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初恋(1/2)

加入书签

  都说初恋难忘,初恋这回事就像是在自己懵懂的年龄,尝到了人生的第一口蜂蜜,那种甜中带着点点涩口的味道,难以忘怀。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二十岁的林静晨,长发飘飘,最爱白色长裙,当春风盎然的从裙底掀动时,青衫曼妙,萦绕在自己的四周,出尘而不染。

  “静晨,今天听闻大四的师兄们要返校了。”陆路抱着一摞书,从校园小道里窜出来。

  二十岁的陆路早已脱掉稚嫩,那种与生俱来的成熟优越感,让她叱咤校园,就像是一方……校霸。

  那一年,林静晨二十岁,初次遇见陈子昂。

  陈子昂二十二岁,大四师兄,本不打算读研,却因为在这人海中匆匆遇见那个像百合纯洁的女孩时,毅然决然的决定留在这里好好的疼爱她。

  “我说子昂,你愣什么愣?导师还在等你结业报告。”同校校友江浒拉着独自发愣的陈子昂,昂首阔步朝着导师办公室走去。

  陈子昂一步三回头,那条种满了枫树的小路上,一个像似踩着风一样出现的女人,洁白的长裙拂动地上的落叶,脚印安然的印在上面,被阳光折射下,也许是视觉错误,可是他却觉得她真的是踩着七彩祥云而来。

  林静晨看见不远处的几名学长,淡而一笑,梨涡浅笑,甜美宜人。

  陈子昂回头郑重其事的问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只相信一贱钟情。”江浒随着他的目光幽幽望去,掩嘴一笑,“她可是s长的千金,可不是咱们这种家庭能高攀上的。”

  “s长千金?实至名归。”陈子昂嘴角微露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真不懂你在想什么。”江浒拽着发愣的陈子昂,大步流星而去。

  林静晨坐在青石板上,静静的聆听着风的声音。

  突然,打在身上的太阳沉了下去,她茫然的睁开眼,自己的身前,正站着一个男人,他背对着光线,看不清容颜。

  陈子昂安静的坐在她的身边,嘴角依旧上扬着。

  林静晨斜睨一眼旁边的他,有些无措的站起身,“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有,是我打扰你了吧。”陈子昂淡然一笑。

  林静晨低下头,身前的影子正好碰撞上他的影子,重合的感觉,就像是你正抱着我。

  “我叫陈子昂,大四了,你呢?”

  林静晨坐在一侧,“我叫林静晨,大二。”

  “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陈子昂仔细回忆着去年新生入园,像她这种身份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没有造成轰动?

  “我上个月刚刚转校过来。”

  “原来如此。”陈子昂伸出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脑袋上。

  林静晨愕然,睁大双眼看着他的手。

  “有叶子。”陈子昂放下手,一片落叶翩然落地。

  林静晨红了红脸,“谢谢学长。”

  “我叫陈子昂。”他浅笑。

  “谢谢陈学长。”她也笑。

  陈子昂掩嘴,“我希望你能叫我的名字。”

  “这……不太好吧。”林静晨委婉说道:“初次见面,直呼学长的姓名,不太礼貌。”

  “我们现在还是学生,没那么多上流社会的规矩。”陈子昂伸出手,“不知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林静晨愣怵,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表白?

  “我挺喜欢你的,我们交往好不好?”

  “这……”林静晨慌乱的站起身,连书本都直接掉在地上,“不好意思,太……太唐突了。”

  落荒而逃,林静晨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第一次被人告白,竟然傻傻的不知道如何回应,最后无可奈何的选择的逃跑。

  一路气喘吁吁的跑回公寓,大喘两口气才走进。

  “见鬼了?”陆路坐在电脑前,脸上还挂着一副无框眼镜。

  林静晨稍喘两口气,“刚刚遇到一个学长,他问我要不要交往。”

  “这是好事啊,难得咱们准备禁欲终生的林小姐情窦初开了,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跑了。”林静晨苦笑,“行驶来的太迅猛,我几乎大脑来不及反应,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公寓。”

  “……”陆路嘴角微抽,“就你这傻乎劲儿,能一辈子找到男人才怪。”

  “话不能这么说,人家都对我一见钟情了,难不保日后不会日久生情。”林静晨咬咬下唇,想想那个陌生男人,长得挺帅的,气质挺高雅,说话也挺有趣的。

  只是,他快毕业了吧。

  “对了,他有说他叫什么名字没有?”陆路凑到林静晨面前,笑的不怀好意。

  “好像叫什么陈子昂的。”

  “陈子昂啊。”陆路喜极,“没想到你一来就捡到宝了啊。”

  “怎么了?”林静晨不明。

  “陈子昂也算是咱

  们学院里的风云人物啊,陈氏企业大公子,虽然是个私生子,可是早已被陈家家主作为继承人在培养,身份地位绝对不不低于本是嫡子的陈子茂,更何况,他长得不错吧,跟你配,好歹也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啊。”

  “这么说,你怎么不去配啊。”林静晨走回自己床边,这才发觉自己两手空空,我的文本呢?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把握人家的,毕竟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陆路贴上前打趣道。

  林静晨坐在床边,她的报告可全挤在书里了,现在怎么办?没了它们,她是不是又得重新写了?

  “你发什么呆呢?”陆路话音未完就见她又一次跑了出去。

  林静晨一路疾驰,想着或许还没人捡去,这么有公德心的社会,她要相信世界是美丽的。

  “林静晨。”陈子昂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惊得还在跑动的女孩子一下子刹住车。

  林静晨喘上两口气,一手搭在树干上,挤出一抹简单的微笑,“那个,那个陈学长,你……你有看见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