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个问题,“娘,您说石拓的母亲是名门闺秀?”既是名门怎么会嫁给当年还未真正发富的石老爷?

  “嗯,书香世代,与我们穆家算是世交,不过林家早已经在婉娘去世之后,搬至京兆,和石家断了亲家关系,再无往来,她对石老爷也算是情深义重,不顾林家反对非要嫁到石家,却没想到这么没福气。”福夫人忆起往事,也觉得岁月流逝,转眼已经这么多年了啊。

  双至真没想到石拓的母亲还有这样的往事,所以石拓这种和石家各人格格不入的气质应该是像林家那边的多吧。

  “娘,那林家还有什么人?他们就算不与石家来往,也应该认石拓这个外孙的吧。”双至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自从婉娘过世之后,我就不曾去过石家,不过听说石拓还有个舅舅,在京兆,好像是翰林院的掌院学士。”福夫人道。

  “啊,这还是个大官儿。”双至还是有些惊讶,这和她一直想象的关于石拓的事情一点也不一样。

  “###的都不准,你以后自然就了解了。”福夫人对双至道,#今日看石拓对待双至的态度,心里也是颇欣慰的,相信他们的感情会越来

  双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在想,石拓在十四岁去京兆,,是不是和林家有些关系呢?

  “嗯,不知道和石拓去了京兆,需不需要去给这位舅舅敬茶呢。”双至低声道。

  穆清莹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京兆?”

  “大概过了年吧,好像京兆有事需要他提前回去。”双至笑容有些浅淡,也不知去了京兆之后,多久才能再见到爹和娘了。

  “这么快?双至,你可要多带些衣裳,京兆不比普靖城,你一向畏冷,要穿多些。”福夫人脱口而出,双至会去京兆这是他们早已经知道的事实,并不觉得惊讶,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双至心里暖暖的,“嗯,我知道的,娘。”

  “啊,对了,娘,那予王可有再对我们家怎样?”双至顿了一下,猛地想起予王来,急忙开口问道。

  福夫人道,“没有了,他怎么敢得罪石拓呢,他已经启程回京兆了。”

  双至放下心来,“那就好,真希望以后都不要再看到这个人了。”

  穆清莹担忧道,“你去了京兆,很有可能遇到予王的,双至,你凡事都要自己小心些。”

  “嗯,我知道。”

  本来双至还想再和娘多说一些话,但她们都需要去安排回门酒的事了,双至便想去找福敏修叙叙,去了前院大厅,却只有福老爷也在忙着回门酒,其实让管家和丫环去准备就可以了,但爹和娘都不放心,非要亲眼看着他们准备。

  双至问了荣宝,才知道福敏修和石拓去了练功室。

  她来到福敏修的院子,来到练功室,看到福敏修和石拓两人你一拳我一腿的打了起来,她吓了一跳,但观他们二人表情尽兴,而且避开要害,应该是在切磋吧。

  她会心一笑,眸色轻转,似想到什么,转身向小厨房走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托盘,上面有三杯冒着热烟的奶茶。

  她在角落坐了下来,看他们还没打算停下来的比武。

  福敏修虽然练武,但他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不像石拓,是为了打战,所以他自然不是石拓的对手。

  石拓在让福敏修,双至即使不懂武艺,也看得出像石拓这种久经战场的人每一次出招都是致命的地方,但他都迅速收手了。

  阳光,从外面斜照进来,空气中的微尘跳跃着,鼻息之间,是淡淡的木香味,还有那两个已经满身大汗的男人。

  奶茶刚刚降温可以喝的时候,他们也终于停了下来,福敏修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石拓也有些气喘,但看起来还比福敏修轻松多了,他们这时候才注意到双至。

  福敏修搭着石拓的手站了起来,“双至,什么时候来的?”

  双至目光与石拓余兴未消的目光相遇,心跳突然加快,她急忙转过头,对福敏修道,“来了有一会儿了,过来喝茶。”

  石拓很自然地在双至身边坐下,汗味扑鼻而来,双至看他满脸大汗,便拿出绢帕伸手为他拭汗。

  他微微一怔,目光熠熠看着她,任由她为自己拭汗。

  “咳!”同样满身大汗的福敏修轻咳了一声,揶揄地看着双至,对石拓道,“石大哥,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么体贴。”

  双至涨红了脸,嗔了福敏修一眼。但心里对自己刚刚那个毫不犹豫的动作感到微微的不安,她好像对石拓越来越有感觉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石拓对福敏修淡淡笑道,“所以你是大哥,而我不是。”

  闻言,双至迅速瞪向他,这男人竟然也有幽默感!

