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奴。下次欲望行动,他们还合作。

  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身影,张凡忽然脊背有了一丝寒意,这就是算计。

  他又看了眼苏烟。

  苏烟忽然也在张凡的目光中读到了一抹敌意。

  “这几个人聚在一起,不知道他们要对付的是谁?竟然会让这几个人联合了起来,而且这些人还都想把对方弄成性奴,真是稀奇!”

  “人心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苏烟暗自长叹。

  这些人,可以算作杀人机器、任务利器,只是不知道在社会上,他们的另一面,又会如何?

  为了任务而任务,为了刺激而刺激,追求人生的极致,到头来,又有几多人可以命运长久!

  不行,他的命运一定要自己掌控!

  嚓的,现在轮到老子来主动出击了!

  “dl004死亡、fB020死亡……”

  空中又传出一个刺耳的警报声音。

  两个人飞速奔了出去,“这次可以出去了。”

  既然刚才那些人都已经奔走,不知道出去了多远,那么现在一定是安全了。

  张凡领先从隐藏的地方走了出来。

  真是深山老林!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树林里慢慢的穿行着。

  也不敢走的太快。

  约莫到了第二天亥时时分,又一名落难了。

  现在,除了苏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人数越少,相反还是越危险的了。

  都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

  忽然听到一块巨石后面有刺拉拉的响动。

  “谁?”

  张凡喝了声,左手扣住了五只钢镖,苏烟也在第一时间做了预警防卫。

  “谁也别动手,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一声低沉的男中音从石头后飘出。

  接着先是露出了三支冷厉的箭头,然后是黑洞洞的目光!

  竟然又有一个家伙带出来自己的武器,破了规定。

  张凡左手还扣在钢镖上,“你一弩杀不了我们两个,但我们两个同时出手,却可以叫你在瞬间变成筛子!”

  张凡毫不经意的样子,“要不,哥们来试一下……”

  “是么?你们的手再快,又会有我弓弩的机关快?”

  张凡插科打诨的神情,袁野却毫不吃这一套,仍旧不阴不阳,而且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的左臂的麻烦不小,有胸骨下想必已经洞穿,气血不稳,我朋友是做警局法医的,他教我会看重伤人的面色,而且你的身子前后轻不一,强弩而已!”

  苏烟忽然道。

  “你怎么……嘿嘿诈我吗?如果我真如你说,我还能站在这里?”

  袁野先是面色一变,紧接着却似有所觉,马上恢复镇定。

  “我知道你,你叫袁野,你的左臂本就是他的一个同盟伤了,你以为他不知道?”

  张凡的先前的同盟死了,但是却给对方留下致命一击!

  这一连几句话,可让袁野再也坚持不住了,脸色转白,强大的意志力,竟然有崩溃的趋势!

  “你……不要动手,我们联盟如何?我知道补给源在哪?”

  “我们已经知道了,可惜!”

  苏烟道。

  “你们知道的可是距离此地往北三公里处?”

  “你也知道?你怎么知道补给源投放在哪?”

  苏烟变了脸色。看来果真是苏烟所知道的。

  “如果是,那就不用去了。已经被十一月的几个人取到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她们也是要奔下一个补给源的,因为下一个补给源得到,将是最好一个,谁得到谁就有希望撑到第四周结束。成为这次行动的胜利者!”

  “十一月的?”

  袁野这个词吸引住了张凡,那就是说说朱七七终于要露面了!

  1加载中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看谁吃了谁?

  张凡一下子提起了精神,什么也没问,直接变道,“好,我答应你!”

  张凡斩钉截铁的道。

  就这样,三个人心照不宣的组合在一起。

  要是在外面,都是兄弟,就是在部队那也都是兄弟,而今天,此时此刻,双方却彼此为死神!

  也许稍一疏忽,都会导致丧命。

  利益就是这样,勿怪人心向北!

