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从背后搂住她赤裸的腰,孙倩不知道是谁,也不在乎他是谁。孙倩想她已用跳舞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这时,她注意到了白洁,她也扭动得更欢快,她那黄色的的裙子布料很轻薄,大幅度的旋转也把裙裾带动起来,不小心就会现出内裤来,好像她要把心里那臊动释放出来,她要把煎熬的情欲发泄,她要让身上激越迸流的血液奔放出来。他又摸了摸孙倩的臀部,并对她微笑,孙倩受不了这漂亮的男人,他觉得孙倩很聪明,一脸静莫,也就更加放肆,〃你有一个可爱的屁股。〃他俯下脸来几乎贴到她的腮边,在音乐里对她呼出热乎乎的气,对着她耳边嚷嚷着,音乐太吵了,孙倩就操了他一声,心里却想谁叫你那么漂亮,使她变得神经质,孙倩原来不爱说粗口的。这是她很久没有的一句骂人话,倒把自已吓了一大跳,这话说得真带劲,真剌激,真痛快。

  不这么说,心里那点感叹,那点震动,那种迭宕,可怎么发泄出来。孙倩一下子领悟到人类语言的妙处,怪不得人们有各种荤的素的骂人花样,原来不是污染嘴,而是痛快心。

  人流在慢慢在蠕动,把孙倩和白洁挤开了,她的手让人不经意地挽着,当孙倩微笑着转过头去,她看到一张轮廓动人的脸,在他随随便便的姿态里有一种让她不安的东西,似乎是猎人面对心爱的猎物时不一般的矜持,他居然也在这里,他漂亮得令人心疼,令人怕自已会喜欢上他但又怕遭其拒绝。小刚光滑的皮肤、高高的个子、做成乱草似般往上竖的发亮头发,眼睛迷人如诗如烟,看人的时候会做出狐狸般的眼神。〃好象瘦了很多,谁在折磨你,说出来我替你摆平去,折磨一个美丽的女人是一种错误更是一种罪过。〃他可以说出整卡车整卡车的热情的话,说完就拉倒,谁也不会再去提,可孙倩还是很享受这种像烈焰像冰淇淋的语言式抚慰。音乐变得柔和起来了,但灯光却暗了下来,那些男女已从刚才的疯狂变得柔情似水了,一对对紧搂着慢慢地挪动。孙倩这才记起白洁,见她自己已回到座位上,就问她:〃怎么样,过瘾了吧。〃白洁没说话,却点了点头,能见到她兴奋的神采洋溢于脸上。那男子走了过来:〃倩姐,过来了,跳一会儿去啊。

  〃孙倩就向白洁介绍:〃他叫小刚。〃那男子二十多岁,看来和孙倩很熟悉。

  孙倩就让他搂进怀中,婀娜多姿地滑进舞池。

  他们不是在跳舞,只是紧贴着相依相偎扭动着,好一会,只是在原地上摆动两腿。孙倩全身发出充满快感的战栗,她把小刚那一头干燥而又柔软的头发弄乱了,让自已的耻骨擦着他的腿,下腹又是一阵充满快感的痉挛。小刚只故意轻吻着她的额头。〃不行,再吻得激烈些。〃孙倩剧烈抗议着,踮起脚尖把打开的嘴唇贴了过去,开始小刚只是轻吻她的嘴唇,接着仿佛不能控制自已高涨的情绪把舌头深深地伸进她的嘴里并四处搅动着,他的牙齿轻轻咬着她的嘴唇发料,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并抚摸她的腰部,这样持续着终于孙倩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叫声,全身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你真是个坏孩子。〃兴奋得脸上渗出汗的她嘀咕着。

