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页(1/2)

加入书签

  只是,她现在虽然研究出了凤凰血的解毒配方,那是90%可以解得了凌司炀的毒的解药,可是她一直在想。

  她在想理由。

  一个她为什么要替凌司炀失去1200毫升血的理由,就算她十拿九稳的觉得应该没太大危险,可是她需要一个理由,告诉她一个能说服自己真的肯去为了他冒险的理由。

  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她和他加起来算一算其实认识不久,第一次相见不过就是一夜。情罢了,那是不得己,因为拓跋落雪中了媚药。

  凌司炀太危险,这样的人死了倒好,若是换一个皇帝,她忽然做了太后还是被弄走,至少她相信自己能出得了宫,就是因为那个聪明到诡异的凌司炀的存在才害得她不能出宫,再加上那次她逃跑被他用毒反将一军迫使她不得不暂时压制住逃跑的想法在这个深宫里憋屈着。

  所以,她真的没有理由为这样一个她不喜欢甚至还有点怕有点憎恨的男人冒险。

  但是另一半,就一个毒学与医学爱好者来说,可以解子母蛊的话,这将是一个多么大的成功啊,之所以心头蠢蠢欲动的几次想要去给自己放血好研制出子母蛊的解药,那种欲。望是因为毒界或医学的一向极端的钻研和向往。

  只是代价太大,或许她付不起,所以苏瞳犹豫了。

  犹豫中,她全然忘记了今年是除夕,忘记了自己是一朝皇后,忘记了她现在应该起身梳妆打扮去参加宫廷迎chun晚宴再看看古代版又加现场版的chun节联欢晚会。

  直到环佩叮当两个丫头火烧屁股似的忽然跑进来将她拉起来洗脸梳妆换衣服,估计苏瞳可以一直躺在那里思考一整夜。

  第069章:罚酒三杯(1)文/纳兰静语

  宫庭晚宴,说实话苏瞳很反感。

  特别,今天是除夕夜,苏瞳更是反感。

  再来,今天她会正式的见到很多把她当成眼中钉ròu中刺的妃子,她再加倍的反感。

  于是当环佩和叮当替她梳妆打扮好,让她着了一身高贵华丽的金丝凤袍,再又在她的头上戴上数不过来的小珍珠充当满天星又弄上掐丝金凤和凤头金钗再又加两只金步摇,嵌上几棵更圆润的珍珠又在她额间贴上一朵桃花瓣后,才终于扶着她走了出去。

  金步摇,一走三晃,浑身的佩

章节目录