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媳在您面前放肆了。”

  老太爷摇头叹道,“你没错,是我们想得太少了,他们都是无知之人,没有见过世面,以后你还要担待一些。”

  他如今就是怕他的老妻和儿女们会做出什么事儿害了石家还不自知。

  “儿媳记下了。”

  108 石拓回来了

  终于消停了几天,石灿三兄妹难得的安分,没有继续再继续找双至挑事儿,双至也难得在午后放松身心,小憩一会儿。

  时已值初复,午后徐风仍然让人舒服得忍不住叹息。

  双至躺在已经铺上凉席的卧榻,睡得好不酣甜。

  只是,唇瓣突然被什么东西含住,轻轻吸吮舔咬着,能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呼吸喷在脸上,双至嘤咛了一声,逐渐转醒。

  熟悉好,炽热的,充满阳光清爽的味道。

  她张开双唇,想要叫人,是石拓吗?

  微启的朱唇瞬间被他灵活湿热的舌头挑开,迫切与她唇齿绞缠,像渴求了许久,期待了许久,只想让她知道,他对她的思念。

  他像一团火一样的身子压在她身上,迅速将她燃烧。

  “石拓,你回来了?”他终于离开她有些红肿的朱唇,滚烫的吻细密地落在她脸上,双至好不容易能说话,马上紧紧搂着他的肩膀,惊喜地叫着。

  石拓舔吻着她纤细白皙的脖子,在她消瘦的锁骨啃咬着,低低应了一声,粗哑的声音充满了欲望。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石拓!”双至八爪鱼似地紧紧抱住她,双腿也勾住他的腰,原来思念早已经泛滥,只是自己一直不让自己去想。

  双至身上只穿了薄薄的中衣,衣襟早已经敞开,露出她泛着玫瑰色光泽的肌肤,石拓身子僵了一下,肩膀更加紧绷。

  他爱不释手地握住她如软玉一般的柔软,喉咙发出轻微的声响。

  低声闷吼一声,他一手扯开她的衣裳和脱去自己的裤子,拉开她的腿,不顾她还尚为湿润,急切地将自己的欲望送进她的温热紧致之中。

  双至痛哼一声,五指用力抓着他的肩膀,感觉到他的硕大几乎要撑裂了自己的身体,那如火炬般的欲望,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般。

  他一手握着她的纤腰,一手在两个人的欲望之间槎揉着,试图减轻双至的不适,他无法停下,他想念她想得身体肌肤每一处都在发疼,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暖和甜美,他心口添堵了两个月的烦闷才终于消散了些,身子的那团火好像也得到了释放。

  “双至,想我了吗?想吗?”他用力抽送着,哑着声音问她。

  双至只觉得那股又痛又酥麻的快感几乎要将她没不出,约是太多年没见面,生疏了,也许拓儿也还在怨着他当年忽视了他。

  石仙慧忿忿道,“大哥回来了就好,免得某些人反上了天。

  石拓挑了挑眉,淡淡扫了石仙慧一眼。

  石仙淑借口道,“就是,大哥,你回来就好了,我们都要被欺负得没地方站了。”

  石老太爷重重咳了一声,这两个女儿还想跟石拓告状不成?一点眼色也没有,若是被石拓知道她们辱骂双至,石拓不把她们扔出将军府已经算客气了。

  石仙慧和石仙淑被石老太爷这么一咳,马上就噤声了,她们怎么忘记就是大哥把那个福双至宠上了天。

  石拓面无表情地呷着茶,看来他不在的期间,双至是受了不少委屈的。

  石老夫人睇了石仙慧她们一眼,弯起一个讨好的笑容,“拓儿啊,你回来就好了,你看,如此我们才真是一家团圆了,今晚可要好好热闹一下呢。”

  石拓勾了勾唇,笑容寡淡。

  石老夫人笑得更加灿烂,“你是大将军,在朝廷也似乎个举足轻重的人,给灿儿找个差事应该不难吧。”

  石拓一挑眉,看向石灿,“你想要谋一份差事?”

  石灿向来惧怕这位大哥,被他这样端肃锐利的眼风一扫,说话都不清晰了,“是,是啊。”

  石老夫人笑道,“也不需要多大的官儿,轻松一些,有点实权就行了。”

  双至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石拓身边,听到石老夫人这样说,还真忍不住唇边勾起一抹淡笑,有实权的官儿还能小吗?

  石拓站了起来,“我该进宫去觐见皇上了。”

  石老太爷神色一紧,急忙道,“那赶快去,今晚等你回来吃个团圆饭。”

  “不必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石拓面无表情地拒绝,他没兴趣也没耐心对着这些贪得无厌的人吃饭。

  石老太爷脸上掠过一丝难堪,石老夫人脸色也是阴沉得很,这个石拓太不给她面子了,他的拒绝很明显就是不想与她同坐一桌。

  双至知道石老太爷其实一直想弥补石拓,希望和石拓能够亲厚一些,可惜石拓似乎没有看到他的用心,双至有些不忍,本想开口说两句,石拓却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双至给石老太爷他们福了一礼,急忙跟了出去。

  “石拓,石拓……”双至小步跑着,几乎跟不上石拓的脚步。

  石拓停了下来,转身接住来不及收住脚步的双至,将她接在怀里。

  双至微喘着气,担忧看着他,“石拓,你在生气么?”

  石拓皱着眉,轻叹一声,“不是,双至,我只是不想他们得寸进尺,他们是不是让你受委屈了?”

