼眶发红,委屈对对老太爷道。

  老太爷紧皱着眉心,看向双至,“双至,都是一家人,哪来的隔夜仇,你就去与石拓说说吧。”

  “说什么?”低沉浑厚的声音在门外传来,是石拓来了。

  石仙淑见到石拓,肩膀一瑟,有些畏惧地往赵少飞身边缩了缩。

  双至抿了抿唇,目光轻柔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身边。

  “爹,双至该回去喝安胎药了,我来带她回去。”石拓声音冷淡,眼神冷冽如冰。

  老太爷一愣,僵硬地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发寒,看到石拓的眼神,他感觉自己和大儿子之间的距离又是更远了。

  “爹!”石仙淑小声地唤了一句,却不敢看向石拓。

  石拓冷冷瞥了她一眼,“你想住下可以,记着,这里是将军府!”

  这儿是将军府,不是石家,由不得她撒泼,这便是石拓的言下之意。

  “拓儿,仙淑是你妹妹。”老太爷怒声开口,不悦他的态度。

  石拓挑眉,“又如何?”

  老太爷话语一噎,又如何?他的脸颊颤颤抖着,那是被气出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双至扯了扯石拓的衣袖,不希望他激怒了老太爷。

  石拓看了双至一眼,沉默了片刻,才道,“没有别的意思,您想要谁回来住,自己作主便是,不必问过双至,她有身孕,不宜太过劳心。”

  老太爷颓然地看了石拓一眼,又看看双至,心里堵着一口气,却不知因为什么,也发泄不出来。

  最后,老太爷才道,“仙淑和少飞明日搬回来住,我累了,都回去吧。”

  石拓微微颔首,和双至一同离开书房。

  路上,石拓牵起双至的手,低声道,“以后若是不喜欢面对他们,便告诉我,不要自己过来。”

  双至摇了摇头,她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有些无奈。

  见她不说话,石拓有些紧张,“生气了吗?”

  “没有,你怎么会过来?”双至一笑,不想让石拓多心。

  “我回到屋里没见着你,才知道你来了这边。”石拓握紧了手,如果不是考虑到老太爷,他可能真的会把那些不相干的人一个一个丢出将军府。

  “我没事,不过,我哪里还要喝安胎药?”话毕,双至嗔了他一眼,她现在一听到药字就觉得满嘴苦涩,虽然她也崇敬中医的伟大,但她其实更喜欢简单快捷的西医。

  石拓轻笑着,牵着她一起回了上房。

  另一厢,从将军府出来的石仙淑和赵少飞在上了马车之后,石仙淑马上洋洋得意地开口,“少飞,你看,我都说了,问不问过福双至和大哥的意见都是一样的,我们还是能回去住。”

  赵少飞淡淡扫了她一眼,在心底骂了一声愚蠢,他原意只是想借此机会向福双至和石拓示好的,却没想事情一到了石仙淑这儿就一团糟了。

  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待他得到想要的,第一件事便是要休了她!

  石仙淑却不知赵少飞心中所想,仍在得意着即使母亲成了太姨娘,她在父亲心中地位仍是不变,将来在将军府,她仍然会是高高在上的大姑娘。

  139 她没有耐心了

  第二天,石仙淑果真张扬地搬回了将军府,真是只差没敲锣打鼓告知天下了。

  双至却只当不知这回事,犹自在屋里看书,与丫环们聊天。

  对于石仙淑和静太姨娘他们,她的耐心已经用尽了,没必要在虚伪与她们周旋,撇去了之前的身份,如今就算她故意忽视她们,也无人敢说她一声不是。

  不过,自从静太姨娘身份被老太爷正式改变到现在,她们似乎还没见面,不知以前高高在上的静太姨娘见到她是不是会给她行礼呢?

  嗯,不期待,但最好别再想之前那样嚣张跋扈,昨天石仙淑已经把她的耐心给消磨殆尽了。

  吃过午饭的时候,今日石拓大清早就出去了,许是要初鼓时候才回来,双至让府里的管事都来听派差事,忙完之后,也都要日暮了。

  “夫人,二姑娘使人来请您过去一趟呢。”香芹走了进来,对双至道,却见双至眉眼间似有倦意,便道,“可要奴婢去回了二姑娘的丫环,明日再去?”

  双至摆手,道,“今日连先生没来吗?”

