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不要面子要饺子(1/2)

加入书签

  ps:看《舌尖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cp|w:470|h:284|a:l]]]

  “哥,那老板不是都答应赔钱了么?干嘛非要报警?”

  林砳砳脸带疑惑,遗传了父母极好的基因,即便是皱眉瘪嘴,却亦有种古灵精怪的小恶魔风情。此时看着红蓝二色闪烁的警灯远去,隐约还有警笛呜啸传来,小菇凉不由得转向了自己老哥。

  烧烤老板负担所有的就诊费用,还对全体学生赔礼道歉,能有这样的结果,大部分学生都觉得很满意了。

  所以,为什么还要报警?

  为什么要报警?

  求得良心上的安稳么?

  方博在心中失笑,良心的概念解构起来未免太深太大,他也从不觉得自己能拔高到如此程度。然而有些事情,如果遇上了却不做去,那是会一直闷在胸口无法舒畅的块垒,沉默了一次后,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习以为常。

  然后,某天你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现实打磨的无从去分辨了。

  那么回到此时此地▽,w△ww,中华美食,不是一直被自诩为吃货的我们,所津津乐道又骄傲无比的么?

  英国黑暗料理不提也罢;日本菜得形而忘神;土耳其菜没了香料就不知道怎么烹饪,唯余烧烤和凉拌……就连被冠以“大餐”之名的法国菜,高卢公鸡也选择性遗忘了美第奇家族厨子的贡献。

  配得上“味道”之称的,唯有我中华。

  可现实总爱打人耳光。

  有的人为中华美味骄傲,有的人却偷梁换柱以次充好。

  有的人孜孜苦寻一道失传的菜品,有的人却用工业原料欺骗我们的舌头和感情。

  难道因为那些所谓社会发展的必然,我们以后只能从泛黄的老照片和尘封的旧菜单上,才能找到一些中华美食的根与脉吗?

  所以,赔偿是必须的,但却远远不够。

  对于现在的方博来说,厨艺,已经不仅仅只是一条谋生之道,而是变成了一种追求在这个或只有立锥之地或宽广如礼堂的天地中,用有限的材料创造出无穷的美味,然后收获食客和自己的双重满足,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方博心里已有了属于自己的信念,只是有些东西不需要说出来,面对妹妹的疑惑,他这么解释:“不给个深刻点的教训,他明天还敢买坏东西坑你,而且那种人,根本就不配当厨师。”

  不配当厨师?

  林砳砳的脸瞬间僵了一下,有一种诡异的微妙感,扭头看着落后她半步的堂哥,小菇凉半是调侃半是无语的问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厨子啊?”

  “难道我现在不是厨子吗?”方博理所当然的反问。

  “额……好吧。”漂亮的小菇凉妥协了。

  她默默记下了自己老哥的心路历程,然后么,打算回头跟自己老妈好好告上一状。

  方博有计划有信心?

  那是她老爹说的,他们家两个女人可不觉得当厨子的计划有多棒。

  帅气的男人偶尔下厨,那是萌点。

  以厨师为职业,终身混迹在柴米油盐里烟熏火燎,那是槽点。

  充满了吐槽**的林妈妈方姑妈,早就开始暗搓搓的行动起来了帮侄子物色一个新工作。

  等工作的事情确定以后,让老妈跟老哥撕哔去吧,我旁边看热闹就好。

  不多嘴不掺合。

  林砳砳也暗搓搓的给自己确立了定位。

  彼此告别的时候,汉子们纷纷表示可以约一约足球篮球,电脑k歌,方老大你喜欢就好,咱们不挑的;妹纸们稍显矜持含蓄,表示加qq好友留待日后交流厨艺,嗯,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交流……姑奶奶又不傻,会光天化日之下明说么?再说真有什么念想,不还有个近水楼台的林砳砳么?

  最后,时间留给兄妹二人。

  “哥我回去了,对了,我妈让我把这个带给你,赶紧拿走。”

  方博接过来一看,是时下最流行的罗继雅。

  智能手机方兴未艾,水果什么的,还是小部分人群彰显逼格的高端存在,核桃克星罗继雅,就是现在学生党们的标配了。方博原本打算寒假打工后,也给自己弄一个用用,方便练习导员同学,只是离开学校去了三味鱼坊后,就没了这个念头。

  既然是小姑送的,那么就收下吧。

  方博从来不奢望能力外的物质享受,但也不会扭捏拒绝亲人朋友的真心实意。

  所以,他干脆的接过了手机,对妹妹大方笑笑:“拿着可以,有一点先说清楚不许半夜三更发什么‘姿势不对起来再睡’。”

  逗比妹妹立时心塞。

  妈个鸡,未卜先知神马的,这是要让自己了无生趣啊!

  ……

  小姑不仅送了手机,连手机卡都提前准备好了。

  先给她打个电话,免不了又被埋怨几句后,方博拨通了家中的号码。

  “啷个是个新号子嘛……啥子,电话是幺妹儿个滴?你钱不够花还是爪子?”是父亲不是母亲,可蛮奇怪的诶,打个电话就能激发人类的话痨属性么?反正方博在家的时候,老头子绝壁没这么唠叨。

  “钱够花,老汉儿你又不是不晓得娘(一声)娘她滴脾气,我敢说不要,她逗敢册了我滴肋巴骨。”

  方爸爸想了想,好吧,妹子吊打儿子无压力。

  “娘娘疼你是她,你也要懂事,过的切就莫给别人添麻烦,晓不得……嗯,你妈要跟你说,嗯……”

  噫,这意犹未尽的咂巴嘴……

  可惜一旁方妈等得心焦,老公和儿子比?当然是儿子更重要嘛,抢过电话:“博娃儿,上班儿还好撒,你一过人在外头,不求你好生争气,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哎哎,你个歪脚杆边上切,拱个麻花儿拱。”

  哈?方博愣。

  “没说你,说你老汉儿。”方妈瞪了丈夫一眼,无视男人尴尬的脸色赶紧解释:“他挨起我听你滴电话,倒拐子戳到我咯。”

  笑。

  不用老妈多加描述,方博都能脑补出自家老爹那一脸的不自在了。

  “你莫操心屋滴,我们逗蛮好,你婆婆她精神也好。哦,屋里养滴猪儿才杀哒,割老两百多斤肉……”

  又笑。

  “你爸爸昨天才把灌肠熏起,我说你喜欢吃腊肉,喊他又腌了几块熏二道。他嫌屋后头滴树叉叉儿太屁喽,还专门克山上砍了一盘……”

  方博脸上的笑容渐渐抹去,怔怔的走了神。

  “还有杀猪那天的酸汤锅子,你老汉儿还跟我说,屋滴少个人,弄个锅子逗吃不完……”

  方妈絮絮的说着,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