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番外33完结(1/2)

加入书签

  “我有一点不明白,炎辰为什么要跟你的太上皇合作,如果成功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端木家族和欧阳家族是封之巅两大强劲的家族,他们家族富可敌国,太上皇以平分两个家族的财产诱惑了炎辰。”

  “然后这件事跟我回雪域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夜无忧沉默了良久才说:“就在白潇溶走后,我才得知这次宴席不过是个幌子,太上皇他……他要我趁着这个时候……”

  后面的话不用夜无忧说,白若萱也猜出来了。

  白若萱冷笑:“夜无忧,你可知道,你现在把这些计划告诉我意味着什么吗?”

  “若萱。”夜无忧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有时候,我也身不由己,我是一国之君我所做的一切都需要为自己的子民负责。但现在,我抛下了这些……”

  “什么意思?”

  “我表面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君王。”夜无忧苦笑:“若萱,我跟你一样,是个傀儡……”

  因为同样是傀儡,所以那次偶然经过雪国,看到她被欺负,他动了恻隐之心,所以便暗自决定帮帮她。

  既然帮助一个人,自然就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所以他随便说了个条件,那就是“嫁给我”。却不曾想到,他们因为这件事真的走到一起。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你也要离开雪域。”夜无忧继续说:“你去找白潇溶准备一下,立刻撤退。”

  “你是被太上皇打伤的?”

  夜无忧点头。

  “那他的实力绝对在我们之上,就算是三哥加上你,我们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白若萱不想纠结这些阴谋和当初他接近自己的目的,而是想着解决眼前的事情:“我叫上雷爵,这样撤退的胜算更大。”

  夜无忧对她的提议并没有提反对意见。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先好好休息。”

  白若萱将夜无忧扶回自己的房间,让他安然躺下。

  可能是太累加上受伤太重的缘故,夜无忧身体着了床单就沉沉地睡下。

  ---

  夜无忧睡着之后,白若萱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利用天地规则将雷爵召唤过来。

  正在打哈欠的雷爵一见白若萱,脸都要扭曲了:“你召唤本王有何贵干?”

  白若萱开门见山地道:“你这次来雪域带了多少护卫,有没有带兵?”

  “……”雷爵做出望天的动作,但只能看到房梁,最后挑开话题道:“你这里有茶吗?”

  白若萱严肃道:“雷爵,这件事很严重,我们来参加这个宴席不过是个幌子,夜幽国的太上皇想趁这个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他们想一统四国。”

  “……”

  雷爵的眉毛挑了挑:“真的假的?”

  白若萱表情凝重道:“你以为我是开玩笑吗?”

  “消息来源。”

  “夜无忧亲口告诉我的。”白若萱眉头蹙得高高的:“他被对方伤得很重,现在躺在我屋里。”

  雷爵这才变得警惕起来:“能伤得了夜无忧的人,那得多强?”夜无忧四国最强君主,在整个封之巅也难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更别说把他打伤了。

  看来夜幽国的太上皇是高手中的高手。

  不过也难怪,只有这么强的高手,才能教出夜无忧这样的君主出来。

  雷爵感慨了一句:“夜无忧告诉你这件事,他对你绝对是真爱呀。”

  哪个男人不爱江山?

  亲口把这件事告诉另一个国家的君主,这是自己拆自己的台。

  “总之,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先撤出雪域。”白若萱道:“你到底有多少人马可以保护我们撤退?”

  “精锐骑士十几个,随从和侍卫大约一百人。”雷爵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先回去部署,趁着天未亮我们行动更方便,一个时辰后,我们在雪域出口会合。”

  白若萱当即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雷爵回去后,白若萱匆忙将准备休息的白潇溶叫了出来,把目前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潇溶。

  听完后,白潇溶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这就去准备。”

  半个时辰后,白潇溶乔装成普通布衣骑上骏马,白若萱坐在了马车里照顾正靠在榻上熟睡的夜无忧,而他们的兵马则顺着另几条道秘密行走,以防动作太大,引起注意。

  到了雪域门口后,天渐渐变亮。

  雪域守门的人刚开城门,伪装成富商的雷爵也骑着马仆仆而来,他的骑士、随从、侍卫都打扮成家仆的样子。

  马车里的白若萱掀开帘子,与雷爵对视后,两人同时点头。放下帘子后,白若萱的心提了起来,连雷爵也伪装了,可见他心里对离开雪域这件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且内心有些忌惮。否则一个实力强劲的君王,怎么会沦落到伪装的地步呢。

