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番外3(1/2)

加入书签

  跟陆泽结婚后的生活,对秦晓彤来说差别不大。最快更新访问: 。倒是陆泽,因为晚上回来能看到秦晓彤,心情好得出奇。

  秦嘉凯考上香江大学之后就选择了住校,不常回来,不过秦晓彤还是在新家里给他准备了一个专属于他的房间,她要告诉他,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就有他的立足之地。

  婚后,安心的拓展业务在做足了准备之后正式展开,为成为一个综合‘性’服务公司迈开了第一步。

  安心忙,兴盛也忙,为了完全掌控兴盛,陆泽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当然,在陆老爷子的教导和周浩的从旁辅助之下,再加上他的个人能力,这一过程中并没有遇到什么值得一提的阻力。

  因为两人的工作都很忙,对于婚后生孩子的问题倒是达成了一个共识:近几年不准备要孩子。

  在安心发展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好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将秦晓彤放在心里多年的一个模糊想法变成了现实。

  这天,秦晓彤离开办公室走出安心的时候,刚巧碰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带着她的孩子来到这里。她应该是送孩子来上课的,然而吸引秦晓彤的,是那位‘女’‘性’脸上明显的伤痕。

  大概是因为秦晓彤最近几年比较高调,这位妈妈一抬头看到她的时候认出了她。对方微微一怔,随即有些尴尬地笑了下,垂下视线走进安心。

  秦晓彤有些在意地回头看了看,那位妈妈脸上的伤痕,可不像是意外摔伤的,倒像是出自人之手。

  秦晓彤转身回了安心,不过她只是在员工休息区就坐,拿着旁边的报纸心不在焉地看起来。等那位妈妈一走,她便过去问前台的宋琪畅,刚才来的那位家长和孩子的情况。

  孩子参加的是一对一辅导,已经来了一个学期了,因为成绩有所提高,这学期家长便继续带着孩子来了。秦晓彤通知了宋琪畅一声,让她通知那位老师教完这孩子后来找自己,便回到了办公室。

  一个半小时后,那位老师有些疑‘惑’地来到秦晓彤办公室。秦晓彤可不想吓她,直接问起了那个孩子的事。这位老师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工作有什么疏忽,居然惊动了大老板,正忐忑不安呢,听到秦晓彤的问话她便松了口气,将自己观察到的,以及偶尔得知的信息告诉了秦晓彤。

  正如秦晓彤猜测得那样,那孩子的爸爸经常会对他妈妈动手,那孩子也因此受了影响,比从前更为沉默。

  让老师出去后,秦晓彤沉思起来。

  在别人看来,老公打老婆是家事,可她不这么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对家暴的容忍度太高,而且中国社会的习惯是劝和不劝离,总认为那是小事,正因为如此,家庭内被打伤的案例层出不穷,被打死也有,可杀人凶手,却因为家庭关系而不以杀人罪论,只轻飘飘地判了七年。

  以前是秦晓彤没有多少能力,可现在,安心发展起来了,她完全可以成立一个慈善基金,帮助这些在家庭暴力中的受害者,特别是‘女’‘性’。比如,提供咨询,法律援助,以及必要时的避难所。

  秦晓彤想到就做,立刻把童忆涵叫了进来,把自己的想法一说。

  童忆涵有点吃惊:“秦总,您真的要这么做?”

  秦晓彤点头:“你给我先写个大致的计划书,我回头跟陆泽商量一下。”

  童忆涵只是乍一听到秦晓彤的想法感到吃惊而已,对于秦晓彤的要求,她自然是无条件完成。她略带担忧地点点头,走了出去。

  秦晓彤自然明白童忆涵在担忧什么。目前国内很少有对于家庭暴力中‘女’‘性’受害者的专项援助基金,而且国人普遍觉得家暴是家事,她成立这样一个基金会,很可能被人认为是多管闲事。而对于受害者来说,大多数受害者都会被亲人朋友劝说住,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或者在长期的家暴中罹患斯德哥尔摩症,极少寻求外界帮助。即便她创立这样一个基金,恐怕也很少有人会主动来求助。而即便有受害者主动来求救,基金会也学着国外为受害者提供秘密避难所,保证受害者的人身安全,恐怕那些加害者会将愤怒都转嫁到安心,甚至秦晓彤个人的头上。

