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汉白玉石砌成的宫殿,仿佛这草原上最亮丽的明珠,不同于东临皇宫的浮夸奢华,西戎的王宫,处处彰显着素雅高贵的美。15[1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慕昭被强行掳了过来,原本以为会将她作为人质,扔进大牢看管起来,没想到迎面走来了四名穿着异族服饰的侍女,毕恭毕敬的将她迎进了宫殿。

  她被拘在茯苓殿,除了不能自由行动,她所吃所用所住的地方基本算是最好的。

  刚开始她被关进这里的时候,整颗心都吊了起来,害怕厉璟琛找不到她,害怕西戎王对她有什么企图。

  可是两天过去了,这些丫鬟待她都很友好,没有一点异族歧视,她们看她的眼光中有一丝的敬畏。

  慕昭心里的害怕渐渐散了些,这里好吃好喝供着,她只不过是一个陪嫁,公主都不过此待遇,不知道西戎王为了什么,是为了威胁厉璟琛?可是不是应该直接将她押进大牢看管起来吗?这些侍女待她总有几分讨好在里面,她越发的看不懂了,只希望厉璟琛能安全的摆脱任敏端。

  慕昭无聊的啃着苹果,欣赏着周围的美景,可是眼睛却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闪着狡黠的光。

  她的眸光一直紧紧盯着茯苓园的大门,心里在想着怎么能够摆脱这些人出去探探路,她是不能一直呆在这里的。

  她无意又有意的朝着门口移动,那些丫鬟恭恭敬敬的站着,仿佛没有看到她的举动,竟然没一人出来阻止,慕昭靠在圆形的拱石门上,见她们依旧一动不动,心里一喜,急忙转身溜了出去。

  入目的是巧夺天工的亭台楼阁,奇形怪状的山石,幽香四溢的茶林……

  慕昭是安阳侯府的大小姐,出入过几次东临的皇宫,也没有产生过如此惊艳的感觉。

  突然,她的目光触及到一个提着木桶,往这边一瘸一拐的灰衣老人,心里很惊讶。

  他的模样大约已经七十多了,头发花白,嘴角边蓄着白花花的胡须,提着那个装满水的木桶十分的吃力。

  她望了周围,夕阳下美轮美奂的宫殿里,这个地方竟然没有其他人了,顿时她的心里便有些警觉。

  虽然看着那老人蹒跚吃力的模样,心里多少有些同情,但是她也不傻,现在她是笼中鸟,随时都可能有危险,她必须早点找到出去的路。

  装作若无其事的和那个老人擦身而过,可是才拉开五步的距离,突然她的身后响起了一阵巨响,接着一阵沁凉溅到了她的裙摆上,她嘴角抿了抿,转过身,看见那老头此时趴在濡湿的地面上,捂着脚呻吟,怎么爬也爬不起来,它的木桶孤零零的滚落在一边,桶里面的水已经泼了个干净。

  她提着湿透的裙摆,无情的转过身,打算不理会,可是身后的老头呻吟声更加的高亢。

  前面的一步,她怎么也迈不开,这里没什么人,她要是将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要是出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能够重活一世,慕昭对于鬼神之说,还是多少有些相信的,最终良心还是战胜了理智,她转身走了过去,将老人吃力的扶了起来:“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灰衣老人依靠慕昭的搀扶,颤巍巍的重新站了起来,两只脚直抖,“小姑娘,你扶我到对面的凉亭里休息下就行,我今天的事情还没做完,可不能走。”

  慕昭也没勉强,将他扶到凉亭里,顺便给他把桶给提了过去。

  事情完后,她看着不晚的天色,脚下都湿透了,黏黏的,很不舒服,她想今天还是算了,明天寻个机会再出来。

  刚迈出几步,身后的老人痛苦的咳嗽起来:“我这脚扭了,今日这活怕是做不完了,唉,连饭都没得吃,我这老头子好命苦……”

  慕昭转过身,看着老头额上渗出的冷汗,还有那哆嗦的嘴唇,倒不像是骗人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回到老人身边:“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她眼里含着关心,却没有注意到老者眼底露出的一抹精光。

