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1/2)

加入书签

  “本宫记住了。”苏瞳淡笑。

  “告辞。”塞斯罗对着凌司炀抱了抱拳,随即湛蓝的双眸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苏瞳,转身离去。

  待一切风平làng静,苏瞳低眸看着手中的锦盒。

  其实这礼物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那天山雪莲……

  正是要做子母蛊的解药所缺少的一味最重要的药材,她正愁要什么时候派人去边境天山摘回来,却没想到现在这样就能得到。

  是巧合还是那个塞斯罗能未卜先知?

  *

  一场晚宴结束,苏瞳疲惫不堪。

  她得以庆幸那些人没有无聊得让她去跟谁玩琴棋书画,不是不会,只是在这种竞技的时候拿不出手而己。

  不过她今天最大的收获是把那个淑妃吓得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还有就是那朵天山雪莲。

  这雪莲若是想做解药,必须摘下来后的十日之内就用,否则便失了效力,毕竟是用做药引的东西,条件苛刻。

  只是,苏瞳还在纠结,1200毫升的血,即便她有把握不会死,但是她没有把握自己会不会后悔。

  现在已经是chun天了,但是晚风还是透着凉意,冷风chui来,苏瞳顿时回过了神(shubaoinfo),也同时感觉到身后有给自己披上了一件衣服。

  苏瞳转眼,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边还没离开的凌司炀,盯着他看了半天,咬唇,皱眉,思索。

  见她此时表情变化多端,凌司炀没说什么,转过身去似乎要走。

  “等等。”苏瞳忽然看向他:“陛下……”

  晚风chui来,把苏瞳的声音chui散,声音变的极小,凌司炀却还是停住了,背对着她,微微侧过头。

  苏瞳叹息,走了过去,站在他身旁:“皇上,你刚刚说的那句,我若不是拓跋玉灵的侄女儿那该有多好,是什么意思?”

  凌司炀微微一滞,慕地转过身冷笑着看着她:“朕说过这样的话么?”

  苏瞳不由气结:“废话!”

  凌司炀视线沉冷,嘴边习惯性的带着凉薄的笑:“如果你不姓拓跋,朕或许可以不杀你。”

  见他如此坦诚,苏瞳却是垂下眼眸,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子,握在盒子上的手因为力度极大而微微颤抖:“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