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页(1/2)

加入书签

  莫痕瞬间握紧了手中的名册,定定的看了他许久:“陛下,可是知道我整个暗门为何肯如此臣服,乖乖的做你的暗卫?”

  凌司炀歪着头,笑得无邪,眼底依旧(fqxs)是一层谁都透不进去的网:“为何?这十几年来,朕似乎真就从未问过你。”

  “因为……”莫痕咬牙,闭上眼陡然长长的叹息,仿佛万分的感慨:“陛下是这世间唯一的一个可以对自己如此残忍的人!因为陛下你实在是太可怖了……”

  说罢,莫痕握紧了手中的名册,陡然转身走了出去。

  御书房里瞬间归于安静。

  凌司炀笑着垂眸,含着温柔浅笑,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的独自一人坐着。

  视线瞟见一堆奏折间的那个小小的锦盒,仿佛一切都变的虚幻,又沉默(zhaishuyuancc)。

  银风会救她,只是一个意外。

  只是意外而己……

  *

  苏瞳是真的万分佩服十三那孩子的韧劲儿,不管是谁劝他,他死也不肯回十三王府。

  自从她五天前醒来之后,十三虽然眉开眼笑,但却每天还是小心翼翼的亲自照顾他,苏瞳一直生怕自己被这个只有孩童智商的十三给折磨死,却没想到十三是真的很会照顾人。

  或许,是十三已经细心的超出了一个孩童的智商或者一个智傻之人的界限。

  苏瞳看不清,但是每每在沉睡时,都能感觉到十三静静的坐在自己chuáng边照顾自己,手很轻,有时候会轻轻拍她,像是幼稚的在哄她睡觉,又有时候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一看就是一整夜。

  直到苏瞳觉得自己好多了,这几天专门吃能补血的东西和药材,想要下chuáng活动活动,十三就哇啦哇啦的又哭叫了起来叫嚷着不许她乱动,除非她真的好了才可以下chuáng。

  于是苏瞳很悲剧的就这样在她的凤榻上整整躺了半个月之久。

  她心里有很多疑问,比如银风怎么把她救活的,比如十三天天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好,比如自己一共昏迷(xinbanzhu)了几天,比如她那天是怎么在后园里晕倒的。

  比如,凌司炀这几天有没有过来看过她。

  她问过十三,十三说没有,问过宫女,宫女也说没有。

  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