  ……

  一直到天边最后一丝亮光湮灭,大地陷入了黑暗中,西戎皇宫开始挂上了灯笼,夜晚降临。

  慕昭回到茯苓园,已经全身瘫软,走到屋里,还来不及换衣服,便躺在了床褥上。

  她难受的望着刻着奇异花纹的屋顶,手上钝钝的麻,钝钝的疼,浑身仿佛被马车碾过。

  许是太过疲惫,这一晚上她很快入了眠。

  远在东临的秦府,今夜是个不眠夜。

  银染让人送走了大夫,不可置信的抚着平坦的小腹,这里竟然有了一个新的生命。

  她推开窗户,怔怔的望着被黑暗淹没的秦府,自从厉满安死后,这一生她苟延残喘的活着,从未奢望自己还有孩子。

  可是她背叛了满安,委身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还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血,更讽刺的是那个男人根本不爱自己。

  她嘴角勾起苦涩的笑,低下头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

  “在想厉满安?”

  空寂的走廊上响起一阵熟悉的男声,银染的手顿住,立刻辨出这个声音是谁的,她的眸光冷凝了下来,四周张望。

  容进从黑暗中渐渐走了出来,对上银染冷厉的脸,他脸色虽淡,但是眼底依然有一丝的晦暗。

  银染所居的院落,是秦府的一个小庭院,这里清幽雅致,虽然与秦默然的居所比较远,却也是个好住处,她喜静,加上又是一个哑巴,所以平时这府里也没人来打扰她。

  容进走进这个狭小却精致的小屋里,四处审视了一番,对上银染冰冷的眼,他沉着脸,冷哼了一声:“知道我今日找你是为了什么吗?”

  容进和宋妍宁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容进的母亲是宋庭广的贴身丫鬟,最后生了容进后升为了侍妾,而宋妍宁的母亲是宋庭广明媒正娶的夫人,两人之间只有宋妍宁一个嫡女。

  银染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她的眼睛红红的,可是此刻却也是平静的,她早就想到了这么一天,出卖了厉璟琛,容进是不会放过她的,可是她不后悔,东临的皇帝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厉璟琛是活不成的。

  银染嘴角刺眼的笑容激怒了容进,他拔出剑抵在她的脖颈上:“我说过,如果你敢回东临,我就杀了你!”他不是冷血之人,当日看着她恨之入骨的眼,可是他最终还是放了他,只因宋庭广是他们共同的父亲,她是他唯一的妹妹。可是,一时的心忍,却置主子处在如今的危险中,他心里很是后悔,对这个所谓的妹妹最后一丝不舍也没了。

  银染已经没有丝毫的畏惧,眼里写满了对他们的摒弃和厌恶,她的双手紧紧握起,这一刻她不怕死,却很遗憾没有听到厉璟琛死去的消息。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一直对不起你,一直都是欠你的?”容进看着她的眼神,了解她心里的想法,不觉得心里有些恼怒。

  “难道不是吗?”银染愤怒的比划着手,她嘴角死死咬着,那晚上这个男人就是用这把剑杀了他的满安,她依旧记得醒来的那一刻,满安全身是血,而这个男人手里握着染血的剑,冰冷的看着她。

  容进握住剑的手紧了紧,看着眼前的女人,他根本没想到她这么执着,仇恨的这么些年,早知道如此,当日就不该答应那个男人的事情,隐瞒她,也想杀了她更好。

  他收起剑,垂下眼,从胸前的衣服中掏出一个泛着黄的信封,冷冷地道:“这个是他给你的。”

  ‘吾妻亲启’银染看着那黄色的信封上面这四个字时,心里一阵,一股心酸痛苦如潮水般涌来,这个是满安的字。

  她伸出手,颤巍巍的捡起桌上的信,小心的打开,入眼的是她思念了多年的男人的笔迹。

  这个信是厉满安当初打算死之前留下的,银染想了千种可能,恨了厉璟琛、恨了容进、恨她的父母,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厉满安自己要死。

  长久埋伏在她心里的阴郁之气倏地散去,她撑着手抵在桌上才能让她不至于瘫坐在地。

  厉璟琛是前太子的儿子殷寻绝,这个事厉王爷是早就知道的,当初他将两个孩子同时送到边塞,就是为了引人耳目,同时私下早就和二人打过招呼,让一到边境,二人就互换身份,同时这个事情也是早就告知了宋庭广。