  舞厅的散座中却是昏暗的,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面对着面还是不能仔细地看清眉目,黑暗更能激发热情,黑暗更能使人明目张狂。回到了座位上,没见着白洁,孙倩想她必是上了卫生间了。小刚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孙倩的身上胡揣乱摸,孙倩已是让他撩拨得情欲炽热。每个台上放着小蜡烛,那飘逸的火苗也象在撩拨着心底的欲望,还有醇酒、鲜花和各种饮料,浪漫温馨醉人情怀。在这片豪华奢移放纵当中,让人会闻到醉人的、奇特的各种味道,花的香味和女人香水的味道。白洁回来时,孙倩正和小刚亲吻到了一块,光滑的手臂、白晰的肩头、裸露的脊背,还有后脑勺和排红的脸。他们急不可待拥在一堆,各自在对方的身上摸索,两个人接吻了,小刚用左手搂着孙倩和腰并轻抚着她,右手隔着裤子在她的屁股上揉搓着,轻轻咬着她的嘴唇并用舌头吸吮起来。孙倩一边做出了猛烈的反应一边把手从胸间伸进他的衬衫里面用指甲抓挠他发达的肌肉。东子就过来了,这小子一下就瞄到了白洁,热情地对她说:〃你是和倩姐一起来的吧〃〃是啊。〃白洁扬起春色荡漾的脸。

  〃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东子。〃东子对付美女很有一套,他一直微笑着,眼睛灼灼如桃花,伸出手来和白洁紧握了一下。孙倩不禁暗暗地叫苦不绝,放纵地笑着在小刚的耳边说:〃白洁这下完了,落入魔爪。〃这才大声地对东子说:〃东子,这是你白姐,好好照顾着啊。〃〃放心吧,倩姐。〃东子就彬彬有礼的邀着白洁步入舞池。一曲终了,俩人已是好熟悉的样子,东子不知逗了她什么,白洁放肆地大笑着,还极亲昵地推着东子的后背。东子过来对孙倩说:〃倩姐,这里太噪杂了,不如重找个安静的地方。〃孙倩觉得也不错,就点了头,小刚就说:〃出门旁边有个酒巴,我们到那吧。〃几个人就鱼惯地走出来。

  到了酒巴,又是另一番境地,这里静寂得像世外桃园,只有悠远的钢琴声若隐若现地轻泻着。他们叫了东西,自然少不了酒。现在四人已是经径分明自成一统,东子和白洁挨在一椅子上,白洁整个身子已趴进他怀里,对东子那只环绕在她腰肢上肆意轻薄的手只是象征般地扭动着,说不清是在逃避还是在怂恿。这边孙倩更是坐到了小刚的大腿上,让他轻轻地搂住了,把头放在孙倩的肩膀上,能感觉到他的睫毛在她的脖颈上细微颤动,孙倩的心里引发一阵天鹅绒般的柔情。

  小刚的一双手慢慢地抵住她的小腹,一双手也慢慢地触动了她的臀部。这使孙倩突然感到下身一阵热浪涌流,一瞬间湿透了。已经很夜了,酒巴的待者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着看着他们,孙倩却无半点的睡意,见白洁也像意犹末尽,兴致很高的样子,她提议不如到她家里去,立即得到那两个男的热烈的响应。孙倩就招呼来待者结了财,一行人打了车就往她家。

