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会分中少飞手中,女儿也不愿意离开你们,就让少飞入赘吧,这样女儿也能长伴爹娘膝下,少飞也能全心全意帮助二哥做生意。”石仙淑走上去拉着老夫人的衣袖,撒娇叫着。

  双至忍不住开,“大姑娘想要孝顺爹和娘,赵公子也不必入赘,在家里附近寻个宅子,大姑娘嫁了过去,也可常回家里,入赘始终伤了赵公子的面子。”

  老太爷看了双至一眼,他心中却是高兴赵少飞能入赘的,如此他就成了石家的人了。

  从老太爷眼神中看出他老人家的心思,双至只觉得失望和无能为力,她已经阻只了石仙淑和赵少飞在一起了。

  入赘……

  她真的没想到赵少飞会以此为代价进入石家!

  “想来入赘也没有什么不好,天下入赘的人多的是,将来有少飞帮助灿儿打理生意,我们也放心一些,对吧,老太爷,再说了,仙淑已经和少飞有了夫妻之实,这婚事就要越快办越好。”老夫人只想着如果赵少飞入赘了,那在这家里她就多了一个可以依仗的人,以后要对付谁也有人帮着。

  老太爷沉思了许久,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让仙淑和少飞的婚事赶在灿儿之前办了吧,只是要辛苦双至了。”

  石仙淑抛给双至一个得意胜利的笑容,而赵少飞,依然笑得涅润如水,看着双至的目光幽幽深深,不知又在算计什么。双至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本来双至忙着石灿的婚事已经很疲倦了,如今又不得不再安排石仙淑和赵少飞的婚事,不过幸好,招婿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也就只是简简单单行了礼就罢了,但也足够让双至忙了好几天。

  “大姑娘住的院子得换一个,不能太接近上房和二姑娘的院子,杜娘子,家里还有哪些空院子?”双至脸色因为疲倦有些发白,她强撑着有些虚浮的视线,轻声问着杜家娘子。

  “夫人,在老太爷的院子后还有一处大院子,那里是空着的,给大姑娘和未来姑爷正适合。”杜娘子知道双至的心思,便指出一处离得上房最远的院子给大姑娘。

  “嗯,你去安排一下,问问大姑娘是否喜欢,要是大姑娘没意见,你就选几个丫环去打扫,再找牙婆买几个小丫环进来,以后在那儿服侍大姑娘。”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双至轻轻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奴婢这就是去办。”杜娘子行礼之后便去了。

  双至呼了一口气,还有两天就要举行婚礼了,这几天她忙得几乎连喝水的时间都要没有了。

  “夫人,您脸色很差,奴婢扶您去休息一下吧。”香芹给双至地上参茶,担忧看着双至苍白的脸色。

  双至喝了一口茶,缓缓点头,“爷回来了吗?”

  香芹正要回答,便见到石拓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她含笑道,“爷回来了。”

  双至抬起头看向,脸上绽开一抹绚烂的笑容,“你回来啦!”她兴奋地站了起来,想要奔向石拓的怀里,可是就在她站起身的刹那,眼前突然一黑,她只来得及看到石拓突然变得惊惧害怕的眼神,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双至‘…”石拓大吼,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在昏倒的那瞬间也停止了跳跃。

  香芹惊叫扶住双至软下来的身子,脸色变得惨白,“夫人…”

  石拓大步走了过来抱起双至,连声音也颤抖了,“双至,双至,不要吓我7”

  看着她苍白得近乎透明的小脸,石拓只觉得好像突然有无数的小刀在戳着他的心口。

  “爷,赶紧抱夫人到卧榻,奴婢这就去请大夫。”关心则乱,幸好香芹比石拓冷静一下,赶紧让石拓抱着双至到床榻,她则跑出内屋,要容兰他们进去照顾双至,自己拔腿就跑出去找大夫了。

  石拓将双至小心翼翼地放平在卧榻上,那股从所未有的恐惧感揪住他的,,他脑海里一片空白,除了看着唤着她,什么也做不了。

  “双至,不要吓我。”他低头,抱着她,哽咽呢喃着。

  容兰和红棉她们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无措不知该做什么,夫人怎么说晕倒就晕倒了。

  “你们是怎么服侍夫人的?这几天都干什么了?”石拓抬起头,双眼通红地瞪着容兰她们,那冷寒凛冽的眼神让容兰她们吓的差点说不出话。

  “夫人一一夫人这几天都忙着大姑娘的婚礼,忙得都没时间用饭,那大姑娘也总是挑这个不好那个不适合,夫人她…可能是太累了。”容兰心底对那石仙淑狠狠骂了一遍,一定就是她累得夫人这样的。

  石拓紧握双拳,全身的肌都愤起,又是这些人!

