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北海道的星光(1/2)

加入书签

  由于起飞时已经接近傍晚,虽然飞行时间不过是一个小时,韩小七和权志龙到达时候已经黑夜降临。。 更新好快。

  在北海道的函馆,远离东京的拥挤繁华,他俩才觉得日本还能这么大,冬季积雪的街上,行人寥寥,圣诞树孤独的伫立,而选择来函馆的原因很简单,这座城市有着日本最美夜景的美誉。

  到了北海道,权志龙终于有些放松,这里没有在东京那样容易被人认出来,但是新的问题随之产生,作为日本最北的岛屿,原本打算去排练的龙哥只穿了薄外套,下了飞机,凛冽的风吹来,就好像要冻成冰棍一样。

  即使是再时尚的龙哥,遇到了绝对的严寒也无法潇洒起来了。

  和韩七欢围着一根围巾还拥着小七取暖的龙哥,到了室内才觉得好了许多。

  “oppa,年纪大了就不要只要风度不要温度了啊。”韩小七解开缠在两人脖子上的围巾,吐槽。

  “小七你是不吐槽不开心啊。”龙哥吸吸被冻红的鼻子,和小七抬杠都没力气。

  “过来,过来。”韩七欢拿这个比她长4岁却还不知照顾自己的家伙毫无办法,只得拉着他,跑去商店买御寒的大衣。

  “这些大衣好丑啊。”权志龙看着街边小店里的大衣一脸不满意。

  韩七欢没搭理他的吐槽,只是拿了一件最厚给他推他进去试试,自己也拿了件情侣同款来试。

  虽然两人都是时尚圈达人,虽然这大衣穿身上真是没有美感,但没有什么比温暖更重要,穿上了大衣就脱不下来的龙哥试衣前‘花’了15分钟吐槽衣服各种缺点,穿上后就只要1分钟就决定买下来。于是十分钟后,两人穿着同款的情侣大衣踏上缆车,欣赏全日本最美的夜景。

  “呀,真漂亮啊。”韩七欢趴在栏杆上感叹。

  “风景美好是因为和对的人在一起。”权志龙难道的感‘性’了一把。

  “果然是词曲家啊,一出口就是不一样呢。”韩七欢认真的开口。

  虽然是夸奖,龙哥却总觉得是在嘲讽吧,难道自己是抖

  一把揽过韩七欢的脖子,夹在臂下,“心口不一的小坏蛋。”

  “呀,oppa,对待‘女’朋友太不温柔了啊。”

  “我会慢慢温柔给你看啊,放心吧,wuli小宝贝”

  “你好‘肉’麻啊,受不了。”换个姿势被龙哥整个抱住的韩小七受不了的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嗯?‘肉’麻?没有啊。”权志龙低头在韩小七耳边用萌音撒娇,要是其他的男人估计韩七欢会一脚踹飞过去,但是权志龙,竟然意外的和撒娇这两个字很和谐,或许是因为长相关系?

  函馆的夜晚灯火辉煌,霓虹绚烂,一盏盏的灯光堪比星空,但是看久了却也觉得不如真正的星空美丽。

  “oppa。”

  “嗯?”

  “唱个歌吧。”在龙哥怀里找个好位置倚靠的韩小七说。

  ohbaby当你离开我我的心因你而哭泣

  ohlady今天我辱骂我自己

  痛苦来自爱的伤口受的伤害不能减轻

  回望只有你的足迹留下我又擦拭著眼泪

  我的手经常拥抱著你的手臂

  你常常在我的臂弯中熟睡

  ……

  没有说什么,一曲温柔的ohbaby在权志龙口中缓慢‘吟’唱,一直都擅长‘浪’漫,会制造惊喜的权志龙觉得曾经做过的那些‘浪’漫惊喜,都比不上今晚在北海道异国他乡的两人静静相拥,在函馆灯火通明的夜景下,缓慢‘吟’唱的歌谣,没人认识的城市,只有两个人的旅行,今天一天发生的事,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不负责任的‘交’往,两人居然就这样开始,而且还来到了北海道,权志龙赌上所有的恋爱经历发誓,他从前可真没遇到过这样的,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冲动。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一年中不间断的相遇,从首尔到东京,现在依偎在北海道的星空下,从不相信命运的两人也不禁怀疑难道真是有缘分这回事。

  歌声渐渐隐淡,经历了‘混’‘乱’一天的韩小七早已在权志龙开口的几分钟就昏昏‘欲’睡。

  “唔,有点困。”推开龙哥的怀抱,在原地蹦了几下,再次感受到冬风割脸后,那点睡意也迅速消散了,“我们堆雪人吧。”

  一边说着一边就跑到不远处玩了起来,“我要堆个丑萌丑萌的雪人。”

  “审美崩坏的‘女’人。”看着韩七欢堆了个造型奇葩的雪人,龙哥也忍不住装扮起了它,力图拯救这个丑萌到不行的韩氏雪人。

  “哈哈哈oppa你给他戴上你围巾和眼镜,这样看真的好像兄弟啊。”看到带着墨镜围巾的丑雪人,韩小七乐不可支。

  “呀,韩小七,这不是你家的雪人吗”

  “取个什么名字呢,权萌萌?权志丑?”韩七欢一本正经的开始想名字起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不忍直视的权志龙觉得真是自作虐才多出个雪人兄弟。

  在韩小七怂恿下,龙哥在推特发布了雪人照,并说:

  我的兄弟,权萌萌,简直帅呆了配图是一张带着墨镜围巾却还是奇丑无比的雪人

  —‘鸡’涌君又卖萌了!

  —啊啊啊啊,好喜欢~~bigbang加油!

  —圣诞快到了,‘鸡’涌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