  “连先生今儿有事,没有过来上课。”香芹道。

  “二姑娘有说什么事吗?”双至问。

  “没有,只说是急事。”香芹道。

  “嗯,过去看看吧!”双至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裾,示意香芹跟上。

  “夫人,您不体息一下吗?”香芹忍不住道。

  “我不累,就是有些困了,总不能一天到晚都睡觉。”双至笑笑道,脚步轻快,却走得很小心,一手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她唇瓣笑容绽放如花。

  到了石仙慧的院里,这二姑娘竟在门外等着了,看到双至过来,才松了一口气似的笑着,“大嫂,您来了。”

  石仙慧急步走下石阶,搀着双至的手,“大嫂,我有话儿跟您说。”

  双至笑道,“什么事儿呢?”

  石仙慧看了香芹一眼,低声道,“咱们到屋里再说。”

  香芹与双至对视一眼,识相地留在屋外,没有进去。

  跟着石仙慧进了内屋,双至笑着问她,“二姑娘,这么紧张的,该不是有什么秘密要跟我说吧。”

  石仙慧松开双至的手,神态有些异样,她走到窗边,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在窗沿摩擦着,“大嫂,我昨天和连先生去了会客楼。”

  双至笑道,“听说你风光无比,如何?是否觉得和以前大不相同?”

  “那也是多得大嫂你教诲,才让我有今日。”石仙慧回过头来,看着双至微笑,眼神闪躲。

  “那么,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呢?”双至柔声问着,不觉得石仙慧今日找她来,只是为了跟她道谢。

  “昨日,我在会客楼遇到秦子绚了。”石仙慧低声说着,视线瞟向别的地方。

  双至并不惊讶,“然后呢?”

  “大嫂,您是知道的,我从很久以前就恋慕着秦子绚,为了他,我做什么都愿意。”石仙慧眼底的光暗了下去,声音也听不出情绪来。

  双至眼睛微微一眯,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二姑娘,难道你如今还想追着秦子绚跑吗?”

  石仙慧闻言苦笑,“纵使我愿意,也没有机会了。”

  双至有些愕然,她不明白石仙慧话里的意思,但也没去问个明白。

  “所以说,你已经打算忘记他?”双至问。

  “不,我一辈子都会记着他,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石仙慧目光攸地一亮,是一种不悔的执着。

  双至却有种不怎么好的预兆,“既然如此,就随二姑娘的意愿了。”

  话毕,双至站起来想要离开,石仙慧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低低幽幽的声音从她嘴里溢了出来,“秦子绚想见你。”

  双至目光落在石仙慧屋里那座宽大的屏风上,上面绣着大片盛开的牡丹。

  “我没有见他的必要!”双至的声音清冷,连眉梢眼角也是冷冷的淡漠。

  “双至……”屏风后,传来曾经很熟悉如今很陌生的温润的声音。

  一道清俊如月的身姿印入双至的眼中。

  双至目光冷然扫向石仙慧,“二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石仙慧不敢看向双至,眼眶微微发红,“子绚有话与大嫂说。”

  双至冷笑,“所以二姑娘便耍计让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与一个男子见面?”

  “大嫂……”

  双至冷冷瞥了秦子绚一眼,又看看石仙慧,道,“既然二姑娘有客人在,我不便打搅,告辞了。”

  话落,双至便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

  秦子绚大步向前,抓住双至的手臂,“双至,对不起,你听我说……”

  双至挥开秦子绚的手,冷声道,“秦公子,请自重。”

  “我只是想和你说话。”秦子绚眼底有受伤的神色。

  石仙慧咬唇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想回避,双至出声道,“秦公子有话尽可找我说,无需要偷偷摸摸使出这样的计谋,你是想陷我于不贞不洁的罪名之中吗?”

  秦子绚脸色微白,就连石仙慧的脚步也滞住了,秦子绚哑声道,“双至,你不肯见我,所以我才……”

  双至冷哼一声,“既是要说话,便到大厅上说。”

  她径自走出内屋,对站在门外的香芹道,“二姑娘屋里有客人,到大厅先等等。”

  香芹怔了一下,抬头看去,见到秦子绚儒雅的脸庞一片死灰色,她瞠大眼,看向石仙慧,沉默与双至走到大厅。

  也不知是不是石仙慧早已经预料双至会有此举,就算是在大厅,也不见半个洒扫丫环。

  石仙慧和秦子绚一前一后走了出来,看着双至的目光不一样,脸色却都一般苍白。

  “秦公子,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这儿没有外人。”双至不耐烦地开口,这个时候她对石仙慧这种未出阁女子却把男子藏在屋里的举动已经不想去教训了,就算她石仙慧身败名裂,也是她自己的事情。