  进了门,孙倩把所有的灯都开着,眩耀地对白洁说:〃你还没到过我家吧。

  〃白洁四周转了一圈,惊诧地叫唤着:〃哗,倩姐你好了不起啊,住这么大的一房子。〃孙倩从冰箱里拿出水果、饮料,然后,冲他们一笑:〃你们随便,我要洗个澡。〃当孙倩刚进入浴室时,小刚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并且在她的颈项间热烈地亲吻着,他掀起她的体恤,迅速地顺着她的脊梁直吻下去,动手拉落了裤子上的拉链。孙倩扭动着身子想躲开时,长裤突然往下滑落,露出了她丰腴的一双玉腿。小刚又把她反转了过来,解开她的胸罩,白细坚挺的胸脯立即呈现在他的眼前。蓦地,孙倩被压在了浴室的地板上,她想叫喊,但好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孙倩身上夹杂着汗味体味香水味使他陪感剌激,他粗鲁地脱下了孙倩的内裤,而且自己也极快地裸露了下半身。孙倩的内裤被脱下的那瞬间,她感到了一种受强jian的气氛,同时,她也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立即,他的手探索着她的下身,他们俩个如猫一般不断调情,不久,小刚的指尖探进了她最敏感的荫道,那种感觉立即转化为快感,他的手指如拨竖琴般抚上又抚下。孙倩喘着气,任凭他除却了她身上的仅有的布料。她躺在浴室的地板里,一丝不挂地张开大腿,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吟哦回肠荡气的神秘歌谣,放浪得不遮不盖,妖娆的没遮没拦。

  小刚挺着健壮硕大的棒棒,心急火燎地直插了进去,让孙倩感到了一阵激动的充实。她竟有些不可自制地呻吟着,随便他的深入继续,呻吟转换成了呼唤,声音愈来愈大。

  小刚疯狂地跟着叫喊,激烈地晃动着身体,他的声音沙哑,且〃呃呃呃。〃地发出叫喊,尽管孙倩仰着脊背,但仍能感到有般爆发的热浪,他沙哑地叫唤着孙倩的名字,不久身体抽动了一下,一切重归于平静。当她恢复了意识时,他已趴在她的身上,然而,孙倩仍然可以感到阵阵的抽动,她尽情地享受这快乐的余韵。

  孙倩这才走进淋浴的莲蓬下,把水掣开得大大的,让水像针一样从喷头激射着,她正对着水叉开了双腿,挺着胸腈。双肩后收,尽情地享受水的冲击,水珠拍打在她的身上四处迸射,本能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抖。〃倩姐,再进来一个好吗。〃小刚说着。

  〃那你要先求着我了。〃孙倩放荡地笑着。小刚就跪求着:〃你要怎样,我就怎样,宝贝。〃说着,蹭到了孙倩的脚下,一根舌头就贴在她的下面。〃不要的,那还在流着你的jing液。〃孙倩努力逃避着,他的只是模糊的鼻音:〃你的也不少。〃孙倩不禁呻吟一声,头向后仰靠着,用力靠在瓷砖墙上的支架上以免滑倒。小刚站起身来,用双臂抱着她,回到了卧室。卧室里的门并没关严实,听见了客厅里白洁咿咿啊啊的呻吟声,孙倩就挣脱开小刚,到了门缝朝外窥探。白洁已是赤条条一丝不着地仰躺在长沙发上,东子趴在她的上面,腰肢和屁股正奋力拱顶,那急风暴雨般的节奏把白洁乐得手舞足蹈,跟着也扭腰送胯地如薪添火助着兴致。孙倩看得不禁一个身子靠向墙壁上,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小刚上前搂紧了她,笑嘻嘻地说:〃你像个没了骨头的布娃娃。〃〃我一身都酥软了。〃〃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这是白洁急促的叫唤,只见她一头黑发摇晃不绝,双腿高举紧夹在东子的腰间,整个身子都已悬空起来,东子奋起猛地耸了几个,也轻喊着,孙倩能见到他的屁股在快速地抖动,然后,才慢慢地倒在白洁身上。〃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zuo爱真舒服〃东子就摩挲着她的脸说,跟着就一双手在她的ru房间放肆地揉捻了起来。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的脸泛着幸福快乐的光彩,斜飞着媚眼说

  〃要不是白姐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东子埋下脸,在白洁的乳头上轻舔慢吮。孙倩就扔下一句:〃那边有空房间。〃说完,关闭了房门,扯着小刚扑到了床上去。

