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你到底要不要我进去(1/2)

加入书签

  “我相信师父。し”血萝有些倔强,其实她自己也是十分没有把握。

  御流觞无奈的看着血萝,他深知这十年的磨砺已经让血萝无比的清楚,她想要什么,她要怎样得到。所以自己说再多,做再多也无用的。

  “你不用担心我。”

  “你要记住,若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们说,我们都在这里。”御流觞坚定的看着血萝,她的脾性,他多多少少是了解的。

  “我知道,这里是我的家。”血萝笑着对御流觞道,一双眼睛重新恢复了光彩。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偿”

  “先准备几日吧!过几日就出发。”

  “今年叫右护法陪你下山,置办几件衣裳,在寒冰窟真是辛苦你了。”

  “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对我很好了。很多时候你都不用那么自责。”血萝看着御流觞的眼睛,有些抱歉的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委推责任。”

  “我先出去了。”血萝一笑,转身向着魔殿门口走去。

  御流觞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在很多的时候,血萝面对他就会觉得安心,但更多的时候是觉得抱歉。

  右护法陪着血萝置办了两身红衣,没有黑色的斗篷,一切仿佛又回归原位,只是那一头的白发以及那一双红瞳,仍是彰显着,时光荏苒。

  血萝告别玄冥宫,前往神族,玄冥宫和神族是对立的,一个在天凤国,一个在夜央国,因为风土人情各国人也是不一样的,并且有着巨大的悬殊。

  血萝站在神族的入口之前,距离入口还有着一大截的路程,白色的雾葛让人难以看清前方的路程,但仍是可以隐约看见的。

  血萝有些犹豫不绝,她不知道他现在的做法是不是对的,她也害怕,害怕事情不会朝她想像的那边走去,她也害怕,师父已经忘了她。

  生死关不是看清了吗?看清了一切吗?为什么现在又畏缩不前呢?

  血萝终是朝着前方走去,入口近在咫尺,门口守卫着八个神兵,手中拿着长枪。

  “来者何人?”神兵看着前方的红色身影,对着血萝大声喝到。

  待血萝走近,原本的八人立刻变成了六人,并且纷纷拿着长枪对准血萝,一双剑眉怒瞪:“大胆魔女,竟敢擅闯神族。”

  “我不是闯神族的,我就是想见我师父,舞云殇。”血萝向着神兵解释道,这几个神兵完全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现在她是来寻师父的,不是来打架的。

  “蒂雪上神的本名也由得你直呼,放肆。”

  “你到底要不要我进去?”血萝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六位神兵,道。

  六位神兵互相瞧瞧,有些往后退,但仍是气势汹汹的说道:“神族岂能让你这等卑贱的魔女所能进的。”

  血萝本是极其耐心的跟六位神兵说着,此时也是无可忍耐了,眼神一狠,瞬间六位神兵便悄无声息的倒下。

  血萝朝前走着,刚刚走到入口处,就见舞云殇一袭白衣,身后带着三位上神,以及众多的神兵朝着自己走来。

  “这位魔女真是好身手,但是竟敢擅闯我神族,真是不把神族放在眼中。”舞云殇走至血萝面前,眼神犀利,语言更加犀利冰冷。

  血萝看着舞云殇,一双眼睛不由得泛起泪花,就连语气也哽咽了不少:“师父,师父,徒儿来找你了,徒儿来找你了。”

  “你乃魔族,我乃神族,况且我这一生都没有收过弟子,就算污蔑,也不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舞云殇厌恶的看着盛满泪花的血萝,语气更是极其的不屑。

  “没有,我没有骗你,师父,难道你也失忆了吗?我真的是你的徒儿啊!我是血萝啊!我是萝儿啊!”原本激动的泪花化成委屈缓缓流至脸颊,不相信的看着舞云殇,认为他只是再生她的气。

  舞云殇听到血萝儿子,心里咯噔一跳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

  “我蒂雪上神,从来没有过任何弟子,真是荒谬。”

  “肯定是魔族想的什么新花样,估摸着是准备来个美人计,不过这魔族也真是的,不知道我们神族清心寡欲,并无七情六欲吗?”滴天上神嘲笑的看着血萝,对着身边的两位上神高声道。

  “我不是,我就是来找师父的,师父你一定要相信我。”

  “这种人,打出去就好了。”灵雾上神有些不耐烦的对着蒂雪上神道。

  蒂雪上神听了听灵雾上神的建议,再看了看血萝,手中现出一朵兰花,“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乖乖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你执意如此,可就别怪我等不客气。”

