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页(1/2)

加入书签

  公孙情不顾自己的额头早已不能见人,也不顾那额头有多么的痛,她今日本就是要用苦肉计来着。

  咚……重重的磕了下去,将好不容易停止流血的伤口再次磕裂。

  “皇上,罪妇死不足惜,但请皇上救罪妇的儿子一命。”要演戏那大家就来演吧,她今天可是下足了本钱的。

  听到公孙情的话,皇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换上一副仁爱的样子。

  “稚子无辜,看在你爱子心切的份上,朕就不治你失礼之罪,只是如此大逆不到之话今后休得再提。”

  “皇上,求求您救救罪妇的儿子吧,皇上,求求您看在为人父母的份上救救罪妇的儿子,如若能救下凌儿,罪妇愿用自身性命和公孙家的一切来换我儿一命呀。”公孙情焦急的说着,她当然明白皇上这是在算计她,可是她却无能力为,她要救凌儿,只能任人宰割……

  她不怕任皇上宰割,她只怕这一切是皇上布下的局,她只怕这一切皆出自于这位帝王之手。公孙家的家来业实在太大了,皇上想要接手也是无可厚菲的。

  可如果这一切是皇上布下的局,那么……公孙情咬唇苦笑,即使这一切都是皇上的设的局那又如何,皇上抓住了她的软软肋,有凌儿做要挟,即使明知是死公孙情也亦无反顾。

  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果然上道,但是戏要做足,皇上厉声的对着公孙情训斥着。

  “大胆公孙情,朕已枉开一面,你居然还执迷(xinbanzhu)不悟,你以为朕不会杀你吗。”皇上的语气已经明显没有刚刚的怒(shubaojie)气和杀意了,看样子他也觉得戏做到这里可以了。

  接下来就是施恩了……

  “皇上,请看在幼子的份上,看在公孙家平日里虽为富却仁意的份上救我儿一命吧,皇上,罪妇求你呢,罪妇愿将公孙家的全部家产换我儿一命。”

  深深的吸了口气,公孙情将脑中的杂念收起,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就算是局那又如何,此时的是她提线木偶,只能任人操控。

  公孙情看皇上的态度软化,再听到皇上话里的意思,为了救凌儿的,她必须赌……

  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公孙情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看着公孙情递上来的锦盒,皇上示意太监接了过来,当皇上打开一看时,只一眼就明白了公孙家他掌握的产业都在这里,这一点很好,公孙情没有给他玩花样……可是再聪明又如何,依就被朕掌控在手,朕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公孙情,朕念在你为护稚子的份上就枉开一面,至于公孙家的一切你就拿着吧,朕要救人全凭心情……”

  挥手,示意太监将公孙情刚刚递上来的锦盒还了回去,而公孙情呢?听到皇上的话时呆住了……皇上不要公孙家的产业?怎么可能呢?皇上一直就惦记着公孙家的产业,而皇上不要,那皇上又如何打算呢?

  010当年的种种

  “谢皇上救命之恩,皇上救子之恩重如山,罪妇愿万死不辞报皇上救子之恩。”

  只一瞬间,公孙情就明白了皇上另有打算,而皇上的这个打算似乎更让她难办,可此时她已入虎(fuguodupro)口,她自己来向皇上求救,即使皇上开天价,她也只有认的份,而没有还价的能力……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公孙情,公孙家对天宸的忠心朕是看到了的,当年朕的先祖能登上皇位公孙家功不可没,朕对公孙家始终有着一份感激,是以公孙家近百年来越坐越大,而朕却是放任,因为朕相信公孙家的后人能担的起忠国的职责。”皇上的语气如同在回忆过往,带着几分亲切的味道,但更多的却是在提醒公孙情,公孙情的职责,公孙家与皇室的关系百年前就定了。

  “公孙一族祖训第一条便是忠于皇上,请皇上放心,公孙情绝不会有二心,公孙一家任凭皇上差遣。”公孙情即使万般不愿也将自己的忠心表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