  补给源。一共在这四周的时间,会有四个补给源出现在山谷中,前三个补给源都给谁瓜分了,张凡不知道,但却知道,越是临近最后,那么补给源越是重要,甚至还是一枚定时炸弹,即便你找到了补给源,却未必有命用。

  在茂密的森林里穿行了很久,东方黎明的曙光燃亮了山谷,让本来阴森恐怖的森林多了一抹生命的朝气。

  他们也终于走到了这片森林的尽头,天幕就像被一把大手当空扯开了一样,出现在三个人面前的是一个小湖,湖水上面落满浮萍、还有一些枯枝、朽木也杂陈在浮萍之中。

  湖中间偏向他们这边的位置有小块凸起的陆地,就好像是一个小岛,只有约莫几百平米的样子。

  在陆地上堆着一些东西,三个人的视力够好,几乎都可以看得清这些东西上面的字迹:加州牛肉罐头、横琴烤耗片、灌装笑哈哈矿泉水、还有俄罗斯伏特加……

  而且更叫几个人目露惊色的是那巨大的半沉入湖水半搭在小岛上的降落伞下,还露出了一节冲锋枪枪托。

  fmg9,9毫米口径的可折叠式冲锋枪,逆天的近战神器。

  张凡一眼就看到了。而且看其枪托局部,便知是地道美产精工。

  如果在刚才,几个人可能都觉得是食物、药物是最重要的,但是此刻却发现还有更为重要的道具。谁要是把它抢到手,那就注定他可以胜出了。

  张凡心里念叨着,这家伙要是搞到手,吗的,小爷还怕谁了,见一个突突一个。

  嘿嘿……

  怎么过去?谁先过去?

  这是个问题。

  能够保证生存的物资就在眼前,三个人却在同一时间凝住不动了。

  但是同时也会让人产生更为警惕的心理!

  岛上会不会有隐藏的危险?

  为什么这么一堆物资丢在这儿,而没人取得……

  会不会有人已经在这里殒命过?

  就在三个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没动静的时候,突然,湖水一阵异动,紧接着水面上忽然浮起一道水线,闪电般像三人划来……

  “不好,食人鳄!”张凡喊了声。

  这一声提醒,就好像炸弹一样在三个人中间炸开。

  如果是在平常,倒也不会引得三个人如此惊慌,但是现在都已经精疲力竭,全靠毅力支撑,浑身上下都是伤口……

  如何会是巨大食人鳄的对手。

  而且每个人手中的保命手段,却又不敢轻易使出,否则就是杀了食人鳄,那下一个死的却肯定是自己!

  “我们一起来出手!”

  袁野本在两人旁边,这时反倒是他够义气,身子一闪就率先冲了上去。

  原来三人 ,谁都不愿意走在最前面,因为背后是不长眼睛防范的,但是此刻不一样了,现在最主要的对手是那条就要冲上来的鳄鱼,就是傻子都不会在此刻做小动作,都还嫌肉盾不够呢。

  见到袁野冲了上去,张凡二人也不迟疑。

  钢镖捏在手中,当做匕首使,仅仅盯着那水线飞速奔到,苏烟则把弯刀横在胸前。

  哗啦,一张血盆大口,突如其来从水中轰然窜出。

  直接吞向最前面的袁野。

  张凡喝苏烟则看准时机,手臂连挥,纷纷扑上去。

  食人鳄全身鳞甲如铁,几乎可以说刀枪不入,唯一最为致命的地方不过是其下颚喉咙的半尺方位。

  在那种一米多宽的獠牙巨嘴下,深入险境,显然极端危险!

  但是只能如此。不拼命就是不要命。

  多亏有袁野在前,还是替二人转移了食人鳄的主攻方向,无疑是帮了大忙了。

  苏烟的一双弯刀划过了一条水线……

  “刷……兀傲……”

  食人鳄一双浑浊的泥黄|色的凶睛却忽然奇异的转向了后面的二人。

  而那袁野此刻则一下子转了个身,潜入水下。

  “怎么回事?”

  张凡大惊失色。

  他甚至食人鳄和鲨鱼之类的凶兽,攻击的对象无不是身上染满血腥气的活物,而此刻三人身上则都是伤痕累累,按照常理,都是其攻击的对象,但是却为什么中途放弃了袁野,而突袭他们呢?

  这一念头也就是在千分之一个刹那,便自闪过,哪里有机会分析。

  张凡手中的两只钢镖电也似的射向鳄鱼下颚咽喉……

  苏烟的弯刀也在同一时间望着同一位置斩落下来。

  “死畜生,看是谁吃了谁?”

