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将奸细风飞拿下(1/2)

加入书签

  华贵妃想到凤斐手握夏王令,哪里怕宋家在龙城的区区十万军队,“臣妾问心无愧!”

  眼见着两个女人又要争吵起来,王御史立即插嘴道:“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前朝之事,由宁王与众臣商讨即可,两位请离开吧。”

  他话说得有些不客气,却没人觉得有问题。

  朝堂上从来都是男人的天下,两个女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形同泼妇逞口舌之能,不是扰乱朝堂嘛!

  两方军队势力为何而来暂且不知,这两个为了私利的女人还是赶快滚蛋吧!

  皇后和华贵妃被王御史如此直言不讳的话气得脸阵青阵红。

  皇后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华贵妃看皇后都走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呆在这里,清清幽幽地说了一句:“钰儿这个时辰该饿了,本宫先回去看看。”

  两人一离开,除了太子党的大臣外,其余皆松了口气,蜂拥到宁王身边。

  “宁王,下官以为,现在最关键的是稳定民心军心……”

  “宁王,您看是不是应该先召集御林军守好皇宫各处宫门……”

  凤斐被推挤到后面,他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

  皇帝死,太子废,龙兰的主心骨果然成了宁王。

  只要他还在,龙兰必然不会灭;而他若成了帝王,只怕龙兰会再次崛起,稳占四国之首。

  这样惊才艳绝的人物,留着对凤西而言是个巨大的祸害啊。

  他唇角微翘,手指摩挲着大拇指头上的玉扳指,潋滟的桃花眼里闪过谁也读不懂的神色。

  ……

  皇后离开太和殿,回到坤宁宫中,唤来自己的忠心护卫,随后一伙人乔装打扮,从秘道里离开皇宫,前去南城门与南军回合。

  城门守将送来的军报一份份传入宫中,太和殿中,群臣终于确定,南城外的军队确实是南军,领将是宋太尉和肖忠义。

  还有一条消息震惊全场——前太子出现在南军中。

  “前太子这是要举兵造反啊!”魏国公愤怒道。

  殿内三分之一属于前太子党的大臣龟缩到一起,眼中露出错愕之色。

  本是名正言顺的帝王人选,竟然沦落到如今的田地,要靠举兵造反夺得皇位!

  他们该继续站在前太子的阵营里,还是弃暗投明,反身抱住宁王的大腿呢?

  在他们忧心忡忡的时候,宁王已经针对南军擅自行动提出几点应对之策,如果南军真的被前太子利用,企图攻打皇城,举兵造反,那么他们必然要全力以赴剿灭叛军,若南军只是担心龙城有变,特意赶来护城,他们自当劝其返回营地,无命令不得再擅自集军到龙城。

  龙兰守卫京师的军队分为南北两军,南军十万,北军分骁骑营、卫戍营与御林军,一共也是十万。

  二十万大军,足以捍卫一国都城,说是铜墙铁壁也不为过。

  然而,若是这二十万大军大打出手,龙城必然生灵涂炭。

  最让众人担心的还不是十万南军,而是由宋家子弟统领的三十万大军。先帝下旨,将三十万大军分三路前往边关御敌,三路统帅皆为宋家子孙,一旦前太子举兵造反,那么那三十万大军很可能半道折回,与南军一同围困龙城。

  龙城虽大,但人口众多,每日所需水源和食物的数量也十分惊人,一旦被四十万大军团团包围,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龙希宁视线环视一周,没有看到琪王,他脸色微变:“来人,立即去坤宁宫,请皇后娘娘过来议事。”

  群臣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如若宋家造反,他们还可拿皇后当人质。

  然而,去请皇后的侍卫空手而归,坤宁宫已经人去楼空。

  龙希宁脸色一变,“看来南军真的要造反了!各位大人,朝中事务就拜托诸位了,本王先去南城门看看。”

  “王爷请,下官马上命人收集粮草,以备战。”

  “下官立刻让人准备柴薪松柏。”

  “……”

  诸位大臣各司其职,并不慌乱。

  宁王虽然年少,但早已身经百战,有他在,相信叛军很快就能被打散。

  凤斐看着众人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各自事务,心下暗叹,如果没有太子,宁王就是最合适的继承人,宋家,可别让自己失望啊。

  在众臣商讨之时,凤斐悄然退了出去。

  龙希宁一直注意着他的动静,此时看到凤斐悄悄溜走,立刻叫住他:“风国舅。”

  凤斐已退到人群外,龙希宁这一叫,众人都注意到凤斐退到了人群外,似乎就要离开大殿。

  那么多人注视着自己,凤斐就算想当没听见都不行。

  他顿住脚,淡笑看向龙希宁:“宁王叫下官何事?”

  “本王虽被封为摄政王,但国不可一日无君,钰王身为储君,自当尽快登基,风国舅觉得呢?”龙希宁淡淡问道。

  凤斐微挑长眉,一派潇洒风流,“下官不过一个四品侍郎,此等大事当由各位大臣和宁王商议。”

  龙希宁闻言暗暗冷笑,故作姿态!你现在怕巴不得钰王坐上龙椅吧!

  “依本王之见,边关告急,龙城被围,先帝刚逝,新帝登基仪式需推迟到明年,但是新帝登基越快越好。”

  群臣附和。

  凤斐眼底划过一抹精光,轻轻一笑:“但凭宁王作主。”

  “此事就交由风国舅和负责吧,明年新帝登基。”

  “这么快?”众人奇怪地看着宁王,新帝是个牙都没长齐的稚儿,宁王居然没有半分怨色,反而比谁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新帝快点登基。

  诡异,实在是诡异!

  不但群臣奇怪,凤斐也暗暗纳闷。

  皇帝废太子,立钰王为储君,宁王不是应该怀恨在心并万般阻挠钰王登基的吗?

  他目光紧锁住龙希宁,企图看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