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结局(1/2)

加入书签

  当马奈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的都是白色。显然她也住进了病房,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她担心的坐了起来。

  “小祖宗你可慢点,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吗?”本来有些困顿的包君兰因为她的动作惊醒,慌张的扶住了要起床的她。

  “妈,许云帆怎么样了?他脱离危险了吗?他究竟是怎么受的伤?”抓住妈妈的胳膊,马奈奈紧张的看着妈妈的脸,很怕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包君兰看着如此担心的女儿,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这会儿担心云帆了?早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你这一个多月没有消息,云帆是怎么过来的?这会儿担心有什么用?”

  “妈妈——”马奈奈哀求的看着妈妈,眼泪含在眼圈里,似乎随时可能落下来。这样的马奈奈是包君兰从未看到过的,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小时候傲气,谁都不服气,自然也就很少哭,而且哭鼻子的时候都是躲着人。大了之后,更是没有看到她哭鼻子了。这样的她自己有多久没看到了?包君兰竟然觉得自己很留恋孩子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很年轻,孩子也很省心。

  现在自己老了,孩子大了,事情也多了,孩子更不省心了。无奈的叹口气,“放心吧,云帆已经脱离危险了,明天就可以回到病房里。”

  松了口气,马奈奈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需要担心的。紧张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妈……”

  包君兰没好气的点了她的额头一下,“我是你妈,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你就非要让我跟着你担心受怕是吧?自己都要做妈妈了,也不知道小心点,一天没吃东西,自己不饿,孩子也不饿吗?好在是在医院里,所以你才能这么快的清醒过来。”

  虽然为女儿有了身孕感到高兴,可是想想那会的样子,她还是真真后怕。“这次回来好好的和云帆过日子吧,别再想一出是一出的。云帆对你够好的了,你该知足了。这会儿孩子也有了,你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女儿的心结她知道,可是孩子这个事别人还真的帮不上忙。更何况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可是孩子就是没有,医生都没有办法,他们能帮什么忙?所以她知道小女儿的焦急,很多时候也理解她的心急。只是人家云帆就不急吗?人家还要工作,还要照顾女儿的情绪,这样的好男人哪里去找呀?所以她这次是无论如何都要站在女婿一边的。

  看着妈妈不是很和蔼的表情,马奈奈就知道妈妈在想什么。想想自己做的事情,也确实让人恨,所以只能露出苦笑。

  就在她还想要问许云帆的情况的时候,病房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马长泰拎着一个保温桶进来,抬头看到女儿醒了,终于露出了笑容。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丫头做的事情,又收起了笑容,也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马奈奈对于今天的收获,不知道该怎么表示,只能继续苦笑。好在马长泰虽然气自己的女儿,却也心疼她。“这是我刚刚出去买的鸡汤,你喝点。”

  说着把手里的保温桶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一层层打开,最上面竟然是一屉包子。“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饿吗?竟然一天不吃饭都不知道?这不就把孩子饿着了?”

  看着像妈妈靠拢的爸爸,马奈奈只能表示自己自作孽。乖巧的用湿毛巾擦了擦没有打点滴的手,然后在妈妈的帮助下吃起了爸爸给准备的爱心一餐。

  等到肚子里有食物了,点滴也打完了。一家三口这才赶回了重症监护室,发现许云帆的爸爸许中谦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爸爸你过来了。”马奈奈走过去,马长泰夫妇俩也走了过去。“亲家你来了。”

  一家人寒暄过后,许中谦才问起马奈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心情怎么样?虽然没有谴责,可是从他的表情里也看出了他的不满。对于这样的情况马奈奈早有了心理准备的,倒也没有生气,毕竟是自己做的不对,难道还不让人家父亲发泄一下呀。

  当许中谦知道马奈奈怀孕两个月之后,也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自从发生了舒萍的事情,他的脸上就没有了笑容,整个人也显得苍老了许多。虽然只有七十岁,可是以前的他看起来只有五十岁的样子,现在倒是七十岁的样子了。关于这一点,舅舅潘建勋倒是很高兴。只要是许中谦受打击,他就高兴。

  通过聊天马奈奈也知道许云帆受伤的原因了,还真的有自己的因素在里面。前几天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他被流弹给击中了,要是以他平时的伸手完全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可是因为最近的心情不好,休息也不好,所以精神便显得颓废。要不是这个任务比较急,而他又是特种大队出身的,也不可能找到他头上。所以,一切造就了今天的后果,他躺在了病床上,虽然生命已经被救回,可是他的身体却是遭到了重创。

  而且这次军区那边究竟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情还没有定论呢?有的说是立功,有的说是自己不认真照成的,总之,他虽然已经在医院里躺了这么长时间,可是上面的决定还没有下来。

  部队领导也来表达了慰问,战友也陆陆续续的来看他,可是因为他在特护病房还不能探视。所以大家都等着他转到普通病房后在来看他,一切都是等待。

  这种等待让马奈奈愧疚的同时,也心焦。要不是顾忌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恐怕都没有食欲。知道晚上的时候,许云帆才睁开了眼睛,在看到站在床边的马奈奈后,放松的笑了。紧接着他又陷入了昏迷,不过这次却是转好的表现。

  等到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在普通病房了。当然了,他的身份在那里,住的自然是高级病房。为了照顾他,马奈奈也住到了病房里。

  “奈奈,你回来了?”再次张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老婆就站在自己的病床前,许云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有些苍白,却很生动,也很耀眼。让马奈奈感到鼻子酸涩,喉咙也有些难受。

  眨眨眼睛,逼回了即将流出来的眼泪。笑着说:“我回来了,对不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