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十全文完(1/2)

加入书签

  c_t;春节如期而至,秦初姚的肚子却是超过预产期一周都没有动静,医生说若是再过一周还没有动静就要剖~腹,对此秦初姚心里非常抵触,继而由抵触变得紧张。(?棉花糖八零电子书/

  她在医院住了一周,见过顺产也见过破腹产,两两相比,她觉得顺产比剖~腹好太多,虽然生的时候非常痛,但产后受罪少,恢复快,而剖~腹则是截然相反矗。

  她的意愿大家都懂,也都支持,但掌握主导权的孩子不肯出来报道,再多人支持也只是然并卵的事。

  秦初姚不想在医院过年,横竖她现在也没有半点要生的迹象,苏铭堔在得到医生允许后帮她办理出院手续,等过完这两天再回来待产。

  秦初姚开玩笑的说自己怀的可能是哪咤,苏铭堔则回应,若真是哪咤,出来就先打他屁屁汊。

  若是女儿他可以怜香惜玉,若是儿子,就算他真是哪咤转世他也想打他屁屁,他捧在掌心里的老婆那轮得到臭小子造次?

  团年饭依旧是设在苏老爷子那边,一大家子围桌而坐,其乐融融,席间免不了会问起秦初姚肚子里的孩子,也免不了问起苏浩然与苏涵意的感情状况,尤其对苏浩然,简直跟逼婚没什么两样。

  他已三十好几,他身边从没缺过女人,但除了陈琳琅曾在他身边待过两年,其余女人都没超过三个月。

  面对众位长辈逼婚,苏浩然不以为意的答复,“不就是老婆嘛,你们想要我分分钟给你们领一个回来。”

  “不三不四的别想往家里带,正儿八经的给我找一个,不行就让你~妈给你安排相亲。”若不是过年,苏老爷子听他那吊儿郎当的语气定是会大发雷霆。

  “正经还不容易,改明儿我去找个在校纯妹子。”

  苏大伯重哼,“能随随便便就跟你的在校女生也不见得能纯到哪去reads;。”

  苏涵意正暗自庆幸大家都把注意力转到堂~哥身上,下一刻苏母就补上一句,“你也别高兴太早,这亲你也是要相的。”

  哎,苏涵意暗叹,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才二十六岁,如花似玉的年纪,愣是被他们说的跟嫁不出去似的。

  饭后,一家子转到客厅看春晚,到十点多时,秦初姚忽觉肚子疼,第一次她没在意,生生忍了过去,到第三次她忍不住了,一把抓着苏铭堔大~腿,“阿堔,我肚子疼。”

  白天刚出院,当晚又回去,苏浩然充当司机,苏铭堔搂着秦初姚在后座,看着她疼得汗啧啧的脸,拧成麻花的眉,他一哄她一边鼓励,心里却是被焦急填满。

  小家伙很会挑时间来,也很能折腾,大年夜晚十一点到医院,确诊是要出生却硬生生磨到初一晚上九点十二分才呱呱落地,白害她妈妈死去活来的痛了二十几个小时。

  甚至在她落地前一个小时,医生还准备给秦初姚做剖~腹产手术。

  哭啼声响彻产房,秦初姚在听完医生欣喜的报道,“生了,是个女孩。”后再撑不住晕了过去。

  听到哭啼声,苏铭堔绷了一天的心倏然放松,附身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却在她晕过去那瞬间再度焦急起来,忙叫她,又问医生怎么回事?

  “没事,她只是累到睡着了。”医生如是说。

  从进产房到孩子出生,他任由秦初姚抓着,一直保持一个动作姿势,就是现在护士把穿好衣服的孩子抱到他面前,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让护士把孩子抱给外面的家人,一颗心就紧紧扑在他妻子身上。

  秦初姚这一觉睡到半夜才醒,醒来时病房里还剩龙朝英与苏铭堔。

  苏铭堔坐在床边,趴在病床沿睡着了,被子下的手还紧紧握着她的,龙朝英正给孩子喂奶粉,见她醒来欲询问,秦初姚立刻举着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她指着小床里的孩子,示意龙朝英把孩子抱给她看。

  龙朝英放下奶瓶,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轻脚走到病床另一侧,掀开被子小心放到她身边reads;。

  孩子是醒的,刚吃一顿饱,手舞足蹈的,红红的小~脸咧着在笑,秦初姚看着心都软化了,觉得这一天一夜折腾都是值得的,她很想起身抱抱她,可是想到另一边紧握着她的苏铭堔她又打消这个念头。

  她不想把他吵醒可他还是醒了,在她侧身看孩子时。

  “老婆。”他叫她,声音沙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你醒了

  tang,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饿不饿?”

