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兵临城下(1/2)

加入书签

  ……

  皇后从安公公得知,王御史和魏国公比他们提前半个时辰到了亁承宫,由于皇帝已经病入膏肓,说一句话都艰难,因此费好大劲才交代完事,三份圣旨都是当着王御史和魏国公的面拟的,其中不乏二人的建议。

  皇上本来就命不久矣,太子再闯宫,皇上火一上来,身体撑不住就去了,解释起来合情合理。

  但是皇后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真的是太子害死了皇帝,而且实在是太巧合了!

  也许,这是华贵妃等人的阴谋!

  先将皇上困于宫中,然后制造舆论陷太子于困境中,致使太子背负不孝不仁的罪名。

  沸沸扬扬的舆论使得太子急不可耐,担心地位不保,进宫求见皇上。

  他们再以皇上口谕拦下,逼得太子火气又盛三分。

  再然后,一道废黜太子的圣旨摆出来,连日里承受巨大压力的太子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储君之位不保,一听废太子的圣旨,脑中的弦绷断,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都有可能。

  太子也确实做了,他不顾亁承殿侍卫、内侍宫女的阻拦,执意闯进寝殿内,加之他大吼大叫,激动时有失言,被药吊着一口气的皇帝气急攻心,一命呜呼。

  皇后越想越觉得可能,心如落冰泉,浑身都在颤抖,有怒有惧有恨。

  能稳坐皇后宝座那么多年,除了有娘家做靠山外,皇后本身的手段也是了得。

  迅速便理出了这条思路,而她的猜测,与真相惊人的相似!

  单靠猜测没有证据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这事儿还得找人商量!

  皇后如此想着,立刻派自己最信任的叶嬷嬷出宫去宋家。

  宋太尉是皇后的父亲,方才王御史称宋太尉在军营里,而皇上驾崩,此刻全城戒严,绝对不会轻易放人出城。

  叶嬷嬷一介女流,肯定没办法出城。

  皇后让她去宋府寻宋佳玥。

  宋佳玥虽然也是女子,却和普通女子不同。

  她自小与其父宋家盛常驻龙兰北部边城,而且是全家人的掌中宝,因而与一般名门闺秀不同,她不但能文而且能武,说是巾帼不让须眉也不为过。

  此刻皇后能想到的也只有宋佳玥了。

  前些日子北境梵城传来宋家盛遇刺身亡的消息,宋家长子到六子被分成三路前往西、南、北抵御敌国侵略,第三代只剩下七子宋长瑞一人。

  然而宋长瑞与其他宋家子弟不同,他自小被世外高人收为关门弟子,远离龙兰国的政治军事中心,十几年来回家屈指可数,是宋家最为神秘的公子。

  皇后记得上次宋长瑞回来的时间在三年前宋太尉过七十大寿的时候。

  过完宋老爷子的大寿,宋长瑞便潇洒离开,只留下简单书信一封。

  所以,皇后也不指望此刻能找那个据说十分了得的外甥。

  叶嬷嬷拿着皇后的信物悄悄出宫前往宋家,而此刻,夏楚悦正在风府的地牢中。

  她大步流星向地牢深处走。

  竟然让云依逃走了!

  “看守牢房的人没事吧?”夏楚悦问跟在她身后的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声音低沉:“无一活口。”

  夏楚悦眼眸一暗,脚步停下来,前方不远处一片空地,摆放着十二具尸体。

  紧跟在她身后的速云在她的示意下,紧步上前,蹲到一具尸体前面,检查过后,速云回头对夏楚悦道:“中毒。”

  夏楚悦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早知道该一刀了结云依,为了一个不知道是有是无的秘密,牺牲了清风楼十二条鲜活的生命。

  她闭上眼睛,沉声说道:“将他们厚葬。”

  “是。”

  清风楼的人都是孤儿,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世上还有没有亲人,夏楚悦能做到的,也只是让他们能够得到安葬。

  见黑衣人点头,夏楚悦转头看向关押云依的牢房。

  牢门被利器砍倒,锁链也被破坏,牢里乱七八糟,刑具被毁,显然云依将愤怒发泄在这个关她伤她的牢房。

  夏楚悦眼睛溜了一圈,收回视线。

  “尽快查出云依的下落以及救走她的人。”

  不知怎的,夏楚悦心里忽然生出些许不安。

  那股不安从见到云依的时候便隐隐有了征兆,故而才留云依到现在,眼下云依被救,那种不安感瞬间爆发,夏楚悦不禁皱起眉头。

  “清风楼四部的人都会出动寻找云依的下落,小姐还是按照主子的意思,呆在清风楼里吧。”速云走到她身旁说道。

  “凤斐现在是不是在皇宫?”

  “是,主子要在宫中主持大局。”

  沉思片刻,速云安慰道:“小姐放心,主子召集了三百名魔教教徒和清风楼战字诀的高手,足以保护主子的安全,而且主子武功之高世间难有敌手,如果真遇到危险,主子亦有自保之力。”

  “这些都是为了以防万一。主子谋划那么久,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除非发生无法逆转的意外,否则任何人任何事也无法伤到主子。”速云注视着夏楚悦,“唯一让主子担心的就小姐您,您若安好,主子便能放手一搏。”

  夏楚悦轻轻喟叹一声,自己什么都不必做,他却身处危机四伏的皇宫战斗,叫自己如何放得下心?

  但是速云说的也没错,他在龙兰蛰伏那么多年,为了今天付出多少不为人知的心血和汗水,岂可因为自己而让他分了心,若是功败垂成,那么,自己就是罪人!

  打消去宫里找凤斐的念头,夏楚悦与速云等人离开地牢,悄悄去了清风楼。

  清风楼的产业遍布天下,除了明面上的清风楼外,其实还潜藏着许多宅院和店铺,夏楚悦前往一处离皇城最近的宅院。

  宅子是豪宅,隔壁一条街,住的都是达官贵人。

  在这里,既安全,又能够及时知道皇宫中发生何事。

  ……

  龙城及其周围各大庙、庵传出深沉而悠远的钟音,隔着空间传进龙城百姓的耳里。

  大街小巷,空荡似入夜。

  与平时不同的是随处可见卫戍兵穿街而过,全城戒严,充满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紧张感和压抑感。

  四个方位的城门提前关闭,加派士兵把守。

  在这天下第二大城的龙城里,暗潮涌动,各方势力都在努力筹备,为未知的未来而筹备。

  天色渐渐暗下来,巡逻警戒的卫戍兵举着火把游走在龙城的大街小巷上。

  南城门城楼上,一个守城兵眺望远方,只见远处忽然烟尘滚滚,他露出疑惑之色,那是什么?

  烟尘越来越越近,守城兵猛的睁大眼睛,那是……

  “不好了!凤西打到龙城来啦!”守城兵不明真相,看到远处铁蹄阵阵,烟尘滚滚,联系到近日连连破城的凤西军,他下意识地以为是凤西的军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