  殷寻绝不负众望,小小的年纪很快让人刮目相看,在军队中树立了威望,而厉满安跟着殷寻绝,虽然过的日子平静快乐,但是他知道这些日子都是偷来的,厉王爷当初选中他也是因为他无父无母,哪怕换了人,十年后回去也不会引起其他人怀疑,他就是被作为一个弃子存在的。

  他心里怨懣过,不甘过,可是和殷寻绝相处中,渐渐明白了他身上的遭遇,那段日子是他最快乐的时候,他想如果没有厉王爷的帮助,他永远都被捆绑住厉家,过着人不如狗的日子,在这十年里,他做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过的很是满足,人一辈子有十年能过自己如愿的生活,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这么幸运,他早就看开了,可是唯一没错估的是他和宋妍宁的感情。

  他曾经也挣扎过,对这个世上留恋过,他想带着宋妍宁远走高飞,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男耕女织,生一对儿女。可是想法是美好的,他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他不能自私。

  临行前的晚上,他偷听到了宋庭广和容进的话,知道宋庭广是主张杀了自己的,只因活人永远比不上死人,这个世界上哪怕活人对你再怎么忠实,他也有弱点,而他厉满安的弱点就是宋妍宁。

  他心里是冰冷的,不知道是以怎么一种心情走到了宋妍宁的面前,他一晚上都在惶惶不安,一直到最后两人背上包袱,踏出宋府的那一刻。

  宋庭广是个狠心之人,也是一个忠心的将领,他效忠着前太子,所以他可以对女儿狠心,他却错估了厉璟琛的对他们的友情,容进却是找上了他们,可是却是在危难中救了他们,他没有打算杀他,并且给了他通关的腰牌,让他带着宋妍宁去回羽。

  那一刻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清明,回想往日种种,做出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自私的决定。

  看着熟睡的宋妍宁,他恳求容进杀了自己,妍宁心里有狠,会好好活着,可是如果知道他是自己一心求死,他担心她会跟着他去。

  最后厉满安死了,宋妍宁活了,却哑了。

  银染眼眶通红,看完最后一个字,她满脑子的‘他是自己要死的’,她的双手好似支撑不住纸的重量,当那纸张落地之时,容进上去捡了起,却被银染猛的拽住衣服,眼神凄厉的质问。

  容进叹了叹口气,事情发生到今天这个地步,谁也没想到,“爹虽然有这个意思,但是我没有杀他,主子让我送你们安全到回羽,以后让你们不要回东临了,可是他心里始终存着担心,不忍以后贪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做出让他后悔痛恨的事,所以他自己了断了。”

  当时他们吃完东西后,便昏昏欲睡,他没想到那个东西是给厉满安下了蒙汗药的,待他醒来,看着满地的血,还有那封在角落安安静静躺着的信,心里难受,却也是无法,厉满安拜托他的事情,他最后想了想,他不担心宋妍宁怨恨,却担心她因为报复泄露了秘密,所以他毒哑了她,将她送到回羽,派人看着,却没想到她私自逃离了,还来到了东临帝都。

  银染很想这个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了,她依旧是那个努力为了自己男人报仇的女人,可是冷风呼呼刮过她沁着泪水的脸,让她从脚底渗出一股凉意,然后传到她的四肢百骸,提醒着她,这个是残酷的事实,她一直都恨错了人,那个自私的男人选择了成全自己的忠义,抛下了自己。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她付出努力了这么多,一步步艰苦往前走,可是却发现到头来是一场空,她恨错了人,毁了自己一生,厉满安怎么可以如此自私?

  银染满脸的泪,满脸的痛,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这些年压在她身上的包袱太多,现在倏地一下散了个尽,她发现竟然已经没有活下去了目标了,也许从最开始,她和厉满安一起死,也好过现在知道这个残忍事实的痛。

  他怎么可以这样?打着为她好的幌子,欺骗了她这么多年,赔上了她一声,蓦然回头,她走的太远,心里满心的伤痛,偌大的世界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她眸光落在他挎在腰间的佩剑,轻轻吸了口气,朝着他比划了起来。

  “你是来杀我的对吧?”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眼里死灰一片,已经没有了想要活下去的**。

  看着这样的妹妹,容进虽然恼恨她的出卖背叛,可是现在看着崩溃痛苦的她,心里却依然赌的慌,他记得厉满安的遗言,无论妍宁犯了什么错,希望看在他的面子上,放她一马,也许那样一个文弱的男人,在生命最后一刻,已经预计到现在发生的事情。