  双至摇头,笑道,“不会,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石拓轻抚她鬓角,“我先进宫去,你回上房吧。”

  “我送你嘛。”双至挽住他的手,笑眯眯地道。

  想要解开石拓和石老太爷之间的心结只怕还需要许多时间,而且她也还不清楚石拓究竟在介意什么。石拓小时候在石家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不清楚,为何会对石老太爷这样冷漠她也不清楚,她想,她应该找个时间好好和石拓谈一谈。

  “这几个月,家里都有什么事儿?”石拓牵着她的手,往大门走去。

  双至眼睑低垂,“发生了很多事情呢,不过等你回来了,我再一件一件讲给你听。”

  石拓微微一笑,目光熠熠看了双至一眼,“嗯,今晚时间多的是,能慢慢说的。”

  双至脸颊飞红,嗔了他一眼,“我等你回来吃饭。”

  石拓心里暖暖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对他说等他回来吃饭,终于有一个人在他满身倦意的时候,在家里温着热菜,点着烛火,期待他回来。

  好!”他重重捏了捏她的手心,才转身走下石阶,进了马车。

  看着马车消失在街尾,双至才鞍身走进大宅门,回到上房。

  回到屋里之后,双至找来威儿,石拓不在的这些天,双至都让威儿和自己一块儿睡,现在石拓回来了,威儿肯定不能继续留在内屋。

  “威儿,你已经长大了哦,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自己一个人睡觉了,你是个勇敢的小男子汉……”双至揉了揉眉骨,在威儿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下,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威儿抿着唇,小脸有些苍白,缓慢地开口,“夫人,不要威儿了?”

  双至疼惜地搂住他,“怎么会,威儿是个好孩子,夫人不会不要威儿的,可是威儿已经长大了,必须一个人睡觉,夫人让灵兰陪着你,好不好?”

  这几天威儿都喜欢找灵兰陪他玩,灵兰又是个孩子心性的姑娘,

  和威儿倒也玩得开心。

  威儿想了想,轻轻点头,“威儿长大了。”

  双至松了一口气,笑道,“威儿真乖。”

  109 醋劲大发

  日薄西山,天空染上了一层浓浓的紫,夜风凉爽,吹来了微弱的夏意。

  双至忙碌着为石拓准备了一席丰富的晚餐,嘴角一直掩饰不去的甜蜜泄露着她的心情,石拓说过会早点回来了。

  她一直等,把菜都等凉了都没把石拓等回来。

  “夫人,要不,您先吃点吧,爷还没回来呢。”香芹担心双至饿着,便劝她不如不要等了。

  双至坚决地摇头,“把菜拿下去温热了,石拓应该就要回来了。”

  可能皇上还没放人吧,石拓不舍得让她等门的。

  到了初鼓时候,石拓才带着浓郁的酒气回来了。

  双至急忙迎了上去,扶住他的手,看着他眼底有微醺的醉意,心微微一疼,“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石拓抱住她,在她颈窝呢喃,“皇上设了庆功宴,我推托不开,双至,是不是等了我许久?”

  双至扶着他坐了下来,让香芹绞来绫巾,为他拭脸,“我没事,倒是你,先去睡吧。”

  石拓身上有浓郁的酒气,和一股很淡很淡,不属于她的胭脂味。

  双至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掌狠狠地拿捏着,不是痛,只是不能呼吸一样。

  石拓大手一勾,将双至抱进怀里,按坐在大腿上,低头攫住她甜蜜的双唇。

  双至挣扎着,石拓身上的酒气几乎要将她熏晕了。

  “双至……”他布满厚茧的大手探入她衣内在她柔滑的背部抚摸着,粗瓶的感觉让双至感到一阵酥麻。

  双至双手抵在他胸前,喘息弈着,“别这样,石拓……”

  石拓咬住她的耳垂,呼吸粗重灼热,“吃饭了吗?”

  双至忍着他在她耳边带来的炙热麻意,细声道,“还没呢。”

  石拓这才发现那一桌还冒着轻烟的菜,心里狠狠一疼,把双至抱得更紧了,“你一直都在等我?”

  双至咬着唇,点了点头。

  石拓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有几分的满足和幸福,他抱起双至走到圆桌旁,“我们吃饭。”

  双至轻轻应了一声,目光掠过他的衣襟,眼神微暗。

  她离开他的怀抱,坐在他旁边,把已经离开大厅的香芹唤了进来,“去小厨房把粥端来。

  香芹眼角轻扫石拓,“是,夫人。”

  石拓带着醉意的双眸一直离不开双至莹润白皙的小脸,看她为自己操持着,那感觉比打了胜战还要高兴还有快乐,皇上的强留要为他庆功,他还担心她是不是会生气了,可是她对他依旧体贴温柔,这让他感到从所未有的满足。

  以后,绝对不能再让她这样等他的门了。

  “双至……”他沉声开口,香芹却已经端着一盅粥走进来。

  “爷,这肉粥可是我们夫人亲自下厨为您做的,您可要尝仔细了。”香芹把粥倒在碗里,放到石拓面前,笑眯眯地说道。

  双至瞪了她一眼,香芹才笑着退了下去。

  石拓眼底充满了感动和惊喜看着双至,双手捧着那碗粥,“双至,这是……你亲手做的?”

  双至脸微红,点了点头,安静地进食。

  石拓温柔地笑着,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喝了一口粥。

  双至眼角紧张看着他,“味道如何?”

  “很好!”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的粥了。

  “比得上庆功宴的山珍海味?”双至嘟着唇问。

  “胜过千万倍。”今晚他压根就没那个胃口去吃那什么山珍海味,只想着快些回来和双至一起吃完饭。

  和她一起,就是粗茶淡饭也觉得美味无比。

  “今晚,很热闹吗?”双至脸色缓了一些,语气悠闲问着。

  “嗯。”石拓轻声应着。

  “有很多人敬你酒?”双至继续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