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页(1/2)

加入书签

  十三笑眯眯的跑了过来,却是当看到苏瞳手里的风筝时,白晰的小脸顿时一垮:“姐姐,这个飞不起来!”

  “怎么飞不起来?”苏瞳翻白眼。

  “那里……”十三抬起手,颤巍巍的指了指苏瞳手中的四不像风筝的正中心一块大dong,小鹿般的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看着她:“这样……漏风……”

  苏瞳黑脸,随意的“哦”了一声就随手拿起一块破布给补了一下,然后赏给十三拿去玩了。

  最近皇宫里的传闻苏瞳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想去反驳,她试着对那些没事冲进她宫里对着她各种哭各种明褒暗贬的后宫姐姐妹妹们冷言冷语的弄走,这回竟然没人吃她这一套,于是前几天她只好在给那些女人喝的茶里放了些能让肚子连疼一个月的药。

  好歹这两天终于清静了,不过是最近那几位娘娘娇弱无力,常常蹲马桶罢了。

  有人最近正在试着推动某些事情,是她故意将自己隔绝在自己宫里也摆脱不了的一种控制。

  一切,都仿佛是一张大网,把一些盖得严严实实,但却仿佛像是上帝的手一般,推动着你的命运不得不向某一个方向行走。

  而且,她也知道此时是谁在控制着皇宫里的一切在走向一个她并不是特别明了的形势。

  但是至少,她知道,虽然她看不见他,或者是不想看见他,但是他看得见她,而且依然将她摆做一颗棋子。

  或许是变了,现在她这个棋子目前也同样是他的某种目标。

  苏瞳一边静观其变着,一边审视着自己目前的形势,她不想和凌司炀去斗,因为她已经输过一次了,白痴过一次就不想白痴第二次,她想出宫,比曾经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还要想。

  苏瞳最近这几天学会了沉默(zhaishuyuancc),没事也就是哄哄十三玩闹,好歹十三在她快死了的那几天一直到她身体恢复的那阵子,都不眠不休的守着她照顾她,不管外界传出怎样的不堪的流言蜚语,也许她现在没有资格再去说什么大话保护凌司炀,但是她好歹有资格保护好自己,还有自己和十三之间的这种情,是友情吧,或者是亲情,虽然十三没事还是央求着她让她当十三王妃,不过好歹从没故意惹怒(shubaojie)过苏瞳。

  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