  噗……

  “兀傲……”

  食人鳄嘶吼一声,那条坚硬如铁棒的长尾像利剑一样,划开湖水,弯曲着扫来。

  一吞一剪……

  苏烟只觉得胯骨上咔嚓作响……

  紧接着奔出的力道便在半路上失去了,半个身子沉入水中。

  “咕噜噜……”

  “嗖嗖嗖……”

  接着,从水底连着射出了三支弩箭,闪电般直奔张凡。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张凡的逆鳞

  然而就在这时,苏烟却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挡在张凡的前面。

  “苏烟……”

  张凡大声嘶喊,甩脱了鳄鱼的垂死一击千军一发之际,将手向着苏烟一捞……

  左手扣着的另外五支钢镖全部顺着那弩箭飞出的水位射去!

  “苏烟……”

  张凡一把将苏烟揽在怀中。

  但是却看到两支弩箭已经全部射在她的胸口中!

  从弩箭旁边,血汩汩的流出……

  瞬间就染红了湖水……

  而在那湖水较深处,鳄鱼还在艰难传动的身子后仍旧连着响起几声水花……

  一条血线渐渐在水花出泛出。

  “吗的!你给老子去死!”

  张凡怒吼一声。将苏烟用力一推,到岸上水草和石头之间。自己的整个身子则如同炮弹一样,斜着像那血花翻涌处扑去。

  普通……

  在水中张开双目,却见袁野正在向那补给的小岛上拼命游、潜去……估计张凡的钢镖已经伤到了他的重要部位,所以他的潜水也是极为艰辛。

  正给了张凡追上的机会。

  相比三个人,张凡的伤势应该是最轻的了,而且此番又是盛怒出手,速度甚至比平时还要快。

  连着一个猛子,赶上袁野,右手一探,便抓住了他的脚脖子,左手握住钢镖,往袁野的小腿肚子便是一刀!

  “啊呜咕噜……”

  袁野吃痛一张嘴,便呛了一口湖水。

  他也反应超快,回身从腰中拔出短匕首,在水中回身虽然慢,但躲得也慢……

  张凡的臀部和一只手臂也被捅了两下。

  “吗的,我干死你!”

  张凡怒火中烧!

  此刻的张凡就好像疯了一样,全然不顾疼痛,手中的钢镖,也不管对方的身上还是屁股,一顿乱插……

  直到对方的身子再自己的手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挣扎、反抗,张凡方才按耐住愤恨,停下手……

  一头冲出水面,长长的呼了口气……

  而这时又两个人影出现,纷纷在水中窜向张凡。

  手中都是匕首。

  但是张凡此刻已经杀得眼红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身子游水的速度竟然急速大增。

  手中的钢表带着水中红色血线,迎了上去。

  这两个人影自然是色和尚和鹰眼。

  两个人本来以为张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此刻所爆发的力量,完全不像人的力量。

  大腿上、胳膊上又连着被扎了几刀,可惜却像不是扎在自己身上一般。

  人却更疯狂的扑了过来。

  在水中的张凡浑身是血,如同一只恶魔。

  色和尚怕了久经沙场的鹰眼也怕了!

  直到中了两刀,想要转身逃离的时候,张凡却已经不会叫他们离开了。

  两只钢表闪电般在水面划过去,鹰眼的脑袋上边中了一刀,渐渐沉下去。

  而色和尚,此刻却挣扎着逃上了岸,可是他刚自上了岸,面对的却是一个身着绿衣的女人。

  这个女人双目冰冷,面色阴沉。

  “幽灵猎人?”

  色和尚只说出了这句话,就没机会再说话了……

  “苏烟……苏烟……”

  张凡转过头拼力游向岸边。

  见苏烟的身子软软的靠在了岸上水草中。

  这个人是未了他挡了两弩, 张凡心里无比酸痛。

  无论对方是什么原因,在这样的地方,她竟然会为自己丢掉生存的机会。

  这是张凡这辈子,第一个为他去死的人!

  苏烟!

  张凡此刻就好像被触动了逆鳞,野兽一样嚎叫。

  嚓,怎么会这样?明明袁野也是重伤之人,为什么会被鳄鱼放过?难道是袁野的身上还带有一种药物,可以散发着能够叫食人鳄都混淆血腥味道的药物?或者说袁野本就是在发现了这补给源的地方有食人鳄,但是苦于无法接近,便引自己和苏烟来给他做肉盾。

  还有就是,这些人袁野、鹰眼、色和尚等等都是一起的,而他们为什么要专门来针对自己喝苏烟?

  畜生,他叫你们身死都无法超生!

  张凡野兽一样发狠!

  “苏烟!你不能死!”