  福敏修哈哈大笑,欣慰看着他们,他还担心双至嫁到石家会受委屈,但看来石拓对她挺不错的,“石大哥,试试这种双至特制的奶茶,别的地方喝不到的,以前可只有我一个人能享受得到。”

  双至看着他们,眼底泛开暖暖的笑意。

  第72章 圆房了

  吃完回门酒,双至他们在日落之前就回了石家。

  他们先回了屋里,梳洗之后,便去上房给石老爷和石夫人请安,石老爷简单问了今日到福家吃回门酒的情况,便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吃过饭之后,双至让容兰准备明日要带去庄子里的衣裳,石拓却在一边道,“再过几天吧。”

  “嗯?什么?”双至不是很明白地看向他。

  石拓淡声再说一次,“过几天再去庄子里吧。”

  双至愣了愣,“为什么?”

  石拓瞥了她一眼,好像不是很愿意说明原因的样子,“你晕车,最近又不舒服。”

  双至怔怔看着他,心里蕴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低下头,轻声应着,“哦”

  如此又在石家过了几日,日子也算平静,除了每天早上去上房给石夫人请安,会听到几声冷嘲热讽的话,或者遇到石灿三兄妹时,被他们言语挑衅了几句,倒也没什么可烦心的。

  不过让双至想不明白的是,石拓这几天晚上都没有去芝兰屋里,她明明感受到他的欲望的。

  这让她心里有小小的喜悦,他很尊重她。

  明日就要去庄子里了,石拓和双至在吃过饭之后,便到上房去给石老爷他们请安。

  石老爷叮嘱了石拓和双至几句,再过不久就过年了,希望他们能回家里来过节,石拓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淡淡说了一声知道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啊,对了,拓儿,明日你就要到庄子里去了,那儿没有几个服侍的丫环,你可要记得把芝兰也带去,多个服侍你的人也好。”石夫人突然开口,似笑非笑地看了双至一眼。

  石拓淡淡看了她一眼,“不必了。”

  石夫人笑道,“拓儿,芝兰跟了你也有一段时间了,有她在你身边服侍着,我们也比较放心,莫不是怕双至会介意?”她又看向双至,“这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双至是个通情达理的大家闺秀,自然会明白这个道理,双至,你说是吧?”

  双至低垂眼睫,神态端庄,“儿媳明白。”

  石夫人看向石拓,笑着,“你看,双至都明白这个道理,拓儿,你要是不喜欢芝兰,二娘再给你选个称心的随你们过去,你觉着怎样?”

  “你这么操心作甚,拓儿在那边不是有双至吗?”石老爷皱眉看了石夫人一眼,这样也太落了双至的脸,才刚进门几天,就给石拓送小妾,家里的下人会怎么看待双至,这以后双至还能有威信吗?还怎么当起这个家?

  石夫人嗤了一声,“我这不是怕双至娇生惯养,在庄子里那边不惯吗?”

  “你少担这个心。”石老爷道。

  “老爷,什么叫我少担心,我也是为了拓儿好,难道这也错了?”石夫人不愿了,板着脸和石老爷较真起来。

  在儿子和媳妇面前,石老爷不愿和她吵,也不想让双至看到石夫人不顾形象的样子,“你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石夫人瞪了他一眼,对石拓笑着道,“这样吧,拓儿,让尹雪跟着你吧,尹雪是个体贴的丫环,有她在你身边,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

  苏尹雪?双至讶异抬头,看向在石夫人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苏尹雪,怎么会是她?

  石拓面无表情,淡声道,“以后再说。”

  双至的心,微微一沉,他没有拒绝啊。

  “那……尹雪,你以后就去服侍大爷吧。”石夫人嘴角撇起一抹类似得逞的笑意,转头对苏尹雪说着。

  苏尹雪抬眼扫了石拓一眼,双颊微微泛红,“是,夫人。”

  双至敛下眼睑,苏尹雪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现出不高兴,她甚至还有些羞涩的欢喜,是喜欢石拓的吗?