  “爷,大夫来了。”香芹气喘呜地出现在门边,将大夫带了进耒。

  石拓这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先让大夫给双至诊脉,他不会再让那些人所求无度地要双至为他们收拾烂摊子维他命做牛做马了。

  那大夫估计是被香芹拉着跑来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容兰急忙递上温茶,他喝了一后,本来想抱怨几声,但接触到石拓那摄人的眼神,只要咽了咽口水,急忙给双至诊脉。

  一刻钟之后,那大夫脸上泛开一个了然的笑意。

  “恭喜爷,贺喜爷。”他收了手,站起来对石拓作揖道喜着。

  石拓一愣,皱眉莫名看着他,心里只担心着双至,“什么意思

  “夫人只是太过疲劳才会气血不足昏倒,如今夫人只是在沉睡,再过些时候自然会醒过来。”大夫捋着灰白的胡须,慢悠悠地说着,双眼带笑。容兰在一边斥道,“这有什么好贺喜的。”

  那大夫哈哈笑道,“姑娘莫急,莫急,老夫尚未说完,夫人之所以会气血不足,恐是这段时间过于辛劳,且没有注意休息,连自己有了身孕都不知道”

  闻言,顿时大家一片寂静,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大夫含笑重复一遍,“恭喜爷,尊夫人是有了身孕,身子疲劳才会昏倒,虽然无损胎儿,但切记往后要仔细些。”

  “什什么?”咚!石拓只听到自己的心脏传来强烈撞击声,心口一下子被一种莫名的感觉胀得满满的。他觉得自己好像感乱一阵昏眩,带那大夫再次说了一遍之后,他才发现院子自己忘了呼吸。

  双至…怀孕了?

  香芹和容兰她们已经欢呼出声。

  “夫人如今有了身孕,切记莫要太过忙碌,老夫开几副安胎药,你们一人随我回去取药。”大夫仿佛见惯了这种情形,很淡定地要大家先把注意力放在此时还是沉睡的双至身上。

  “我去我去,爷,奴婢随大夫去取药。”香芹难掩脸上的兴奋,急忙开口。

  石拓点了点头,僵硬着身子坐到床榻旁边,看着双至苍白的小脸,心里氤氲着酸涩的幸福。

  容兰几个互相使了个眼色,都退了下去,得去给老太爷他们报喜了。

  屋里是剩下石拓和在沉睡的双至。

  他的指尖在微微颤抖着,粗粝的拇指,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她柔嫩的脸颊,她的呼吸很微弱,但绵长灼匀,证明她还在他身边。他的喉咙像被棉花塞住似的,哽得生疼。

  他无忘记刚刚亲眼见到她在他面前昏倒那瞬间的感受,那攸地紧缩仿佛停止,跳的惊慌和恐惧,他从没这样害怕过…害怕她会离开他。

  ,双至…

  他埋在她胸口,滚烫的泪涌出眼眶,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了,如果失去她,他不知道自己会如何。

  幸好,只是太累了,只是怀孕了。

  突然,他猛地抬头,大手轻轻地覆盖在她仍然平躺的小腹上,这里,有他和双至的孩子了。

  孩子,呵,双至要是醒来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一定很开心吧!

  他抓起她的手,紧贴着他的脸,在她手心印下一吻,看着她眼底明显睡眠不足的黑圈,他的心揪疼着。

  “爷,老太爷和老夫人过来了。”容兰撩起帘子在门边轻声对石拓道。

  石拓拭去眼角的湿意,恢复了平常酷寒冷漠,“把药抓回来了吗?”

  “回来了,香芹亲自去煎药了。”容兰假装没有看到石拓通红的眼,低着头回答。

  “嗯,在这里好好照看夫人。”石拓站了起来,除了眼睛有些红丝之外,已经看不出他半点情绪了。

  128 原来还只是个妾 【二更】

  石拓从内屋出来,走到大厅,石老太爷在焦急地度步,老夫人却是不以为然地坐在上首,连石仙淑也来了。

  “拓儿,双至没事儿吧?”老太爷见到石拓出来,急忙迎上去担忧问着。

  石拓冷冷瞥了石仙淑一眼,才道,“没事!”

  老太爷松了一口气,脸上难掩喜色,“双至真的有身孕了?”

