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平南侯府在这次大乱之中,其实算得上功劳最大,顾嫣然被6镇绑架,以母子二人的性命来要挟周鸿,在如此情形之下,周鸿未曾屈服,而是假意周旋,关键之时传递消息反戈一击,令齐王与6家的阴谋败落,这实在是形同护驾的大功。趣*讀/屋?可就因为周鸿在最后时刻没有亲自去皇宫督战,而是跑到京郊去救人了,这功劳无形中便被抹掉了大半。

  顾嫣然略微有几分遗憾,周鸿却只是笑:“立什么功劳也不如你和孩子的安危重要。再说我已然是一品侯,还要怎样?便是陛下再赏一个国公之位,也不过如此罢了。”他伸手摸摸顾嫣然的肚子,“我可不想将来这个孩子出来了,要怪他爹爹不肯亲自去接他呢。”

  “这说的是什么话。”顾嫣然抿着嘴笑,“他乖得很呢,才不会这样想。”

  周鸿轻轻吁了口气:“如今诸事皆平,我们终于可以安生过日子了。”

  “侯爷,夫人——”周鸿这话尚未落音,曙红的声音就在门外响了起来,“南园太夫人要见夫人,二太太方才过去了。”

  顾嫣然无奈地对周鸿看了一眼,一脸“我就知道”的神情。

  齐王谋反,寿王这个亲弟弟怎么逃得过去?周润身为寿王妃,自然也要跟着一起被圈禁。这些日子沈青芸就一直在奔走此事,如今罪名已定,人马上就要被送到皇陵去了,沈青芸大概是实在无计可施,终于找到长房来了。

  “我陪你过去。”周鸿冷笑了一声。其实他很想自己过去,但赵氏太夫人点名要见顾嫣然,不走一趟也说不过去。

  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沈青芸却像又老了十岁,四十多岁的年纪,她看起来得有五十以上了,不但面色枯槁,眉间眼角都添了皱纹,就连两鬓的发丝也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不只是她,一旁的周励也是神色憔悴,唯一年轻的周瀚,也是一脸的疲惫,两眉之间都出现了一道竖纹。他是事发之后才从京郊书院回来的,这些日子也是四处奔走,没一时闲着。不单周润,沈家也是他的外祖家,如今以与6家一起倒卖军粮以次充好的缘由一并获罪,虽不致抄斩,却也是夺爵抄家,几个主谋还判了流放。

  “鸿哥儿——”周鸿陪着顾嫣然一走进去,赵氏太夫人就眼前一亮,“你来得正好。润姐儿这事,你可得伸手帮这个忙啊!”

  周鸿不置可否,先扶了顾嫣然坐好,才淡淡道:“四皇子妃有什么忙是我能帮得上的?”

  沈青芸双眼就是一黯。齐王寿王不但对外说是自请去守陵,还有自请夺郡王爵这一条,因此如今周润已经不能叫寿王妃了,只能叫四皇子妃。其实人都圈禁了,还提这虚名有什么用,但这个称呼的转变,听在沈青芸耳朵里,就像是一根根钢针扎在她心上,针针见血。

  赵氏太夫人倒没注意这称呼,只陪着笑道:“鸿哥儿啊,那怎么说也是你亲妹妹——”

  周鸿客气地道:“堂妹既嫁入皇家,即使回来探望也应先执国礼,不宜再以家礼论了。”周润本来就跟他同父异母,更何况他如今过继长房,算什么亲妹妹!

  太夫人被噎了一下,有些不悦:“再怎么说,她也姓周不是?”

  周鸿摇头:“她如今不姓周了。”女儿嫁出去,就是别家的人,要冠夫姓,的确不能算是姓周了。

  太夫人又被噎了一下,恼了:“怎么不姓周!若是和离了,她自然就还姓周!”她与沈青芸婆媳不合,但周润却是她喜欢的孙女,如今要跟着寿王一起被圈禁,她怎么舍得?周励和沈青芸现在只是叔父和婶娘,也就只有她这个祖母辈分高,好张嘴了,“你如今立了大功,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去求求陛下,叫他们和离了吧。别的事我老婆子也不求你,就只这一件事,你若是孝顺,就答应了吧。”

  这话一说出来,连顾嫣然都忍不住嗤笑:“太夫人,本朝从未听说有王妃和离的,那是陛下圣旨赐的婚事,和离便是违旨。侯爷是臣子,岂有臣子挟功以违圣上的道理?老侯爷一世忠君,太夫人不是要侯爷背弃祖父和父亲的遗志,不忠不孝吧?”拿孝道来压人?天地君亲师,君还在亲之前呢。

  太夫人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是可以拿自己的辈分来压周鸿,可同样的,在家中,已故的老侯爷就是她的天,她不可违夫志;在外,皇帝就是臣民的天,她同样不可逆皇命,顾嫣然说的不忠不孝,哪里是说周鸿,分明是要扣她一话也不必藏着掖着了。还求二哥能想办法让妹妹归家,我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二哥!”

  赵氏太夫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子,见他结结实实跪下去,不由得心疼起来,转头瞪着周鸿和顾嫣然:“你们兄弟都给你们跪下了,你们还想怎样啊!”

  周鸿唇角浮起一丝冷笑,淡淡答道:“若是下跪便能和离,不如我带三弟入宫觐见陛下,三弟自己去跪一跪如何?”

  沈青芸猛地站起来,尖声道:“我知道,你就是想我们娘儿都去死!你早就想替你生母报仇了,不光是我和润儿,就连你亲爹,你也巴不得他去死吧?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再过继出去,我们也是你的叔父婶娘,你逼死婶娘,我看你能落着什么好名声!还有你媳妇,自己贴身的东西都落到外男手里,早就该——”

  周鸿突然一抬眼睛,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