  他苦笑了勾了勾嘴,伸手从腰间解开了一个钱袋,扔在了桌面上,“拿着这个回回羽,那里我安排了人,他们会照顾你!”他的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刚才他也是听到了,她有了骨肉,许是秦默然的,可是秦默然注定是回不来的。

  银染看着他坚毅的脸,在看向桌上那鼓鼓的钱袋,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她从来没有喊过,可是他却处处对她留情,可是她早已经不想活了,她做出了陷害厉璟琛的事情,他应该是来灭口的,可是他却又一次的放了她。

  “这也是主子的意思。”容进冷冷地道,他心里恼恨这个妹妹的执念,可是主子说的对,他们欠厉满安的,如果不是他们,厉满安和妍宁会是很幸福的一对。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因有果,如果当初厉王爷没有选中厉满安,他就不会和妍宁见面,也就没有后来发生了一切了,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厉璟琛的意思,银染勾了勾嘴,伸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这惨淡了一生,唯一留给她的竟然是肚子里她不期望来的一块肉。

  大夫临到出秦府大门之时,却被一个丫鬟堵住,塞了些银钱套出了银染怀孕的消息。

  自从秦默然出去后,慕良夏便作为方晴柔的密友,陪她在秦府住了下来。

  银染是个哑巴,从不管府中事情,之前的老管家,也在秦默然父母跟前服侍过,虽然有些威望,但是方晴柔毕竟是小姐,他还是得顾忌到她主子的身份,也没有反对。

  慕良夏就在这样的默认下,将她四合院的东西搬了过来,打算长期住下去,攻下秦默然这个堡垒。

  此时听了她的丫鬟小环带过来的消息,她脸色瞬间变了,眼里露出了一抹嫉恨,秦默然竟然真的碰了这个哑女,还让她怀上了孩子。

  她死死的握紧拳头,眸光望向对面那悠闲的撩着头发的女子,“我们不能让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现在秦默然不在府里,她们可以想办法让她滑胎,那个女人是个哑巴,也量她翻不出她的手掌。

  “你想怎么做?”方晴柔柔柔的勾出一抹笑,并不是很在意,她望着手中的玉镯,还有一身的锦缎,心里别提有多么快活,那个女人有孩子与否,她根本也不在意,她是秦默然的表妹,现在他只是一个状元,她是状元的妹妹,如果说亲,还能说更好的。

  慕良夏看着她一副毫不关己的模样,心里暗恨,当初见她柔柔弱弱的,竟然没发现这个女人是披着羊皮的狼,吃肉不吐骨头。

  “我要你帮我。”她在秦府只是个客人身份,如果要行动,还得这位表小姐出面周旋。

  “不行!”方晴柔正了正脸色,毫不犹豫的回绝,她可不是傻子,这种没有好处,反而会惹的一身骚的事情,她可不干!

  “我可是给你赎了身,还给了你两千五百银子!”慕良夏咬着牙,脸色铁青,要不是她,这个女人能有现在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那两千五百两可是我表哥的,你要从我这里得到好处,用我表哥的银子可是不行的,当然得给我,”方晴柔拨动着手中的玉镯,站起身走到桌前倒了两杯茶,将其中的一杯递了过去:“我将我救出火坑,我心里十分感激,也做出了报答,你可以住在秦府,一直等我表哥回来,但是你能不能得到我表哥的心,这个我帮不了你。”

  慕良夏看着她手中的杯子,没有伸手去接,两千五百两的银子她眼睛都不眨,竟然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她当初和安阳侯府脱离关系之时,慕昭给了她三千两,在她身上花了两千五百两,加上平常用度,还有一些打赏,她的银子早就不够了,一搬进秦府,她就让小环招呼,买了那个四合院,手里还有两百两的银子,如果她拿不定秦默然,就得睡大街了。

  “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出不了春晖楼,那两千五百两银子,秦默然也不会出,现在你不仅有了小姐身份,还有了大把的银子,都是拜我所赐,怎么?过河拆桥?看我没有银子了,就想打发我?我告诉你,方晴柔,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我救你出来,你的命就是我的,你别忘记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上!”慕良夏恶狠狠的咬着牙,嘴里放出毒辣的光。

  方晴柔脸色一白,心里立刻涌起了阴婺,她紧紧握住手中的被子,身子却气的颤抖,“你不是说早就撕掉了吗?”

