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番外红衣如火(1/2)

加入书签

  风,冷得刺骨,他目光空洞地站在悬崖边。

  没有她的地方,连空气都是窒息的。他曾经极力想要脱离她,然而如今他发现他们的性命连接在一起是幸福的,至少,他们可以同生共死。

  夜洛陡然扬起浅浅的笑容,他望向悬崖下,那无法见底的深渊似是他的归宿,因为那个地方,有她的存在。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一身红衣飘扬,风中而立。

  倾城,我来陪你。即使你不需要我,但我也会永生永世缠着你。

  他的命与她的相连,她不在了,他很快也会不行了,但他希望能与她长眠在同一个地方,有她的地方才是天堂。

  “夜洛,你不能跳。”身后倏地传来一道声音,秦姜焦急地看着这艳红的身影,他的目光落在那地上的晶石上,眸色微闪了一下。

  夜洛缓缓睁开双眸,转首看着秦姜,眼底一片沉痛,黯淡无光,似是世界都是灰暗的,“我要去找她。”

  “如果你是为了倾城,你就不能跳。”秦姜叹了口气。

  他拧了拧眉,“什么意思?”

  “我可以帮你延长你的生命。”秦姜说完顿了顿,“这一次是倾城的劫难,若你为了她好,你就必须留着你的性命去帮她,她有她的责任,百年后,她依旧要担起统一天下的责任,但那时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你必须帮她。”

  思绪婉转,夜洛凝着神色道,“你是说倾城她还有机会活?我要怎么帮她?”

  “百年后她的转世会重新回到这个大陆上,但她自小便被下了胎毒,你要做的,便是如今帮她夺到解药,那解药实属不易得到,那解药需要经历极大的痛苦才能够得到,若待她百年后自己夺得解药,恐怕夺取解药之后却没有命服下。”

  夜洛抿着唇,眸中流光微转,“解药如何能够得到?”

  秦姜面露难色,“这是我自私的想法,夺得解药必须要承受极大的痛苦,你确定要去吗?”

  “确定。”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

  “解药必须由荧冰珠,七绝花,蓝魄草以及飘尘水制作而成,你必须得到这四样东西。”

  “这些东西在哪里可以取得?”

  秦姜沉重着脸色,“四样东西都难以取得,你想要得到这四样东西不容易,我也只是让你去拼搏一下,记住,若你撑不下就不要勉强。”

  他将四样东西的图样交给他,并告诉他注意的事项,旋即望向地上已然蒙尘的晶石,他道,“必须要去崖底将这晶石放在他们身上然后埋葬,否则倾城百年之后无法回到这个大陆来。”

  夜洛的目光转移到那晶石上,他俯下身子拾起碎裂的晶石,他的手不由地用力地抓紧了一下两个晶石,“我知道了。”

  “一切小心,四样东西若得不到立刻回来,不要死撑。”

  见夜洛点了点头,秦姜在他身上点了点穴,旋即施针,以延长他的生命。

  夜洛抿唇垂下眸子望着手中的晶石若有所思,旋即去找了绳子绑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头则绑在悬崖边的石头上。

  他拉着绳子轻巧地攀岩下去,落到了崖底下面,他寻找着两人的躯体。

  崖底一片朦胧,霍地他看见不远处的两抹白色身影,他缓缓走近,却见两人即使生命流逝,但依旧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他上前将两人拉开,然而他们似是有意识般紧紧相拥,给人一种天崩地裂都永不分开的感觉。

  他抚上她的脸,低哑的声音溢出,“倾城,为什么在我向你透露心迹的时候你却要离开我?这一世,你爱上了他,那下一世,你可否给我一次机会。”

  他似是在等待她的回答,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冷风的呼啸声,他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下辈子我会让你回答我的,若下辈子我遇见了你,我不会放手。”

  他望着她的脸庞许久,旋即才将两人埋葬,因为两人紧紧的相拥,所以便把他们葬在了一起。

  “倾城,你等我,我会帮你夺得解药,帮你扫除你的障碍。”他站在她的坟墓前缓缓开口,旋即转身,抬步离去。

  他上到了崖上,冷风萧瑟,他迈着步伐向死亡森林走去,然而经过了一处地方,却令他顿住了脚步。

  那是一片花海,而特别之处就在与,那花海是由“倾城”两字组成。他诧异地瞪大了眼眸,眸光灼灼地望着在风中摇曳的花,他涩然一笑,怪不得她会爱上那人,那人为她付出的太多。

  他敛起了自己的情绪,走进了森林里。

  秦姜说过,四样东西都放在这死亡森林里,首先他要取的就是荧冰珠。

  荧冰珠在森林的尽头,阴森冰冷,四处都透着诡异的气息。

  夜洛四处环视着,蓦地发现不远处升腾着雾气的泉水。在泉水中间正有一颗珠子在大放异彩。

  他的眸子霍地一亮,抬步走了过去,然而还未走近,便已经感到了蚀骨的寒意,他浑身颤了颤,然而毅然决然地走了过去。

  想要得到荧冰珠,必须经过这刺骨的冰冷之气,这片泉水特殊的地方就在于温度极低,看上去很温暖,然而真正下去之后,不过几秒便立刻结冰。

  即使如此,他的脸上也没有退缩之意,他提起内力,用内力提高自身的温度,以极快的速度下了泉水。然而即便如此,身子还是感到那冰冷彻底的寒意,他的唇瓣已然褪换成紫色,浑身在颤抖,牙齿也在打颤。

  他咬着牙迈着一步又一步走到了荧冰珠旁,从腰间取出锋利的刀在手腕上割开,鲜血流了出来,他将手放在荧冰珠上,任由鲜血浇灌在上面。良久,他的脸色渐渐苍白,荧冰珠的光芒亦然消失,他才伸手去取。

  荧冰珠常年被这里冰冷的泉水浇灌,只有用鲜血才能祛除寒意,否则一旦触碰自己便立即成了冰人,永远都无法得到。

  他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泉水,运功片刻,旋即又往万蛇窟走去。

  若想得到七绝花便必须要经过万蛇窟,而经过万蛇窟的唯一方法便是心无旁骛地直线走过去,且脚步不能停下。

  他走到了万蛇窟,望着那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的蛇,杂乱无章地爬着,只是看着那百万条蛇便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他抿着薄唇径直走了进去,滑腻的蛇一拥而上,攀爬上他的身子。

  “嘶——”数条蛇吐着艳红的信子,绿眸炯炯有神地闪着亮光。

  他只感到浑身传来痛苦麻木的感觉,五彩的蛇张着尖锐的牙在他身上啃咬,他的额上滑下了许多冷汗,然而身上无论有多大的疼痛,他都径直往前。

  步步艰辛,步步艰难,只要停下一步,那便只能丧命于此。

  秦姜说过,在万蛇窟切莫停下一步,否则就会被万蛇啃咬而死,只有不停地往前走,夺得七绝花,才能有救。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