  老夫人和石仙淑都停下手中扇风的动作,期待看向石拓,她们的期待与老太爷的不同,她们一点也不希望双至在这个时候怀孕。

  石拓点了点头,“是的,这几天她太累了,才会昏倒。”

  “哎呀!”老太爷用力拍腿,“要是早知道双至有了身孕,就不该让她安排仙淑的婚事,这……这要是有什么事儿该如何是好。”

  石拓全身散发着森寒的冷漠,他淡淡扫了这些所谓他的家人一眼,很难在他心中挑起亲情的感觉,“以后别再让你们那些乱士入糟的事儿麻烦双至!”

  石仙淑不服气嘀咕道,“怎么她怀孕了就是正事是大事儿,我成亲就是乱七入糟的事儿了。”

  石拓冷眼一扫,石仙淑马上噤声。

  老夫人这时候才笑道,“双至有了身孕是喜事儿,应该要开心的,大家别说扫兴的话了,双至这不是没事吗?”

  老太爷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得吩咐厨房,以后夫人的膳食要注意些,每天都要给双至炖些许身子的,嗯,不能让双至太劳累了,仙淑的婚礼就别麻烦双至了。”

  石拓这时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双至有身孕的喜悦在心底慢慢地发酵着,但同时他也开始不安,生怕双至的身子会因此而虚弱。

  “媳妇怀孕了,必是不能太过操劳的,家里的事儿多繁忙,不如让我先打理着,让双至好好养身子?”老夫人接着老太爷的话对石拓说着,声音充满关切,好像真的只是想要让双至好好休息,她才来接这个家的。

  石拓心里冷笑,原来不过是要将军府的当家大权,才会虚情假意对双至表示关心。

  他虽担心双至怀孕之后再打理家里的事儿会影响身子,但也不想把当家的权利交给老夫人,“这事儿等双至醒来之后再安排。”

  “那我的婚事怎么办?”石仙淑才不管双至什么时候醒来,她只关心谁来操办她的婚事。

  石拓凌厉的眼神没想石仙淑,“搬出去住!如果非要赵少飞入赘,你们不许住在我将军府!”

  这话一出,连老太爷也怔愣了,“拓儿,这……让他们住家里也可以吧。”

  石拓淡淡看了老太爷一眼,然后冰寒的目光落在老夫人和石仙淑身上,“你们记住,在这里,双至才是主子,别继续挑战我的耐心。”

  老夫人脸色气得胀红,颤抖着手指对着石拓,“你……你想怎样?双至是这里的主子难道我不是?石拓,我还是你二娘呢,你想要背上不孝之名吗?”

  石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使他看起来更加森然可怕,“如果你再继续挑起我的底线,我会亲自把你撵出将军府,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我母亲的奴婢,你如今虽身为石家老夫人,可你的名字还没写进族谱的有什么资格是我二娘?”

  当初因为林家的原因,石家的族长不肯将老太爷这个填房记入族谱,原因就是石家虽是商贾,但也没理由让一个奴籍出身的女子成为平妻,老太爷也没有办法,族谱虽没有老夫人的名字,家里却依然以夫人之礼相待,久而久之,老夫人自己估什也忘记这回事,把自己当成了正经的当家夫人了。

  听到石拓再次提起她心中的痛,老夫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那话语噎在喉咙中,说不出口了。

  石仙淑莫名看着石拓,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拓面无表情地看向老太爷,只见老太爷也是脸色铁青,他以为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当和族长还是卖给他一个面子,没有说出来的,这些年老夫人也总以各种借口对外说没去祠堂祭祖,家里的下人自然不会生疑。

  “你如何知道的?”老太爷艰涩地问着。

  石拓道,“双至到祠堂祭祖的时候,我看过族谱。”

  石仙淑尖叫出声,“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是嫡出的,我和二哥他们只是庶子?”

  老太爷喝道,“你闭嘴!你们在石家是嫡出还是庶出的有区别吗?”

  石仙淑看向老夫人,委屈叫道,“娘……”

  老夫人脸色煞白,好像一直以来她所维特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一下子瓦解,就算家里待她是以夫人之礼又如何,将来百年之后,她也不过是不能进入祠堂的妾。

  老太爷眼底有祈求地看向石拓,希望他给他这个老父留些脸面。

  石拓看了老太爷一眼,才对老夫人和石仙淑道,“去外面找个庄子,你成亲之后去住,是嫁到赵家也好,让赵少飞入赘也好,不许住在这里!”