  朦胧间不知已是什么时候了,小刚醒了过来,伸开了四肢在床上打挺,把骨骨节节的乏困逼了出来。他找了一根香烟叼在嘴角点燃。躺在他身旁的孙倩赤身裸体只盖了条毛巾被,像是完全还没有清醒来似的一动不动。他想起了沙漠风吹过形成的起伏优美的沙梁,沙梁下有稀稀的毛拉子草,草窝里有一个精巧的泉眼。小刚变换了一个姿势,用大腿再次缠住了她,小腹也顶在孙倩高耸着的屁股上面,粗硕了的棒棒如同长眼似的,一下,就在她那丛萎萎乱草丛中找着了泉眼,那里还渗香流蜜地涔涔溢出些汁液了来。接着他把烟雾喷在她玫瑰红的头发,钻进头发的烟雾变成几缕细流慢慢地升起。他低下头,在厚幔的窗帘遮盖下特有的黛色的朦胧中,轻轻寻找孙倩的嘴唇。孙倩正做着一个香艳的梦。梦里的她,正漂荡在天空中,一群大雁从她的身边飞过,翅翼里扇起的气流使她旋转如一只红色的陀罗,发出嗡嗡的啸响,使她浑身痒痒难耐,便有一只大雁伸着粗壮的脖子,探进了她身体里边,用尖嘴一下子一下子啄击她身体最痒的部位,一种奇异的感觉袭击了她的身体,使她忍不住大声地像一只大雁一样快活的吟唱起来。这时,她就醒了过来,她睁开了眼睛,跟小刚对视片刻,然后静静地接吻,经过酷睡了的吻温情脉脉,像小鱼在水里游动时的那种润滑。孙倩想挪动身体,发现真的她的那一处地方正让大雁啄着了,她娇柔地咕噜了一声:〃你还要啊。〃就遏制不了自己似的把腰一沉,把小刚那根魔棍尽根吞没了。

  小刚有着年轻男子汉特有的精力,对他几乎狂暴的粗野行为大喜若望,孙倩在他的身上品尝到了真正男人的滋味。

  从昨晚好几次性茭之后转醒了过来的孙倩,用有些胆怯又有些陶醉的眼光仰望着兴奋的小情人:〃你怎就爱不够啊。〃〃因为姐太迷人,那个男人都一样的。

  〃小刚说着,用已经恢复了的体力再次发狂般地迎接了孙倩。〃真的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你又把我的欲火勾引出来了。〃孙倩闭着眼睛喘息地说。像是有人放了一把邪火,那把火很酷毒地从地狱一直烧到了天堂。孙倩从来没有那么地亢奋过,疲倦过,欲仙欲死过。这个雄健的男人让她认识到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运,而拥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又是多么不容易。

  当他们又经历了一阵高昂激越的高潮,才发现已快到中午了。出到了客厅时,东子正独自对着电视,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白洁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孙倩边走边挽着头发问。〃是八点多就走了。〃东子说着眼睛不敢正视她。薄而透着轻纱裹着一个绝妙的胴体,窄窄的双肩徐徐地细下来,一根绸带子束在纤细的腰间,隆起的胸脯含蓄地暗示着什么。在恰到好处的地方,细下来的圆润蓦地舒展膨胀成一个诱人的空间。〃小刚哪。〃东子问。

  〃软绵绵的,下不了床。〃说着,就咯咯咯地放纵一阵大笑。东子就起身朝那房子里探头,孙倩随后才说:〃说笑的,洗澡哪。〃东子一只手就按捏在孙倩的屁股上,孙倩拍开了那只像火钳一样滚烫而危险的手。走到了长沙发上,东子就跟到了长沙发说:〃倩姐,你知道身上那一处最惹人吗〃孙倩仰起脸问:〃那里啊。〃〃就这屁股以上的,我已经注意好些时候了,你要坐下,简直像一小提琴。〃孙倩让他给哄得脸上现着明丽的笑。〃你说东子,昨晚你对白洁使了什么手段。告诉你,她可是良家的少妇。〃〃倩姐,什么事都瞒不了你,就一点西班牙苍蝇,就把她乐得那样。〃东子挨着她在沙发的扶手坐下。看孙倩的背实在像琴,心里便有些痒痒的,一时把持不了,正要把手掌伸过,却怯了下来,只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她的脊骨,戳得有意无意。