  “不必了,二娘,我说了,以后再说。”石拓的语气,多了几分不容抗拒的威严,而且好像有写怒意。

  石夫人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既然拓儿说不必,那,那就再说吧。”

  苏尹雪咬了咬唇,看了双至一眼,眼底掠过复杂的思绪。

  石拓脸色阴沉,见外面天色暗了下来,便道,“时候不早,我们先回屋了。”

  石老爷点了点头,问道,“明日什么时辰启程去庄子那边?”

  石拓沉默片刻,低声道,“一早”

  石老爷点着头,道,“那好,那好,你们早些回去歇息吧。”

  石拓和双至回到屋里,两人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和谁说话。

  双至让容兰和秋萍她们都下去了,自己亲自服侍石拓拭脸,低声问道,“你真的不需要芝兰跟去吗?”

  石拓面无表情看着她,深幽的双眸似有隐忍的怒意,“你希望她一起去?”

  双至低下头,“那……尹雪呢?”

  石拓双眸如两束熊熊火炬,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然后突然伸手一拉,将她拉进怀里,哑声在她耳边问道,“你介意?你不喜欢她们跟去,是不是?”

  双至心里加快,双颊涨红,摇头否认,“不,不是,我只是问问,好安排马车。”

  “是吗?”似含着怒意的声音响起,石拓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将她还未说出口的话,堵在唇边。

  “不……唔……”双至抗拒想要躲开他的吻,但被他的手捏着下颚,无法避开。

  他有些粗鲁地吻住她,不再像先前那般温柔细吻。

  他舔咬着她娇嫩的红唇,迫使她张开贝齿,接受他更深长狂暴的索取。

  双至双手抵着他的肩膀,用力地想要推开他,“石拓,别这样。”

  他拉开她的双手,强迫她环住他的腰,然后一手按住她挺翘的臀部,让她感受自己亢奋的坚挺,目光翻滚着浓郁的欲望,“你还想我等多久?”

  双至大口地喘着气,他全身都绷得很紧,像一个火炉一般要将她灼伤了。

  她有些紧张,但仍环着他结实的腰,声音有些颤抖,“你在生气。”

  石拓身子一紧,双手捧着她的脸,让她与自己对视。

  他俯下头,舔吻着她已经红肿的双唇,放柔了动作。

  双至缓缓闭上眼睛,张开贝齿,回应着他的吻。

  她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慢慢地热烈,胶

  不自觉呻了出来,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那是自己发出来的声音。

  他火热湿润的吻落在她的眉心,鼻梁,双颊,来到她最敏感的耳垂时,她全身一颤,双手抓紧了他的衣服。

  他含住她的耳垂,用力地搅动着,温热的大手解开了她的外裳,覆住她胸前一边的柔软,轻轻地揉按着。

  “啊……”她娇喘一声,一阵强烈的快感几乎将她淹没,她的手无力地搂着他的脖子,怕自己双脚虚软无法站立。

  他的呼吸滚烫地吹拂在她耳蜗,引起她阵阵战栗,身体好像也跟着燃烧起来,好像心底深处突然感到有种急迫而陌生的需求。

  “石拓……石拓……”她呢喃着他的名字,好像这样能宣泄心中一些渴求。

  “嗯……”他哑声答应着,一手托起她的腰,细密湿润的舔吻沿着她纤细的颈项来到她的锁骨,在她白皙的锁骨上轻轻吸允,落下点点殷红的痕迹。

  双至细喘着,媚眼如丝,忍不住想要更贴近他滚烫的身体。

  他的唇,来到她胸前,隔着衣服含住那挺起的花蕾,轻咬,拉扯。

  “唔……石拓,我……我站不住了。”从那边没有什么服侍的人,只有祥兴和两个厨娘,怕双至会不习惯,便把秋萍和红棉也带上了。

  到了庄子的时候,双至已经脸色苍白,她再一次在心里怨念自己为什么会晕马车?

  石拓以为她是因为昨夜太累,所以才会气色如此差,他有些负疚,早知道就让她再休息一日,明天再过来了。

  双至下了马车,脚踏平地之后感觉舒服了一些,只是感觉胸口很闷。

  石拓从马匹翻身下来,走到她身边,“很不舒服吗?”

  双至对他笑了笑,“没事了。”

  “先进去吧,你需要休息。”石拓皱眉,看到她疲弱的神色心里有种莫名的不悦。

  “嗯”双至轻应着。

  庄子里的一切石拓在前几天已经让祥兴过来收拾了,许多双至需要用的东西也都准备妥当。

  双至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