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1/2)

加入书签

  邵恩坐在病床边,眼窝深陷,神情疲惫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方玉,她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征兆。♀已经是昏迷的第七天,几天来他不分昼夜的守在病床前,连病房的门都没出去过。悔恨和自责一直折磨着他:如果那天不是他突发奇想的要去爬山,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追悔莫及的懊恼、焦急的等待交织在心里,日夜煎熬着他,也包括赵岳和赵婷婷。这对兄妹日夜轮流的陪在病床前,心中对方玉充满了愧疚。

  门被轻轻的推开,是赵岳拎着早点进来,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吃完去睡会儿吧,日子长着呢,不能照顾病人的人先熬倒了啊。”

  邵恩无力的搓搓脸,看着睡得平稳安详的方玉,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觉得极其难受,不想离开她。

  邵恩忽然问赵岳:“你相信轮回宿命吗?”

  赵岳笑了:“你怎么问起这个了?不经历生死怎么会知道有没有轮回?”

  邵恩也笑了:“是啊,不经历生死,怎知有没有轮回?你听过六世**仓央嘉错写给爱人的诗没有?”说完不待赵岳回答,径自背诵起来:

  “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说不出来;

  有一种爱,明明想放弃,却无法放弃;

  有一种爱,明知是煎熬,却又躲不开;

  有一种爱,明知无前路,心却早已收不回来。♀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诗背完了,空旷的病房里只有消毒水的味道在飘荡。

  许久的沉寂后,邵恩深深的看着方玉苍白的脸,神情恍惚间带着温暖的回忆,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这首诗我只听过一次就能背诵了,是不是很奇怪?最近我总是梦见她,梦里我是一个将军,她是公主,纠纠缠缠,双双殉情,乱感人的。然后,我好像生生世世都在找她,找的很累。”说着邵恩笑了,笑完后深深稻口气,一身落寞。

  赵岳拍拍邵恩的肩,不知该说什么。从小到大,他还没见邵恩对谁有过这么毫不掩饰的担忧,他看得出来,邵恩对方玉不仅仅是亏欠的内疚,还有些更深的东西在里面。于是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