  〃我告诉你,白洁是我的妹子,你要好好地待她的。〃孙倩正式地说。东子赴紧答应:〃那是那是,不过,倩姐,那白姐真够味儿,一脱衣服,那身段,那皮肤,真的让人受不了。尤其是她的奶子,软呼呼的,没得说了。〃〃又在胡吹什么。〃小刚走了出来,他赤身只围着大浴巾,手中还有小一条的毛巾揉着湿淋淋的头发。东子赴紧挪动位置,从扶手挪到了沙发的另一端。〃东子。咱该走了。

  〃小刚招呼着他,东子就对孙倩横卧在沙发的身体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垂涎。

  下午快放学时,孙倩就给白洁家去了电话,是王申接着,说白洁还没回家。

  问孙倩有什么事吗。孙倩就应酬着问他昨晚打牌赢了没有,要他请客的。电话那头王申好像恋恋不舍,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孙倩也懒得理会他,就挂掉了。

  回到家里,觉得好冷清。老公家明要周末才回,她的干爸张庆山这些天去了南方,赵振又沉迷到了牌卓上了。就再往白洁家打电话。〃妹子,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还好,白洁已回家了,孙倩就斜躺到床上,在电话里问。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闹了。〃那边白洁甜甜地说。

  〃东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来玩,昨晚玩的过不过瘾啊〃孙倩笑着对她说。其实她这时也正想着小刚,一想到他年轻的肌肉紧绷的身体,孙倩不禁涌动了一阵热潮,大腿不由自主地夹紧。

  〃别乱说,他想他的呗,跟我有啥关系。〃白洁说得好像很冷淡,但孙倩听得出那是她故意装腔作势的。孙倩说说着:〃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兴的吗〃〃再说吧,去我在给你打电话〃白洁突然一阵慌忙,想必是她老公王申在了身旁,急急就挂了电话。

  孙倩从没如此冷清过,正当她百般无聊的时候。家明却回到了家,同时,也带来了小北和他的媳妇。小北刚一进门就嚷嚷着:〃姐,我们俩口子看你来了。

  〃从他们认做干亲起,孙倩跟他已是前嫌尽弃,小北总是单呼孙倩一个姐字,那样透着股甜腻腻的亲情。那时,在张庆山的授意下,家里的人都送孙倩见面礼,就连小燕也从脖颈上摘下白金项链送给孙倩,小北却别出心裁地只给孙倩一金卡。

  后来孙倩偷着在银行里一查,卡里竟存进了整整十万元。这份丰厚的礼物让孙倩领略到了他的豪爽,同时,对于这张家的公子也有了另外一种眼光。

  家明只带着一个小包,他进卧室的时候就抱怨孙倩,怎么把那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像大军刚撤退时的狼籍。那些丝袜、口红、香水、润肤露、胸罩、内裤,扔得到处都是,让他有点踌躇,费了好多的劲归了类,放在他认为该放的地方。

  孙倩在厅里给小北夫妇沏着茶,一双眼珠却时时对着房间,家明的突然回家真的让她措手不及,她想床单上一定有昨晚跟小刚的蛛丝蚂迹,至少那些jing液的白渍依然残存着,不管是她的还是男人的。

  〃你们随便,我要服待老公洗澡了。〃孙倩尽管心急火燎的,但脸上还是堆着温馨的笑容。小北就对媳妇说:〃瞧见了吧,这才是老婆。瞧人家那素质。〃孙倩在卧室里就娇嗔地对着家明:〃领着别人到家也不言一声。你看人家,连内衣内裤都没穿着,都让人笑话了。〃孙倩的一句话就把家明的情欲撩拨出来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琐屑东西,把孙倩搂了过去,嘴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