  “撕掉?怎么可能?那可是两千五百两,我怎么也得留一手!”慕良夏推开她的手,站起身,眸光阴冷的直视她愤怒的眸子:“我只给你三天,你必须想办法弄掉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否则这个卖身契我会卖给其他的青楼,状元的表妹,这个可是有身份的,到时你看看,没个四五千两,你能不能脱身!”慕良夏嘴角勾起得意的笑,眼里却是写满了狠毒。

  她留下这个警告,便出了去。

  方晴柔愤愤的握紧茶杯,最后在她迈出去后,她狠狠的将茶杯砸在了地上,往日柔弱美丽的脸,此刻狰狞一片:“好你个慕良夏,竟然敢框我,真当自己还是安阳侯府小姐,我们看谁狠得过谁?”

  三日后,银染大出血,滑了胎,恰逢二皇子莅临,叫来了太医,检查的结果是被下了红花。

  二皇子震怒,下令彻查,在慕良夏的屋子里找到了用了一半的红花,立刻命人将她打进了大牢。

  银染因为身子本就衰弱,自从知道厉满安死去的真相后,早就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昔日最美丽的花渐渐的凋零了,剩下的只不过是枯枝落叶,即将埋入泥土中,她昏昏沉沉的过了三天,在睡梦中走了。

  厉璟琛被任敏端领进了西戎皇宫,一路上她冷冷清清了,倒是没有如往日一样出声讽刺。

  到了一座祥云殿,她停下脚步,却没有立刻推门进去,转身看向厉璟琛,命令:“进去!”

  厉璟琛看了周围一片清幽,纷纷两两的有几个打扫院落的侍女,还有把守在门口的士兵,他挑了挑眉:“凭什么?”他讨厌这个女人的死人脸,想着被她掳走的昭儿,心里一阵暗恨,也不想按着这个女人说的来。

  “你虽然进了西戎皇宫,但是皇宫这么大,慕昭在哪,只有我知道,你要是不想她吃苦头,就听我的话,现在立刻给我进去!”任敏端眸光一暗,冷哼出声。

  厉璟琛心里一窒,咬了咬牙,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死女人,最后熬不过心里的担忧,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入屋,一阵梅花香气拂来,这个味道?他眸光凝了凝,心里闪过一个奇怪的感觉。

  他警惕的眸光四周看了看,蓦然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是东临皇宫的布置,当时父王和母妃还在的时候,他们的卧室。

  他心里颤了颤,脚步止不住了朝前走。

  撩开帘子,入眼的是一个男人俯身坐在案台上写着什么,他穿着异族的皇服,模样是那么认真,即使经过了岁月的洗礼,但是厉璟琛依旧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他仿佛遭到雷击,怔怔的站在那里。

  当放下笔,他抬手伸了伸脖子,眸光猛的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身子顿住,最后哑声道:“寻儿……”

  他的声音颤抖,带着不可置信,伸手揉了揉眼睛,确认不是做梦,他撑起身子走了过去。

  这个男人正是当年失踪的前太子殷霸天,厉璟琛的父亲,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西戎皇宫再见他,他不是死了吗?

  “寻儿,真是是你!”殷霸天粗哑的喊道,他小心的伸出手,最后握在厉璟琛的肩膀上,感受到真实的触感,他才知道是不是做梦,他真的再次见到了他的孩儿,他失散多年唯一的儿子。

  相比殷霸天的激动,此刻的厉璟琛在震惊后,满满的归于平静了,看向对面的男人,眼里漾着冷淡:“是你让任敏端抓了昭儿,诱我来这里的?”

  提到任敏端,殷霸天眼里闪过一抹异样,左右想了想,终是点点头,那个丫头不是他授意抓的,但是他想见儿子,敏端这么做也是为了他。

  “你怎么还活着?”厉璟琛挥开他的手,走到案前,拿起他刚才写的东西,四周浏览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在那一方大印上,他勾起讽刺的嘴,将大印拿起来细细的审视了一番:“西戎王……”

  “寻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殷霸天知道儿子误会了,可是当初他也是无奈的,至于怎么坐到这个西戎王的位置,这里面的曲折也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