  而目前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歧视依然存在,而且无处不在,她创办的这个基金很可能会受到一些人的口诛笔伐。

  如果为了博得慈善的美名,又不想惹上麻烦,开办帮助残障人士或者资助失学儿童之类的基金是最好的选择。然而这些事已经有足够多的社会人士在运作,她想做的这个,却是她最想做的。

  童忆涵很快就将计划书做好给了秦晓彤。秦晓彤的意思,是由安心牵头,至于陆泽那边要不要捐款加入,那就完全由陆泽自己决定了,她也不过就是本着夫妻间互相尊重的原则将这事跟他说一说。

  陆泽一向支持秦晓彤的决定,这次也不例外。成立慈善基金的事对两人各自的公司都有好处,至于其中的风险,陆泽也清楚,但他根本不怕。

  在一系列的前期宣传之后,秦晓彤成立安心反家暴援助基金会,起初便接收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理事会理事有包括秦晓彤和陆泽在内的十二人,秦晓彤任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并且基金会章程规定之后每一届理事会理事长都将由选举产生。秦晓彤虽发起了这个基金会,但并不准备将它看做‘私’有的。

  安心反家暴援助基金会的设立在社会上很是引起了一番热度,秦晓彤和陆泽作为发起者,再一次进入公众视线——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因为陆泽的高调秀恩爱,两人一直在公众视线之中,只不过这一次比常规的更引人注目而已。

  秦晓彤忙着基金会的事,很少关注网上的风‘波’。因此网络上对她和陆泽的善心的赞扬声,说她哗众取宠的批评声,这些都与她无关。

  基金会成立之后,对外公布了官方微博,官方微信,官方电话和邮箱,办事地址等等一系列信息,给予了受害者尽可能多的接触到基金会的机会。基金会还发布了公益广告,四处宣传,务必让家暴受害者能了解知道这个基金会,从而向他们寻求帮助。

  不过正如秦晓彤所料,刚开始来寻求帮助者寥寥无几。直到有一天,基金会接到了一个来自外省的求救电话。基金会为受害者们准备了足够多的援助,旨在保护受害者的人身安全,这位求救的受害者正是一位严重家暴受害者,她实在受不了她丈夫的每日毒打,而家人又都劝她忍着,走投无路之下她刚巧看到了安心反家暴基金的广告,便抱着最后一试的绝望打来了电话。基金会立刻派出工作人员,在受害者躲藏的地方接到了她,征得她的同意之后将她带回了江城市一处秘密房产下安置了下来。受害者的丈夫曾威胁过她敢跑就杀了她全家,但事实上,如果找不到受害者,她的丈夫不可能轻易对受害者的家人下手,自己进监狱而让老婆逍遥这种事,是受害者的丈夫绝不可能忍受的。

  在保证了受害者的人身安全之后,后面的事都将由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和律师出面帮着处理,绝不给受害者的丈夫再度接触加害受害者的机会。

  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基金会寻求帮助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受害者都带着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痕而来,令人唏嘘不已。

  这天,秦晓彤从安心出来,正要跟‘门’口等着她的陆泽会合,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男人,一刀向她砍来。秦晓彤吃了一惊,好在她平常一直坚持锻炼身体,身姿足够敏捷,猛地退后一步避开了要害,只是对方来势汹汹,那一刀依然砍中了她的手臂,顿时就是一条长长的血痕。

  陆泽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刹那只觉得心脏都快停跳了,看秦晓彤躲开了才稍稍松了口气,随即他就通红着眼冲了上去。

  宋琪畅所在的前台正对着安心大‘门’,看到‘门’口的情况,她心中一慌,立刻边叫人边打报警电话。

  突然袭击秦晓彤的是个中年男子,胡子拉碴,一脸凶相,被陆泽一脚踢开后他摔倒在地,扭头恶狠狠地瞪着秦晓彤道:“把我的老婆‘交’出来!”

  陆泽拦在那中年男人和秦晓彤之间,警惕地望着对方,不给他任何反扑的机会。

  秦晓彤听了这男人的话眉头微皱,随即明白了她此次遇袭跟基金会有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