  两拨人汇集的时候,原本出城非常的顺利,可出了门口却发现,迎接他们的是上万的兵马和足足有千人的精锐骑士。

  为首的是炎辰和端木嫣,他们身后则停了一辆华贵的马车,坐在里面的人不用看也知道是夜珏。

  见到端木嫣,雷爵错愕:“端木家族的小姐,我没看错吧?你们端木家族会让你掺合这种事情?”

  “端木家族?”炎辰仰头大笑:“在我们围攻你们之前,封之巅就没有端木家族了。”

  雷爵失笑,语气颇为讽刺:“看来你们能铲除第一家族,端木嫣姑娘功不可没,不知道你们家族的那些亡魂泉下有知,会不会爬上来拖你一起下地狱。”

  被雷爵讽刺后,端木嫣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一旁的白潇溶也忍不住开口了:“端木子失心系天下慈悲为怀,曾为封之巅的安定做过很多努力,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妹妹会背叛整个家族。”

  马车里,熟睡的夜无忧像是感应到了危险,猛地睁开眼。他刚侧头,就见白若萱跳下马车。

  “哟,真是大面子,居然这么多人接驾。”被围困已经成为铁一般的事实,但白若萱还是苦中作乐:“你们就跪安吧。”

  炎辰勒紧马绳,气势汹汹道:“白若萱,上次你阴损我,导致本王损失惨重,这笔账今天我们好好算算。”

  白若萱的目光却穿过炎辰,似乎懒于跟他对视,她直接看向了他身后的轿子道:“坐在里面的可是夜幽国的太上皇?既然来了,何不见上一面?”

  这时,柳絮从轿子后面走了出来,与白若萱四目相对,她满眼都是杀气:“我们太上皇的尊容岂是你这等废物能见的?”

  就在她的话刚落定,一道紫色的光芒射在了她脚下,像是给她一个警告。

  白若萱也愣了愣。

  她一扭头,就见夜无忧缓缓地向她走来,到她身侧时,他的手很自然地揽着她的腰,声音一字一句:“父皇,这是您未来的孙媳妇。”

  柳絮的脸色一阵惨白,她没想到夜无忧在这个时候还愿意站在她那边,他果真只要美人不要天下吗?

  “你既不屑与做君主,那么今天你也不是我的皇孙。”里面的夜珏并未露面,反而下达了通杀令:“炎辰,今日你我联手击杀白若萱和雷爵,这一战后雪国就是你的,雷国属于我们夜幽国,这个交易如何?”

  “那夜无忧呢?”炎辰问。

  夜珏答:“留口气,其他的随意。”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炎辰说着手一挥,身后的将士和精英骑士冲了上去。

  雷爵立刻召唤出自己的神器雷雷,冲进了千军万马中,想开出一条血路,虽然他玄力强大,周身也有自己的精锐骑士保驾护航,但对方人数过多,加上精锐骑士力量不容小觑,不消片刻,雷爵的侍卫和随从被斩杀,精锐骑士也损失惨重,就连他自己也负伤。

  另一边,夜无忧一马当前在前面开道,白若萱在他身后替他抵挡从后背和左侧的偷袭。

  混乱中,炎辰和柳絮一起发力,身体犹如一阵风,突击夜无忧和白若萱。

  “若萱。”

  夜无忧反手一挥,光芒霹雳般的弹射过去,却被两人挡住,眼看着他们的剑就要刺中白若萱的心脏,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周围的温度骤然变冷,像是掉入了冰窟里。

  冷风吹来,风雪咆哮着,狂吼着,肆意着。

  那些鹅毛般的雪像是一阵龙卷风,将飞射向白若萱的剑冻在了空中,然后碎成了片,变成了雪沫,洋洋洒洒。

  飞雪中,身着蓝色长衫的白潇溶一步一步走来,那些极致透明的雪花盘旋在他周身,让他看起来像是雪的君王,清冷、高贵、强大、高洁。

  惊魂未定的白若萱吸了口气唤道:“三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