  秦子绚看了大厅一眼,只有双至身边的丫头在。

  他长长的眼睫毛一敛,眼底的深情毫不掩饰地投向双至。

  “大嫂,你就不能好好和子绚说话吗?他就要成亲了,以后都不会再来找你了。”也不会再见她了,她对秦子绚所有的恋慕的奋不顾身,都已经成了笑话。

  双至面无表情地道,“如此,就恭喜秦公子了。”

  秦子绚被双至这样冷淡的态度激出一丝怒意和惶恐,他向前几步,“双至,我并不想成亲的,可是,是予王保媒,我不好拒绝,子吟也不许我拒绝,所以我才答应的。”

  双至真不想对眼前这个曾经倾心过的男子失望,可是她此时心中除了深深的疲倦,还有从所未有的对秦子绚的鄙夷,“秦公子,你不必与我解释这么多,你与何人成亲,都跟我没有关系。”

  她现在比较在意的,是予王和秦子吟!

  秦子绚张了张口,沉默看着双至,他本来有许多话想跟她说的,可是如今却不知该如何说起,他一直以为,双至对他态度之所以冷淡,是因为还在怨恨着他当初的错。

  为什么他在双至眼中看不多一点点对过去的留恋?

  她真的已经全部将他忘记了吗?

  “双至,你知道的,我对你……”

  “秦子绚,请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双至打断他的话,不想听他说出会让她忍不住恶心的话语来。

  她挺直着腰板站起来,慢慢走到秦子绚面前,“秦公子好坐,不打搅你和二姑娘了。”

  “大嫂……”石仙慧心底生出惧意,怯怯看着双至,却不知自己为何要害怕。

  “二姑娘,今日之事,如果你大哥知道了,你应该很清楚是什么后果,你最好不要再做出什么让我不耐烦的事情来。”双至神情冷厉,半是警告半是威胁地睨了石仙慧一眼,才姿态端雅地离开大厅。

  自始自终,秦子绚都不曾再出声一句留住双至。

  第一次,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从一开始就错得离谱。

  他千方百计地想要再来见双至一面是为了什么?只是想要告诉她,他要成亲了,希望从她眼底看到留恋和嫉妒的眼神吗?

  他忘了,即使在巧儿有了身孕的时候,双至也不曾对他表示过留恋和嫉妒。

  “子绚?”石仙慧担忧看着秦子绚,她今日才终于清楚,原来福双至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她却做不到像大嫂一样释然。

  秦子绚微微一笑,对石仙慧道,“二姑娘,今日麻烦你了。”

  石仙慧苦笑,”秦公子,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

  秦子绚点了点头,慢慢地走了出去,神情落寞,沿着原来走进来的路线从将军府的后门出去了。

  他并没有发现,在后门的一处角落里,正好有一个丫环打扮的女子在讶异看着他离开,随即,这女子眼底浮起了阴沉的暗光。

  双至回到上房,一直沉默地坐在软榻上。

  她是不是对石家的人太过宽容了一些,难道在他们这些人眼中,她就是这么容易忍让和妥协的吗?

  这是最后一次了,她所有的耐心和宽容已经到了底线了。

  “香芹,让周老夫人上门提亲吧,二姑娘已经到了许婚的年纪了。”在许久之后,双至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香芹想了一会儿,才问道,“夫人,是那个巡检大人的母亲,周老夫人吗?”

  双至轻点螓首,面目柔和。

  香芹笑道,“奴婢马上就去。”

  这下,二姑娘大概也就不必留在京兆了,随着周大人到处巡视去吧。

  140 姑奶奶和福家夫妇来了

  秦子绚到将军府来的事儿双至没有想过要瞒着石拓,她觉得就算她不说,石拓也会知道的。

  不过石拓却一直没有问,双至见他一脸不爽却仍紧闭着双唇的样子心里很不厚道觉得真可爱,于是虽然她今天心情被影响了,但还是打算继续和石拓沉默下去。

  吃完饭,散步,洗澡,准备就寝。

  “双至……”躺在床榻上,背对着石拓,低沉的声音终于在耳边传来。

  双至嘴角抿起一丝笑意,“怎么了?”

  “你没话跟我说吗?”石拓眼底有些幽怨和没好气的无奈。

  双至翻身,搂住他的脖子,笑着问,“说什么呢?”

  石拓眸色一暗,“说说你今天做了什么。”

  她挪了挪身子,窝在他怀里,很认真地摇晃着脑袋,“今天也没做什么事儿

  借你新娘用一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