  张凡狂吼一声。抱着苏烟,一脚踏过那条巨大食人鳄的尸体,身子向前一跨,紧接着,掉入水中,一只手划水,三番几下,就爬上了那个微型小岛。

  在这同一时间,幽灵猎人两次举起了手枪,但是两次又放下了手,她在河岸边安静的坐了下来,在她后面站着一个女人,莫心。

  又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

  “你怎么不下手?”莫心面上带着不可捉摸的妖艳笑容问,“这绝对不像一个幽灵猎手的行事风格,而且我听说好像这个小子曾经与你有过过节!”

  “不是天下所有男人都会负心,也不是天下所有女人欲望过后能断腕!他又一次让她转变了看法!”

  幽灵猎人眼睛中闪过一抹讨厌之色,缓缓的道。

  张凡受伤的手臂上血染着补给物资,张凡把苏烟放在身边一只手扶着,一只手在物资中扒拉着。

  什么罐头、什么饼干都叽里咕噜的朝着河里滚去。

  药呢,药呢……

  找到了!

  张凡一下看到了一个小药箱,用钢镖撬开箱盖,职业的经验,使他对于这药箱中的药极为熟悉,不一会就从中泛出止血药、消毒药水、手术刀,还有一些类似于冰毒之类刺激神经的东西。

  第一百一十九章 是游戏还是阴谋?

  “苏烟,别怕……有我在便没事的……”

  虽然苏烟此刻已经昏迷了过去,气息微弱,几乎随时都会停止呼吸,但他还像是能听到一般跟她说这话。

  给她处理伤口!

  嗤啦,两手用力一撕,苏烟的雪白胸 脯就呈现在张凡的眼帘。

  一双比浪花还水灵的波涛静静的陈列眼下。两颗粉嫩如樱桃的胭脂轻轻点燃在雪白之中。

  让张凡一时手下一缓,神情顿了下……

  “吗的,这是在干嘛!嚓!”

  张凡张开手掌,照着自己的面颊便是一巴掌,“清醒点!”

  吃了自己的一巴掌,张凡要紧要,开始给苏烟取箭、止血、消毒、上药、包扎……

  手法极为熟练。但是在这一过程中,苏烟竟然连哼都没哼!

  “苏烟……”

  张凡双手用力的抓着她。一双虎目中落下泪来……

  这可能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落泪!

  “你看,他们现在有了吃的,喝的,还有了fmg9冲锋枪,全精工,就是铁甲狮来了也能打成筛子!”

  苏烟还是没有动静,鼻子中仍旧有着或有或无的气息。

  “药……”

  张凡想起来了什么……

  又在药箱中翻了下,从里面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里面装着蓝色的液体。

  这是清神咖啡因,醒神、提气,张凡将这蓝色的液体,顺着苏烟的嘴角倒了进去……

  时间不大,果然苏烟的呼吸渐渐的重了起来,半个时辰左右,竟然奇迹般的张开了眼睛……

  “快醒醒……你是最优秀的特警了,哪有那么容易挂掉?”

  张凡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苏烟攒了好半天的气,终于说出一句话来,“知道我为什么替你挡了那一下吗……”

  “先别急着说话,安心提气!”

  张凡用手指按了按苏烟的香唇。

  苏烟的脸色出奇的平静,虽然惨白如纸但却有一抹红晕,“知道为什么他知道很多事吗?”

  这……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每一次欲望行动都是一个残忍的计划,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些秘密吧!”

  苏烟的脸色苍白,但是被咖啡因提气,仍旧可以断断续续的说出来。

  “欲望生存行动不是表面这么简单,你们不知道的是,这行动本身,每年都有两个名称,一个叫祭品,一个叫香火,祭品就是要牺牲给人看的,香火是点着吸引下一次行动的香客的!”

  “什么意思?”

  张凡如同坠入五里雾中。

  “二十队男女,多数都是祭品,其实就是送死的。我也是。”

  “那我呢?”

  张凡忽然想到了自己。

  “你是香火!”

  “为什么?”

  “你是上次俱乐部死神在线的胜利者,也就是过了这次考核任务,便会是俱乐部的死神会员之一,所以会是俱乐部着重培养的一个人。是香火。”

  “那朱七七她们呢?”

  “鹰眼、地雷等本是上几次的香火,但是这次是要死掉的。朱七七也难以走出去。本次香火只有五个人,但是却不包含她!”

  “骗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