  让石仙淑搬离将军府,也是为了让双至找少些麻烦,否则这母女整天一起,还不知要对双至动什么心思,为了以防后患,他就算被骂无情冷血也无妨。

  “爹……”石仙淑哪里肯离开将军府,她都已经习惯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了。

  老太爷心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他对石拓始终怀有歉意,很多时候并不想和这个儿子有冲突,但这次,如果他不护住自己的老伴和女儿,他的颜面何在。

  “拓儿,就算你不认这个二娘,你也要认我这个父亲,仙淑是你妹妹,你何必这么绝情?难逍你要逼得我们都离开了才满意?”老太爷的声音不自觉有些怒意。

  石拓冷声道,声音有些讽刺的味道,“您是我父亲我知道,我也很尊重您,否则我不会容忍到今日,我只是希望有些人也要懂得尊重我。”

  老太爷一震,眼底掠过一抹苦涩,难逍在拓儿心里,还一直介怀着当年他的疏忽吗?当年他忙着生意上的事儿,并不知道拓儿在家里被排挤,直到他开口说要到京兆当兵,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急略了这个儿子。

  罢了罢了!

  “你想如何就如何,毕竟这儿是你的将军府,你才是说了算的人,

  双至有了身孕是喜事,不要再因为过去的事吵闹不已,给家里每个奴才赏二两跟子,大家一起高兴高兴。”老太爷不想和石拓吵,他如今只想着以和为贵,家里各人都和和睦畦的。

  老夫人见老太爷竟然没有为自己说话,气得拉起石仙淑,哼了一声,离开了上房。

  石拓目光复杂看了老太爷一眼,今日他是被双至的昏倒吓到了,才会忍无可忍将事情都排开来说,只是没想到父亲会这样低姿态求和。??站在大厅角落的红棉和灵兰面面相觑,又看看沉默无语的石拓和老太爷,两人悄然无声地退了下去。

  老太爷叹了一声,问道,“拓儿,你心中是否还怨恨我。”

  石拓淡声道,“没有!”

  老太爷张了张口,却不知要说什么,只好再叹一声,“双至有了身孕,身子会虚弱些,你叮嘱屋里的丫环仔细照顾着,我先回去了。”

  石拓僵硬地点了点头,对于父亲这种想要计好许偿他的心态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如今他早已经过了需要补偿的年纪,且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永远也改变不了。

  或许小时候的事情在他心中留有心结,但在和双至一起的这些时日中,他的心结不知不觉地解开了,他也希望有一个和双至一同建立的和和睦睦的家,只是对于老夫人和石仙淑她们的得寸进尺,让他耐心磨灭,今日将石仙淑赶出将军府,因为她是双至昏倒的罪魁祸首,也是为了避免日后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他说出父亲一直没有说的秘密,也是因为不想看到双至再受委屈,虽然他也请楚就算说出来了,父亲还是会让下人们以夫人之礼对待那女人,但至少能打压一下她嚣张的气焰,尊称那女人一声老夫人,已经是给父亲极大的面子了,他也不希望父亲被说是言而无信的人。??握了握拳,石拓这身回了内屋,他想等着双至醒来。

  老太爷回到屋里的时候,差点被一个白瓷花瓶砸中了脑袋,哐啷的白瓷碎了一地,他不耐烦地看向披头散发,脸上妆容都糊成一团的老夫人,“你这是在作甚?”

  “我作甚?我作甚?”老夫人尖声对着老太爷叫道,双手一扫,把妆台上的首饰都扫落在地上,嘶声裂肺地叫着,“石坚,我跟了你几十年,从来不曾受过今日这样的屈辱,你当年答应过我什么?你说只要我帮林婉娘试药,就会娶我为平妻的,现在林婉娘都化成灰了,我还没进过你们石家的祠堂,你对得起我吗?啊?”

  老太爷脸色阴郁,沉声道,“你如今不是已经成为老夫人了吗?在意那些虚礼作甚?”

  “虚礼?你看看你那宝贝儿子,就是因为我没有写进族谱,他眼里就没有我这个二娘,今日之后这个家还有我立足的地儿吗?”老夫人最怕的就是有一天家里的人知逍她虽然身为填房,但一直没有被族里承认,那她所有的尊严和面子就都没有了,家里的下人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尊重她了。

  老太爷摇头道,“就算你能进入石家族谱了,拓儿也未必会认你这个二娘,你何必什较这些?”

  老夫人膛大眼她想不到老太爷还会在这时候打击她,“我……我不活了!”

  “你要是还想留在将军府,就别再闹事儿了!”老太爷本来已经心情烦躁,被她这么一闹,更是没有耐心,也不想再劝说了,丢下一句话,甩极大步离开,留下本来还想继续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夫人愕然。

  129

  酒神(阴阳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