  “不,我才不会乖乖回去,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一定会唤回你的记忆,我要让你知道,你舞云殇是我血萝的师父,是我的爱人。”血萝手中幻化出灵羽剑,对着舞云殇大声叫道。

  蕊离上神,灵雾上神和滴天上神有些惊讶,惊讶血萝的勇气也惊讶她竟会和舞云殇交锋。

  “你从小把我捧在手心,怕我摔了,怕我磕了。长大了,你也仍是尊重我走我自己的道路,你从来不会大声训斥我。后来,我弄丢了你,你也会把我找回来,虽然中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我从未怪过你,从未。”

  “我知道,你终有一天会想起我。”血萝手中握着灵羽剑和舞云殇一边打斗一边说着。

  “我早已说过我没有弟子,更不会有一个魔族的弟子。”

  “我的生命是你给的,我一个天劫之女拥有着巨大的能力,世人都想杀我,或者得到我能够利用我,可是你爱我,你疼我。你教会我琴棋书画,剑法心诀,可是你以前从未教会我爱。你养成我爱吃玫瑰酥,爱简简单单,可是从未养成我的我爱你。”

  “你这样对你的师父真的好吗?师徒禁忌,真是不知羞耻。”舞云殇无情且鄙视的对着血萝说道,一个锋利的剑刃过去,直直的削断血萝的长发。

  “羞耻?你真的这样觉得?”血萝怔怔的看着舞云殇,愣愣的说道。

  “当然,师徒禁忌,你竟然还能这样恬不知耻,真是这世界上的一败类,看我今天不灭了你。”舞云殇发狠的对着血萝道。

  “舞云殇,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血萝双眼眯起,对着舞云殇大声道。

  “我堂堂一个蒂雪上神,掌管天下百姓,早已断了情根,岂会稀罕你的喜欢?”

  血萝一怔,断了情根,难怪会不记就得我,难怪会如此无情。

  “就算你断了情根,我也要让你恢复。”

  “断了的情根哪里会恢复?”滴天上神不屑的说道,眼睛里面全是不屑。

  “师父,师父,我是萝儿,我是萝儿。”血萝也不知道能用什么办法唤回舞云殇的情根,只得试着叫叫师父。

  “我不是你师父,你不要随便乱叫。一个卑劣的魔女,有什么资格成为我蒂雪上神的弟子?”舞云殇不耐的对着血萝道。既不耐魔女也不耐自己听到萝儿两字心里就会咯噔一跳。

  “大胆魔女,竟敢擅闯我神族,真是送死。”滴天上神看着两人的打斗,不悦的向着血萝冲去。

  “堂堂神族竟然以多欺少,真是可耻。”血萝时刻注意着身后的滴天上神,愤怒道。

  “对待你这样的魔女,岂能用道义来衡量?”

  “舞云殇,你也这样觉得?”血萝冷笑的看着舞云殇。

  舞云殇沉默不语,但是手中的剑锋仍是刀刀戳中要害。

  “呵呵,真是好笑,成天嚷嚷着道义,正义的神族,竟会以多欺少,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踏平神族。”血萝瞳孔放大,里面的红眸变得更加红艳,一头的白发随着强大的气场飘散。

  血萝握紧手中的灵羽剑,汇集着所有的真气,周遭狂风大作,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萝儿。”轻轻柔柔的一声叫唤,让血萝一下子收了真气,看着移步到自己面前的舞云殇,有些不敢相信。

  滴天上神看准时机朝着血萝刺去。

  “滴天上神。”舞云殇对着血萝身后的滴天上神大声吼道。滴天上神哪里答应,仍是朝着血萝刺去。

  舞云殇将血萝轻轻揽到怀中,一双漂亮深邃的眼睛犀利的看着滴天上神。

  “蒂雪上神。”滴天上神见状,只得收剑,气急败坏道。

  “师父,你终于想起徒儿了。”血萝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对着舞云殇道。

  “对不起,是师父不好。”舞云殇无比感慨的看着血萝,亏得他的血萝变得强大变得勇敢了,否则这辈子的姻缘恐怕又得错过了。

  “蒂雪上神,此乃魔女,必须尽快除之。”蕊离上神看见舞云殇恢复了情根,大吃一惊,急忙对着舞云殇道。

  “蕊离上神,萝儿是我在寒墨宫的弟子,亦是我的亲人,我岂能放任她不管?”

  “不行,你乃上神,此乃魔女有违道义也有违天规。”蕊离上神走上前去着急的说道。

  “我曾经找了她很久,可是又弄丢了她还是我自己弄丢的,想来她在寒冰窟定是受了极大的痛楚与折磨,我不会在放开她了。”舞云殇看着血萝坚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