  “我没有不舒服,有点饿。”他没醒她不想吵他,可她醒了,她也不想瞒,她是真的饿了。

  “你等会,妈刚送了吃的过来,我马上给你盛。”苏铭堔立刻起身,龙朝英却忽然道,“先带她去上个厕所,回来再吃。”

  “我没有想上厕所啊。”无论是大便还是小~便,秦初姚都没有。

  “没有也要去。”碍于苏铭堔在场,龙朝英也不好把话说明,但她脸上所表现出的来的意思苏铭堔懂了,那就是这厕所一定要上,虽然他并不清楚原因是什么。

  “听妈的,我抱你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掀开被子弯腰抱她起来。

  “我可以自己走啦。”她只是身体虚了点,并不是不能走,她住院待产那几天,看到那些妈妈生完孩子第二天都是自己走的。

  苏铭堔是不会让她自己走,她被小丫头折腾一天一夜,他都心疼坏了,只觉得怎么对她好都不够。

  两人上完厕所回来,龙朝英已经把苏母送来的吃的都盛好,见他们进来,她找了个理由出去,把空间暂时留给他们一家三口。

  苏铭堔并没有把她放她坐下,而是把她放到床~上,让她靠着床头,他则把小餐桌移到床边,像那年她出车祸时那样,亲自端着碗喂她。

  不时与她一起逗逗孩子,轻声细语的脸上皆是初为人父人母的欣喜,满心满眼皆是柔情。

  这个春节于苏家而言无疑是喜庆的。

  秦初姚坐月子期间,杨紫萱隔三差五就带着她家乐乐过来,闲时宋子倾也会跟着一起,每每看着粉~嫩粉~嫩的小若初他都好生羡慕,当初他可是心心念念都想要个女儿来着。

  现在经常看着这么粉~嫩可爱的若初,他当初坚决不生二胎的想法渐渐有些松动,尤其是在他每每想多会抱一会,苏铭堔对他说,“想要女儿跟你老婆回家生去。”的时候。

  苏铭堔迄今三十岁的人生里,婚前是妹控,婚后是妹控加妻控,现在又多了一样,女儿。

  可见,他这体贴入微的好老公是从小训练出来的。

  倒是乐乐在若初出生第二天见到她时说了句很不讨苏铭堔喜欢的话,他说,“蜀黍阿姨,妹妹怎么长这么丑啊?”

  当初若初脸上邹巴巴,红彤彤,胖嘟嘟的,可不就是丑嘛,乐乐觉得自己审美没有问题,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蜀黍会不高兴,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喜欢他跟小妹妹玩?

  妈妈告诉他,男孩子不能说女孩子丑,那是不礼貌的,可是说实话也不对吗?

  才三岁的乐乐第n加一次觉得大人真矛盾。

  “蜀黍,你让我跟小妹妹玩嘛,我有奥特曼,有好多玩具,好多吃的,我想跟她分享。”乐乐围在苏铭堔身边,眼巴巴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若初。

  现在若初脸不皱,也没第一次见到那么红,虽然还是胖胖的,但他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若初丑了,他觉得她长得好可爱。

  “妹妹小,你那些东西她现在还用不着,等她长大你再跟她分享reads;。”杨紫萱告诉他。

  “哦那好吧。”他好像有点明白了,眨巴着眼看苏铭堔,“蜀黍,等妹妹长大你让我带她一起玩好不好?”

  “好,但你要答应叔叔不能欺负她,也不能让别人欺负她。”苏铭堔不至于跟一孩子置气,只是乐乐在幼儿园是个出了名熊孩子,而他家若初现在又那么小点,软~绵绵的,万一乐乐下手没个轻重,他可是会追悔莫及的。

  “我不欺负她,如果有别的小朋友欺负她,我就帮她报仇。”他在幼儿园都没人敢欺负他的,只要他想保护的人就一定没小朋友敢动。

  客厅里响起几个大人哈哈笑声。

  杨紫萱没待多久便把乐乐交给宋子倾,而她则上楼去看秦初姚,秦初姚因为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月子前期,除了吃饭苏铭堔基本不让她下楼,大部分时候她都在卧床休息,而她也经常卧着卧着就睡过去。

  秦初姚在苏铭堔的严苛要求下坐了个非常传统的月子,用苏铭堔的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任何与她身体有关的事,他都不会马虎,为了能够更好的陪她,监督她做完整个月子,他把从没工作过的苏涵意扔进公司,让户力行与苏浩然协助她工作,而他自己则窝在家里充当幕后。

  对此苏父也没反对,反正公司交给他了,他爱怎么着那后果都是他是自己承担,再者,他也觉得苏涵意需要历练,而有户力行与苏浩然在,他也并不担心公司会出大乱子。

  苏浩然早期与苏铭堔争夺过公司掌管权,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不会真做出让公司无法挽救的事,那样对他没有半分好处,更别说他现在早已没有当初那份心思。

  秦初姚坐月子时,除了杨紫萱夫妇经常来,江小冉与钟逸宸也来过几次,还有于洛,自那日与顾西泽确定恋爱关系,他便带她正式见了秦初姚跟杨紫萱,而她与她们的联系也渐渐多了起来,更多的是顾西泽走前嘱咐过,让她们帮他照顾着点。

  尤其是嘱咐杨紫萱,毕竟那时秦初姚是个孕妇,她能照顾好自己不出状况已是不易。

  在秦初姚第一万次觉得自己会在家悟出痱子后,漫长难熬的月子期终于结束reads;。

  这一个月对她而言简直跟坐牢没什么区别,尽管她后期已经被允许可以在家里自由活动,但苏铭堔愣是没让她出过苏家大门。

  她以前从来没想过,她家阿堔竟然也会有这么古董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